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话:我,开始
    银月卫偃甲团开始撤离,天色已经渐渐入夜。趁着夜色的掩护,薇薇安在发出集合信号之后,开始向集结地前进。集结地,是在行动之前就设定好的集合点。银月卫其他的人看到信号之后就会前往集合点。

    牛车摇晃的沿着路途行走,偃甲在两旁警戒。百战坐在车上,抬头安静的看着天空的月亮。虽然只是普普通的月亮,普普通通的夜色,这对他来说都是第一次体验。

    副官和百战挨着坐,不自然的咳嗽了几声,然后看向百战。这次副官的眼神里完全没有过去的那种鄙视和轻蔑,而是一种对待同伴一样的感觉。副官尴尬的挠挠头,然后说道:“你应该不是南火帝国的人吧?”

    百战点点头。虽说他不能说实话他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但他的确不是南火帝国的人。

    副官说道:“那你有可能是从东部大陆来的。刚才谢谢你救了我一条命,还有你的驭甲技术真的很强大。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你这样强大的甲士。”

    百战想了下,接着有些生涩的说道:“谢谢。”

    此时的百战所有的系统模块都处于休眠状况,他现在不得不将自己的系统绝大多数的模块关闭。毕竟这么大的系统的运算,是需要很大能量的消耗。眼下百战所开启的模块就是计算机的情感模块,这一部分很耗能源。但毕竟百战希望自己能以一个“人”的身份活下来,而不是过去那般。

    副官想了想,又问道“对了,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你的过去?”

    “记得一些。但对你们来说,应该是没有用。没法确认我的身份。”百战平静的回答道。

    副官叹了口气他低声说道:“我叫罗思尔,你叫我老罗吧!大家都这么叫我,薇薇安也喜欢这么叫我的。还有,刚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你救了我一命,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对。”

    “好的,老罗。我无法理解你说的话,或者说我弄不清楚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百战的脸上充满了漠然和僵硬,他似乎真的不知道要用怎样的神情面对这样的场面。

    罗思尔忍不住笑着说道:“这个时候应该笑,一笑泯恩仇嘛!”

    百战动动嘴角,试了几次,然后终于扯出一个僵硬、诡异的笑,看起来十分的生涩。好像过去百战并没有笑过一样。很僵硬,也很别扭。

    罗思尔看着单纯的甚至有些一些透明的百战,一下子心里面五谷陈杂的味道都涌了出来。罗思尔的女儿和百战同岁,看到这么大的孩子就要在战场上受罪,罗思尔忍不住慨叹道:“这都是权力和战争的罪孽!根据已知消息推测,你应该是希望之光号上的甲士。可不幸的是,‘希望之光’号不怎么的会在中央大陆南部的海岸爆炸。爆炸后,南火帝国的人把你救上岸,也没确认你的身份,就直接给你套上了这身囚衣!穿上了这身囚衣,不管你是不是战奴,你这辈子怕是都要背上这份耻辱了。”

    “战奴?耻辱?为什么?”百战不解的看着罗思尔。

    罗思尔看看百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因为战奴是这个世界最下贱的存在!咳咳,就拿我说吧,虽然我和薇薇安根据消息都推测你应该是‘希望之光’上的甲士,但就因为你穿的这身战奴的囚衣,我依旧会第一反应当你是战奴。这是根深蒂固的反应。所以当你登上偃甲时,我才会那么排斥的!因为下贱的战奴是根本不配碰偃甲的!当…当然了,我不是说你。你根本不是战奴,我…反正……对不起了!”说道最后,罗思尔都有些绕嘴了。

    而百战只是平静的说道:“没关系。对我而言,战奴、甲士都只是一个名词。我只是我!”

    罗思尔一愣,点点头,又摇摇头:“虽说我很佩服你的胸襟,但‘战奴是最卑贱、下贱的存在’这是这个世界根深蒂固的理念。所以,为了你好,等集合后,我会跟薇薇安大人想办法给你换个身份。”

    想了想,百战说道:“谢谢!那战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罗思尔叹气道:“在过去,战奴是一些死刑犯。从根本上来说,起初的战奴就是一群该死的混蛋组成的。他们真的是十恶不赦的恶人,所以他们在最危险的地方从事着劳工,给战争带来了廉价的劳动力。起初带来了非常好的效果。各国也因此竞相效仿。但死囚犯哪会那么多,于是各国的贵族们为了增加这种廉价劳力就扩大战奴的范围,从过去的死刑犯到后来的重刑犯、战俘、小偷、流氓、乞丐,甚至是一些自己觉得是眼中钉的人。大量的战奴被放在中央大陆开垦或者是战斗,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战奴死亡。对于那些贵族来说,战奴甚至不如牲畜。”

    百战点点头。他平静的说道:“我清楚了,那不过是人类权力争斗下的恶果而已。根据数据演算的结果来看,战奴的恶果终究会被人类自己吞下。”

    “大量的平民和无辜的人被当做战奴送到前线,贵族们在后面花天酒地,养尊处优!大量的甲士就这样腐化!!让人痛心疾首!!!知道为什么银月卫会来这里么?因为我们得罪了一位偃师。他看上了薇薇安,贵族们强行安排了婚约,但被薇薇安她单方面拒绝了。所以,这次联合计划,我们银月卫就被送到这儿了。”罗思尔说到这里,脸上带着一抹无奈的苦意。

    百战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月亮,他低声说道:“对我来说,只要活着就能去改变,去改善自己的生活。一点点的,一步步的做。我可能不了解你们,不能理解你们的感情。但同样你们也并不了解我。对我来说,如果这个世界真的那么不可救药,那我就去改变它,而不是在这儿感慨。”

    听完,老罗忍不住放声大笑出来:“哈哈哈!说的好,这话说的真的很男人!哈哈哈!”

    就在这时,有士兵跑了过来,报告道:“罗思尔大人,侦察兵发现了巨人的行踪,我们怎么办?”

    罗思尔沉声道:“这里都有巨人?这是后方啊!”

    “确实发现了巨人的活动痕迹,正准备报告薇薇安大人。”

    “你告诉她做什么,只能是让她烦恼而已,而且我们的车队这么大,周围的地形有那么复杂,我们开垦出来的路也只有这么几条。想要重新制定路线根本来不及。”罗思尔头疼的揉揉太阳穴。

    百战平静的问道:“你有地图么?”

    罗思尔点头道:“当然有了。作战之前,这一带的地形图都绘制过的,你有办法么??”

    百战灵机一动,接着说道:“可以试试。你们有硬币什么的?”

    “你说钱?”罗思尔好奇的看着百战。

    百战根据这里的情况,还有刚才收集到的一些零散物品,他发现这里有硬币。他发现的那几枚硬币是铜制的。

    罗思尔拿出钱袋说道:“你要多少钱?”

    “这些足够了。”百战淡定的说道。

    罗思尔不暇思索的将钱袋丢给百战。百战掂量了一下钱袋,伸手拿出一枚硬币,竟然是银制的。看来,币值不同,材质也不同。

    百战拿着硬币就放进嘴里。罗思尔看着百战的举动,笑道:“不用试的,我没有必要坑……”罗思尔的话还没说完,他眼睁睁的看着百战跟吃曲奇一样将银币吃下去,然后又伸手抓了一把,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你干嘛?!”罗思尔瞪大了眼睛问道。

    百战一面吃着,一面一本正经的开口道:“当然是帮你,可帮你也得有体力才行!计算这种事情消耗很大,我需要补充一下才行。”

    “那你弄点儿吃的啊!我以为你要钱是买什么。有钱是不愁吃,但钱不是拿来吃的!”罗思尔连忙解释道。

    可百战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嘎嘣嘎嘣的吃的很起劲。

    罗思尔傻傻的看着百战吃掉一块又一块的钱币,就觉得有些牙疼。他倒不心疼钱,只是担心百战的牙。这些钱要么是银质的,要么是铜制的。对了,其中还有两块金币。百战这么吃,什么牙才能受得了。看着百战吃的那么开心,罗思尔鬼使神差的伸手也拿了一个硬币放进嘴里,果不其然,崩的牙疼!

    可百战吃起来完全没有问题。硬币入口就跟曲奇一样。他开心的吃光这袋子钱之后,然后伸了个懒腰,坐直身子,问罗思尔要地图。罗思尔也不知道百战到底想干嘛,出于好奇,他直接将地图给了百战。

    百战快速的扫了一眼地图,脑海开始快速的标记和演算巨人的行进方向。高速的运算之后,在百战的视野里多了许多的标记。百战伸出手开口道:“给我笔。”

    罗思尔给情报官使了个眼色,情报官拿出一支笔交给百战。

    百战快速的在地图上勾画出一条线路。这条线路很有趣,看起来就好像是刻意躲避什么似的。罗思尔怎么会知道百战的大脑演算能力可以超过这个世界所有人的大脑一起计算的速度。百战通过自己的方式计算出了最安全的路线,这条路线是系统内计算模块大规模演算的结果。

    百战一面画着线,一面说着精确的时间:“我们必须要在一个小时内通过这道弯,两个小时候就必须要抵达这里,凌晨前抵达目的地。”

    “你凭借什么定这条路线?”

    “根据现有情报的计算和演算,这是最优化的路线。”百战很淡定的回答道。

    罗思尔看着地图,情报官的脸上有些为难,他看着罗思尔。

    罗思尔对情报官打了手势,他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百战说道:“就按照这个路线行进。”

    “是!”情报官拿着地图离开。

    这下,罗思尔对百战更加感兴趣了。在他看来,百战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和自己的女儿一样,连成年人都不是。但百战标注的线路,和几处发现的巨人出现痕迹来看,这条穿插线明显是在躲避巨人。从给百战地图到做出判断,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如此果断和坚决,一般的指挥官都做不到的。但百战却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自信。这份自信在他看来可是非常有底气的,而不是自大。

    车队继续行驶,他们路过一片林地,那里明显是有巨人经过。因为有许多树木折断,地面还有大量的脚印。这伙巨人应该在这附近休息过。大家看着周围的情况,心里充满了浓浓的恐惧气息。没想到这种战场的后方都出现了巨人,这说明原本的营地已经是前线的位置了。有人庆幸自己活着,有人则担心今后是否还能活着。大家怀着不同的心思继续前进。

    行进之中,薇薇安很快就发现路线似乎有改动,她好奇的问道:“情报官,路线怎么改了?”

    “薇薇安大人,刚才罗思尔大人已经下达命令改变路线。我们发现了巨人的行踪,所以要及时更改路线。”

    薇薇安听到回答,她会心的笑了笑说道:“果然久经沙场的老手和是我所比不了的,这么快就能做出判断。我这个指挥者还非常欠缺。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随时准备突发战斗。甲士做好接替准备,不要太过疲劳,要随时都准备应对战斗的发生。明白么?”

    “是!”

    “薇薇安大人!不好了!前方发现战场,友军部队,全灭!这里是战旗!”

    薇薇安俯下身,通过偃甲接过战旗,她拿起之后整个人都蒙住了:“这……是蓝鹰偃甲团的战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