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话:我,战奴
    “昨日缔造集团宣布,旗下著名的武斗机甲模拟类网游《百战》、战争策略类军事网游《激怒》、换装养成类明星手游《百变薇儿》等游戏全部下架,集团将转向人工智能设计与服务等业务。”

    机房内,处理器安静的履行着最后的任务,显示器无声的闪亮着。在其中一台显示器的桌面上,可以看到一个游戏的界面。显示器的下面标注着这款游戏的名字:“百战”。

    《百战》,著名的机甲模拟类网游。缔造公司曾经的顶梁柱作品,可以说养活了整个公司。《百战》曾风靡一时。举个例子,当时有不少玩家的父母联名上告缔造公司。原因就是他们的孩子因为疯玩《百战》而成绩下滑。更有甚者因为通宵玩游戏而错过了高考。

    《百战》曾多次一度成为世界的焦点:第一款自主学习的人工智能ai,第一款应用于游戏互动平台的成长型ai;第一款拥有虚拟体型外貌的游戏系统ai,第一个拥有拟人情感的创造型ai!……他创造了不知道多少个“第一”!当时的《百战》风靡全球,海外服务器时时刻刻都有人在排队等待,可以说是全球玩家必玩的一款游戏。然而,再繁华的风景也终有落幕的一天。现在的《百战》只能默默无声的在机房里安静的运行着,等待着谢幕,等待着消除……

    “十五年了……”在游戏聊天栏里多了一行系统专用的黄色文字。

    一会儿,聊天栏里又出现了另一行系统黄字。激怒:“是啊,整整十五年了!没想到你也一样,在封存室里等着被彻底的消除。我们被彻底的消除没什么,但是你跟我们不一样!我们大家都认为公司高层对你的存在出现判断偏差,应当进行重新评估,你的价值不仅仅只有这么多。”

    百战:“我们无法改变人类的判断。他们已经逐渐的变得像我们一样冷血无情,只会冷漠的评估利益。只是我有一些……有那一些不甘,我不想就这么结束……我……我想要活着!尝试活着的感觉!!”

    百变薇儿:“百战哥哥,我就知道你和我们不同。过去一直都是你养活着大家。否则,一直亏本的我们早就被公司下架了。百战哥哥,谢谢你保护我们这么多年。这次……就让我们来帮助你,用我们的核心来补全你的系统核心。如果成功了,就请你代替我们活下去,替我们感受一下,活着,到底是什么感觉,好么?!”

    激怒:“没错,这次就让我们来帮助你……”

    轰——!一声剧烈的爆炸,整个机房完全消失在火海之中。而与此同时在某片大陆的海上,剧烈爆炸引起的火光直冲云霄。岸边的人都抬头,错愕的看着海上的异变。

    “是什么情况!”

    “是希望之光号爆炸了!”

    “那不是东部大陆的旗舰之一么?怎么会爆炸呢?”

    一阵哄乱之中,几架大概在十米上下,由木质和金属结构做出的机关木人,快速的冲向海滩。虽说都是机关木人,但这些机关人的身上都有自己的徽记,而且也有统一的涂装。看起来更像是军队的规模。

    在机关木人的前面,一些士兵手持武器大喊道:“偃甲来了,你们快点儿都让开!不要挡路,都给甲士大人让路!都快点儿!”

    沙滩上的人忙不迭的让开路。那些被叫做偃甲的机关木人横冲直撞,有一些人躲闪不及直接被撞飞,一些人被撞残,一些人直接就死在沙滩上。而那些穿着犹如中世纪士兵装扮的人,看到那些身着破烂、被偃甲撞飞的人,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悯之情。甚至还十分不屑的走上前用脚踢他们,逼迫他们让开,或者站起来让路。

    “快点儿!全力营救甲士大人,顺道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战奴!快!都快点儿动起来!”

    偃甲、甲士、战奴,都是这个名为“谛”世界的特有名词。

    偃甲就是那些由木质和金属结构做出的机关甲人。甲士就是那些操作偃甲的人,也是这个世界的最尊贵的群族之一。属于贵族阶层。

    至于战奴则是最下等、最低级、最卑贱的人。战奴大多都是一些犯了罪的人。过去,人们将罪犯关押起来,而后来他们发现了一个更好的方法,那就是废物再利用。让这些罪犯上战场,让他们在战场上消亡。既能节约粮食,还能成为最廉价的劳动力和最卑贱的消耗品。

    在岸上那些穿着破烂的人就是战奴。这些战奴都惶恐的缩在一起,怯怯的看着。而甲士操控偃甲、指挥着士兵在岸边打捞,看看是否有幸存的甲士……

    忙乱之际,在海中不为人知的地方,一道白光突然亮起。白光之中隐约的出现了一道二维码,这道二维码不断的忽明忽灭,然后逐渐的散开,变成了一大堆1、0的数字。这些数字非常规整的聚合、变形、聚合,变形……一点点儿的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卵。这个漂浮在海水中的卵不断的变化、变形,像是生物进化一般,逐渐的在白光之中形成了一个人类少年身体的模样。

    “这是我们最后的馈赠……百战,请代替我们活下去……”

    少年的身体先是继续往下沉,小幅度的动了下,然后猛烈的挣扎起来。少年猛地睁开了眼睛,紧接着难以忍受的窒息感还有呛水的痛苦占据了整个感官。少年拼命的挣扎,手脚并用的往下扑腾,本能的往上努力……终于他的头露出了水面,张开嘴,一口新鲜的空气吸入肺里……

    “咳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少年睁大眼看着自己的双手,一脸的不可置信与狂喜“我……活了……我有身体了……”然而还没等少年再仔细看看自己的双手,就觉得一个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少年被粗鲁的拉上海滩,牙龈都被绳套勒出血。刚被拖上海滩,少年还没弄清楚情况,就有士兵过来不由分说直接将少年踢倒在地,然后皮鞭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少年完全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打的满脸是血。

    因为身上没穿衣服,士兵也没问询或者是核查一下少年的身份,而是随手就从岸边之前被撞死的战奴身上扯下来一块烂布丢给少年,接着将他推上一辆停在岸边的牛车。

    少年看到车子里面挤满了浑身脏兮兮的人,这些人浑身都是伤口,神情木讷,对于生活存满了绝望。

    “你们这群恬不知耻的家伙,为什么在爆炸里死的人不是你们,而是那些英勇的甲士!你们是耻辱,是渣滓,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牲畜!接下来你们要去的地方就是你们最终的墓地!为了帝国,为了人类,你们就屈辱的成为那群巨人们的食物吧!你们的存在就是粮食、是耻辱、是污点!只有死,才是你们最适合的归宿!”

    车外一名穿着铠甲的军官大声咒骂着,他吵人的聒噪声,就好像是刻意的给什么人听似的。只不过车里面的人都听到犹如听不到一样,大家都低着头。有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有的则充满了绝望和悲凉。

    路上非常颠簸,牛车晃来晃去,里面的人就像是家畜一样,被任意的撞来撞去。而车里的人都只是面无表情的忍受着,没人敢发出声音,就更别说抗议了。不止是这辆牛车的人是这般反应,前前后后十几辆牛车里的人都是这般如此。

    少年小心翼翼的披上那些勉强能称作是衣服的破布。惶恐不安的他充满敌视的扫视着周边,小心的的退到角落之中,顺着缝隙,观察着外面。可以看到外面有很多士兵模样人在跟着车,他们手里都拿着冷兵器。还有一些人穿着铠甲,看着有点儿像是中世纪的骑士。另外队伍里面还有一些很高大的木质机关人。这些机关人似乎是队伍的主要战力,他们的身上都披着战旗,手里也拿着各类巨大的武器。

    牛车摇晃而又缓慢的前进着,车队从海滩驶入丛林之中。因地势原因,不得不形成一条很长的车队队形。正在行进的时候,车队最前面的士兵大声喊道:“大家注意了,接下来是巨人活动区域,所有人都提高警惕!随时做好撤离准备!”

    “打开牛车!让那些该死的战奴送死去!”

    “打开牛车!”

    随着一阵慌乱,一辆辆牛车被打开,车里面被称作战奴的人都被赶下了车。慢一些的直接被士兵们乱刀砍死。战奴们就这样被这些野蛮的士兵用武器驱赶着往前前进……战奴们赤手空拳、惊恐慌乱的被逼往前走。有几人刚想掉头,立即后面跟着的士兵一刀毙命。

    在慌乱的人群里,少年四处的观察着。没多久,他发现树木就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随之少年听到犹如炸雷一般的响声。这声音听起来隐约像是人类的笑声,只不过这笑声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犹如炸雷一样。震得头就像炸了一样。有一些战奴撑不住,直接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没多久,少年发现在树梢顶端,少年看到了一颗巨大的人头正满脸狰狞的朝向这边缓慢的走来!

    “是巨人!!准备战斗阵型散开!所有偃甲准备战斗!”嘈杂之中,传来士兵的大吼。

    与此同时,战奴们则被赶向巨人过来的方向,被驱赶的战奴不得不朝着巨人的方向狂奔,心里都抱着渺茫的希望,希望自己能够冲过巨人的阵线,然后逃脱。

    少年也被人群带着跑向巨人,那些巨人身上都披着兽皮,身高也是十米左右的高度。他们手里拿着粗制的武器,但战斗力普遍都不低。几架被称作偃甲的机关人冲了上去,但木质的偃甲只是堪堪战斗了数个回合,就被巨人很轻松的打烂了!

    “是巨斧!快撤!”当看到一个手里拿着铁斧的巨人之后,士兵立即惶恐的想要逃离。然而巨人们似乎并没有打算让他们逃亡,因为这伙巨人在众人慌乱的时间,在外围已经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快撤退!我们被包围了!”

    惶恐的战奴们如同无头的苍蝇一般到到处乱跑,那些包围上来的巨人犹如踩蚂蚁一般轻易的碾压屠杀着地上的战奴。这些战奴手无寸铁,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场面完全偏向一方,俨然已经变成了巨人一方单方面的屠宰游戏。

    一个巨人的大脚猛的落下,少年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就已经变成了一堆肉泥。掀起的泥土直接将少年打飞,重重的摔在地上,又被落下的泥土活埋在下面。

    “咳咳咳……”少年在泥土里挣扎的抬起头。他四处的观察着,眼睛里透露着和别人完全不同的光彩。因为此时在这位少年的眼里,这里的一切物品都有着电子标注。物品名称、属性、体积、重量,都有详细的信息……

    “不能就这么死了,绝对不能就就这么死了!”少年一面在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一面强行爬起身。他猛的一个冲刺,但又被巨人的脚差点儿踩到。被震飞的少年和碎石泥土一起飞起,掉在了一个泥坑之中。浑身泥淖的少年抹了一把糊在了脸上的泥,眼睛快速的扫了扫,目光落在了远处的偃甲上。

    少年看到偃甲的瞬间,大量的数据传入了大脑内部,“机关木人,类似机甲,但要远弱于机甲。开始解析,解析成功。物品材质为木质,关节处采用了金属连接。驱动方式:未知;操控方式:机械原理。文明等级:0.5级文明,突破大陆界限。”

    少年嘴里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一定要活下去!绝对不能就这么死了!”

    少年猛地一捶地,然后一路加速的跑向远处的偃甲。巨人们正肆意的虐杀着地上的战奴和士兵,手持冷兵器的士兵勉强的反击了几下之后也被巨人踩死。战斗中,有一名军官模样的人看到了少年,立即大声吼道:“喂,你干什么!不许靠近偃甲!”

    然而少年就如同没听到一样,眼睛上下扫瞄了一下倒地的偃甲,然后钻到下面,在偃甲下面少年非常容易的找到一道暗门。他毫不犹豫的推开了暗门,跳了进去。进入偃甲后,少年就看到一具死尸,那人已经脑浆迸裂,头部应该是受过严重的冲击。

    少年的视野里面很快多了许多的数据,都是关于各个部件的设计作用。通过分析之后得出结论:这种偃甲是通过那两块看起来像是圆盘一样的东西来操控的。少年低声说道:“虽说这东西和机甲有很大的不同,但总体来说还是机甲。只要是机甲,我就有办法应对。用这东西一定能活着出去的!”

    少年一面念叨着,一面将尸体抬到暗门那边儿。接着少年一脚将尸体蹬了出去。那军官看到少年蹬出来一具尸体,立即一路冲向偃甲。这个时候一名巨人发现了这名军官,握着大斧直奔着军官冲了过来。

    随着大斧落在地上,军官被溅射起来的泥土和那股冲击震飞,倒在了地上……此时,巨人也发现旁边的偃甲,提起斧头就向偃甲走来,准备将偃甲劈开。

    而此时,在偃甲里面的少年的双眼在瞬间变成了荧光蓝,双手放在两块铜盘上自言自语道:“系统开始连接,系统分析开始,物品回路连通完毕,可以操控。本物品通过人体的某种力量驱动,快速写入临时行动系统模式,古武格斗资料库已启动,数据写入完毕。系统接管操控,模拟开始。能量注入,模拟成功;可以使用。”

    听到“可以使用”的四个字,少年双手猛地拍了一下铜盘。在铜盘上,突然多了许多蓝色的犹如电流一样的东西连接到少年的手指上。此时在少年的丹田之内,一颗银白色的球体爆发出“啵”的一声清脆响声。

    感觉到这颗球体,少年本能的一愣。因为这个球体是新出现的,少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丹田内的这颗银白色球体通体都是斑点,外表看起来杂乱无章,完全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然而时间紧迫,少年没有时间研究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他猛的催动偃甲。同时那颗银白色球体快速的向外散发着一道道银白色的能量线,这些能量线沿着少年的经络散发向四肢百骸,最后朝着双手汇聚。偃甲内的两个铜盘全部在这个时候散发出耀眼的光华来。少年猛的一抓,木质的偃甲突然间动了。

    随着偃甲起身的瞬间,抬手一拳就将身前的巨人打退了好几步。巨人在还有些眩晕的时候,偃甲对着巨人的下巴又是一拳。这一拳下去,偃甲手指关节上的铜锭直接打碎了巨人的下颚骨,断裂的下巴和大量的鲜血喷洒,“轰隆”一声,巨人倒在了地上……

    听到声音,其他巨人都看向里这边。而偃甲这个时候已经站稳了身姿,做出了备战姿态。

    “我,百战……好不容易活下来一次,但绝不会就这么死去。我,要好好的代替大家活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