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开门的“钥匙”
    ,!

    君清衍咬着牙,怒瞪着天定。  “你应该猜到了吧,没错,是我们做了手脚,不让你知道外界的消息,甚至在整个圣殿之中改动了这片净土之中的时间流逝速度,你当然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往往在你刚吃过一顿饭的时候,外面的乱

    世估计就已经结束了。”

    天定顿时“哈哈”大笑。

    “天定!你这老贼实在是太可恶了!”君清衍大吼一声,怒火随着他的力量一起释放,他的身上竟是同时释放出了一股青色和一股白色的力量。

    却被天定抬手间将他的力量给压制了下去。

    “君清衍,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些吧,在这圣殿之中,你还不是圣子,你的力量就算修炼到再强,只要在圣殿里,我一个念头便能让你无计可施,无力可使。”

    说到这里的时候,天定神情微微一顿,他勾了勾嘴角,说道:“乱世早在九年前就结束了,仅仅用一年不到的时间,就结束了乱世,这可都是多亏了你娘亲呢。”

    一听到这话,君清衍顿时想到了当初天定说的话,他蹭的一下站起来,红色的双眼眼神之中瞬间杀气腾腾。

    “你,你们对我娘亲做了什么?!”

    天定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我可不敢动她,而那些人也同样动不了她,你的娘亲有多厉害你还不知道吗?如果不是她自己去死,谁逼得了她?”

    可是这话并没有让君清衍的心情好多少,他甚至有种更加糟糕的感觉。

    “到底发生了什么?快说!”

    “嗯哼,在告诉你之前,你先要发两个誓,首先,按照你现在的成长速度,用不了多久圣殿将会给你安排上任新任圣子的典礼,你必须要去参加。”

    “好,我发誓!”君清衍毫不犹豫的说道。

    “第二,典礼过后,等待你的将会是开门仪式,而你君清衍,必须要成为开门的‘钥匙’!”

    开门仪式,开门的“钥匙”,君清衍早就已经知道这些是什么了,这里的所有人,整个圣殿的人不惜一切代价囚禁他,培养他,甚至给他最好的资源修炼,只为了能够将他成功培养成开门的“钥匙”。

    似乎那扇门的背后藏着怎么巨大的秘密,只是这个秘密他就不知道了。

    “好,我发誓!”

    比起那什么门后面的东西,他更想要知道他的娘亲和爹都怎么样了,十年过去,在当初那场乱世大家都是否安然无恙?

    可是,安然无恙?是他太天真了。

    “很好,果然我还是喜欢这么乖乖听话的你,那么就告诉你吧,希望你已经做好了接受这个结果的准备。”  天定微微一笑,便说道:“你的父亲青龙兽神帝轩,你的娘亲四方神地圣女君无颜,都已经在九年前的乱世之中死了,顺带附赠你一个消息,你的叔叔玄武兽神风亲身跳入了熔炉之中,为你娘亲手中的

    半神器神祭了,最终成为了神器,还有那个叫帝温宁的,嗯,也死在了毒尸王的口下。”

    君清衍突然呼吸急促,一下子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天定,天定还没说完的话就已经如一个天雷轰然劈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我的……娘亲呢?”

    君清衍咬着牙,一股恐慌顿时涌上心头,不好的预感,非常不好的预感,让他几乎有点儿想要逃避天定的回答了。  天定看着他痛苦的样子,神情十分享受,继续说道:“你的娘亲,因为受不了至亲之人,挚爱之人一个个死去,最终精神崩溃,以命以魂以智以力以轮回作为代价,诅咒了自己,复活了整个神地上,在

    乱世之中牺牲的所有人。”

    轰!

    君清衍体内气息一下子紊乱,他一口咬住嘴角,将喉间如锈铁般的那股味道给死死的压了下去。

    一片空白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娘亲……死了?!”

    天定似乎还嫌不够打击君清衍,眯着眼睛冷冷一笑,接着将那个惨剧的结果说出来。

    “不过很可惜,她的牺牲让人挺钦佩的,也的确是复活了不少蝼蚁一样的人类,只可惜啊,她的牺牲却并没有换回来她的至亲至爱之人,帝轩也好,风行也好,帝温宁也好,他们通通都没有活过来。”

    “什么意思?”  “被神祭的人是哪怕逆天改命也不可能再活回来,所以风行已经不可能再复活了。而被毒尸王咬死的帝温宁身体发生了异变,虽然还活着,但是却陷入了永远的沉睡,靠着青龙国的镇国之宝龙灵保存着

    她的身体,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至于你的父亲,为了救你娘亲,与毒尸王同归于尽,本来应该是最有可能被复活的一个,毕竟他可是你娘亲的至爱之人,也是最想复活的人,可是诅咒过去,你娘亲被泯灭了,而你父亲却连半截尸体

    都没看到,他恐怕是已经回不来了。”

    “噗!”

    君清衍终是忍不住那一个又一个如惊天巨雷一般的消息,狠狠砸在他的心上,死了,都死了!

    风行叔叔死了,温宁姨姨死了,爹死了,娘亲也死了……

    君清衍血红色的眼睛中,一股水雾朦胧,眼角一滴泪水流下,划过了他完美的脸庞,啪嗒一下滴落在了地上。

    天定看着他脸上的泪水,不知为何缓缓的收敛了神情,面无表情的盯着君清衍。  “为什么要哭?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死了吗,你的娘亲是圣女,父亲是青龙兽神,叔叔是玄武兽神,他们三个都是肩负着平定乱世的使命,就连帝温宁也参与了其中,现在乱世平定,他们也算死得其

    所了,你该为他们感到荣幸。”

    “狗屁!全特么是狗屁!”

    君清衍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不顾形象直接破口大骂。

    “什么狗屁使命,你们这么想要当初怎么不自己去啊,躲在这该死的阴沟里,像老鼠一样苟且偷生,说什么平定天下的使命,你这个圣子怎么不去啊?!”  君清衍的力量全部被压住,他用不了力量,索性也不管了,他现在只想发泄,只想大骂一场,大哭一场,而这个目标就是天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