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风行的杀心
    ,!

    风行看着君无颜,一开口便已经帮她淘汰了一个,剩下的两个中其实他已经有了一个猜测。

    君无颜仔细的回想起了之前那个晚上,那个阴沉又阴毒的想要算计她的“阙红颜”,一张楚楚可怜的脸顿时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那一天晚上,是她屠杀君家的夜晚,黑夜之下,被她抓住的君若怜脸上露出的是一直以来隐藏在那张脸下的狰狞。

    君无颜依稀,当时的她说了一句话——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君无颜顿时低头嗤笑一声,她抬头看着手中的水杯,看着里面模糊倒映出的她的脸,冷漠无情的说道:“君若怜,你就算再不甘心,这一次我也还是要让你死!”

    “当初杀了你,可惜没能让你下地狱,这一次我让你连地狱都下不了!”

    她说完,冷漠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凌厉的杀意!

    风行看着已经猜到了答案的君无颜,他便顿时放心了。

    “阙红颜就是君若怜的这个秘密,现在除了我们以外应该没人知道,原主本来是朱雀国最受宠的郡主,甚至连朱雀国的太子都比不过她,若是被朱雀国的国主知道了,她同样逃不了一死。”

    “虽然我也很想让她尝尝从云端一下子跌下来的感觉,不过很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慢慢的让朱雀国的国主知道了。”

    君无颜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水杯,看向风行说道:“我们只要保证神祭万无一失就行,君若怜也好,阙红颜也好,都必须死!”

    风行离开了君无颜在的营帐之后,转头看了一眼周围,然后乘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他再次出现时,已经变成了一名穿着朱雀国服饰的士兵,腰间别着一把刀,毫不冲突的混进了朱雀国的营地之中,然后慢慢的靠近了阙红颜在的营帐附近。

    他没有太过靠近,只在五米之外,有玄武为他隐藏气息,这个距离差不多了,毕竟朱雀也是神兽,太过靠近只会让朱雀很快就发现他。

    他躲在一处角落之中,抬手一挥,一股汪汪水源从他手中涌出,然后进入了他脚下的泥土之中,在众人完全不知道的时候,将整个朱雀国兵营全部都覆盖了。

    就连那阙红颜所在的营帐也没放过,不过到了这边时,他将水源朝着更下面一点儿距离而去,几乎距离地面已经有了快五米之深厚,才慢慢的用水源将这边也覆盖了。

    等到他收回手后,他才缓缓的睁开面具下仅剩一只的眼睛。

    他在原地盘腿坐下,抬手在周身凝聚出一道结界之后隐藏了自己的身形,然后开始接收整个朱雀国兵营里的各种消息。

    来自朱雀国兵营四面八方的声音全部都涌入了他的耳朵之中——

    有对这个乱世的怨恨,也有对狍鸮皇和毒尸王出现的咒骂。

    有对这场迟迟不结束的战争的悲叹,也有对自己今天又亲手了解了多少多少死去战友的悼念。

    但是就在这时,一句令风行很不爽的话语传进了他的耳朵之中。

    “君无颜那个臭婊子怎么还没出来神祭?!说什么修复半神器只要十天时间,恐怕是想着怎么逃去了吧?还想修复半神器,就她那点儿吹牛的本事,恐怕也就只能说说了。”

    “谁说是君无颜修复的?是青龙国的那个青龙兽神在修复,听说还挺有点儿能耐的,应该能修复好的吧。”

    “要是等了这么多天还修复不好,劳资绝对要去杀了那个该死臭婊子,把她推出去直接献祭得了。”

    “你就吹吧你,你这臭小子也就只能吃点儿牛了,那圣女本事可不小,就你这小小玄师能杀得了她才怪。”

    “哈哈哈哈!劳资杀不了她,但是可以干死她啊!”

    接下来的污言秽语简直就是一句比一句更难听。  面具之下,那张狰狞恐怖的脸上直接杀气一现,覆盖在两人脚下泥土之中的水源瞬间凝聚成水,“噗嗤噗嗤”两声,两道水箭将两名士兵从胯下往上直接贯穿了头顶,血液被水源带着如喷泉一般从头顶

    涌出。

    “啊!”

    两名士兵正越说越高兴,越说越兴奋,却没想到死神瞬间降临,让他们连反应过来机会都没有就直接死了。

    在两具尸体里流淌的水源将他们血液全部卷出,最后只留下了两具干尸在原地。

    两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到底又是为什么会死的。

    风行这边迅速隐藏了血液,没有让血液的气息散布出去,然后又从水源之中凝聚出了一滴乳白色的水滴。

    那水滴涌出地面,接触到地面上躺着的其中一具尸体时,顿时便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如果此刻有人从这里经过,就一定会看到极其血腥的一幕,两具干尸之中,其中一具竟是在迅速被腐蚀,从头到脚迅速化成了一滩脓水流进了地下。

    同样的水源重复着刚才的方法,凝聚出的乳白色水滴将另外一具干尸也腐蚀了,第二滩脓水进入地下后,整个地面上便什么都没有了。

    好像刚才这里并没有死过人,好像刚才这里并没有两名士兵来过,好像他们也什么话都没说过一般,一切都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谁也不知道,在这处地面之下,已经有两具尸体化作脓水融入了泥土之中。

    风行收回那边的水源,淡定的好像他什么都没有做过一样,开始朝着面前阙红颜所在的这个营帐收集信息。

    那些士兵那里听到的全部都是他已经知道的,和可以想到的,那些副将那里也没有多少有用的消息。

    到底他们要计划怎么用圣女祭神器?打算怎么动手,打算在哪里动手,打算让谁动手什么的,全部都没有听到。

    那么还能再试一试的地方也就只有这阙红颜的营帐了。  他的动作忽然一顿,在营帐外面的水源探查到,有两名朱雀国的副将刚刚进入了阙红颜所在的营帐当中,似乎是有什么要事要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