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 为何他没有收到消息?
    “不管是用什么,药材也好,灵宝也好,丹药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也好,必须给本王想出一个办法来!”

    帝轩看着两人,眼神淡漠,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澜,却也更让人头皮发麻。

    “青龙兽神大人,可是……”白虎国的那名医者忍不住抬头看向帝轩,犹豫了一下之后,总觉得自己说了可能就小命不保,还是决定不说了,立马就把话咽了回去。

    帝轩目光落在他身上,凌厉的视线直逼他:“说!”

    那名医者顿时“扑通”一声跪下,瑟瑟发抖的说道:“青龙兽神大人,我……我不敢说!请大人饶了我吧!我说出来,大人会杀了我的!”

    青龙国的医者也是无语,明知道会被杀还这么说,这不是傻吗?!

    帝轩顿时更加脸色阴沉,虽然自从君无颜受伤之后,他的脸色就没好过。

    “饶你不死,说!不说,立死!你该知道,如果本王要杀你,这军中无人能挡!”

    白虎国的医者顿时吓得快哭了,甚至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干嘛在这个时候嘴巴子不利索啊!

    又说错话了,又说错话了!

    白虎国这名医者的胆子实在是小,但是因为老实,经常说错话,等到后悔的时候,众人只觉得他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就如同现在一般。

    白虎国医者只好颤抖着娓娓道来:“青龙兽神大人,虽然圣女是您的王妃,可是现在整个神地所有人都知道,只……只要……”

    白虎国医者有点儿不敢继续说了,帝轩一个眼神扫过去,“只要什么?”

    帝轩的心一直在下沉,一股不好的预感让他已经猜到了什么,但他还是要听真相。

    白虎国医者犹豫了一下,反正不说是死,说了的话,好歹青龙兽神大人说了饶他一命的!

    他一咬牙一闭眼,直接一口气吼了出来,“只要圣女献祭就能平定天下大乱!所以大人你……”

    “砰!”

    白虎国医者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下一秒便感觉到身前一道杀气冲天而起,面前的地上一个大坑轰然出现,那不知何时出现的力量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砸在他的面前的。

    那瞬间,死亡擦着那名白虎国的医者的身体过去,仅一线之间!

    白虎国医者懵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大坑,身体僵硬到根本无法动弹,而在他面前,大坑的另外一边,是不知何时站起来的帝轩。

    他握紧了拳头,脸上杀气腾腾,周身气息凌厉,三米之内生人不近,一股强大的威压更是彻底轰向了整个营地!

    所有人在那一刻,都感觉到了一股压迫。

    唯有已经出战的阙红颜和白虎等人还不知道营地之中的动静。

    “谁,告诉你圣女献祭这件事的?”

    他小心护着,不让那件事让其他人知道,原本只有兽神之间以及那个人才知道的秘密,就在他在前线的这段时间,已经变得众人皆知!

    而他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

    nbsp;   那名医者僵硬的说道:“是……是是所有人都……都知道,四国国师的预言,大……大家都知道的……咕噜……”

    白虎国医者已经被吓到无法完整的说完一句话,身体的僵硬只剩下一张嘴在帝轩的逼视下还能开口。

    帝轩转头,目光便落在了墨雨和青龙国的那名医者身上,他顿了一下先看向了青龙国的医者,“你,可知?”

    青龙国医者摇了摇头,“属下不知,从来没有听说过圣女献祭的这件事,下面的青龙国将士们之间也没有谈论这件事。”

    帝轩这次便终于看向了墨雨,不等他开口,墨雨“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属下办事不力,竟然连这种消息都没有收到,请王爷降罪!”

    墨雨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不敢置信,他们竟然连一丝消息都没有收到,这怎么可能?!

    如果这种消息早已经传到神地之中其他人都知道了的话,他底下散布的情报网不可能会不知道才对!

    等一下!

    墨雨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向帝轩,“王爷,最近半个月营地这边一直无法传递消息出去,也没办法从外面传递消息进来,属下怀疑,极有可能是有人在这段时间内散布的!”

    墨雨都猜到了,帝轩自然已经想到了,他淡淡扫视过墨雨,冷冷说道:“该受什么惩罚你自己知道,等这件事结束之后,自己领罚。”

    墨雨脸色不变,正因为知道,所以在听到自己犯了如此大错之后,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去查,查的清清楚楚,本王要在天黑之前知道所有消息,不然惩罚翻倍!”

    在刚刚的时间里,瞒过青龙国在前线的所有人,将“圣女献祭”的这件事散布的人尽皆知,而唯有他根本收不到消息!

    这是专门针对他,让他不知道情况,再被这战事拖住,不能及时回去找无颜!

    不对,不仅仅是他,还有风行,他不在,风行不在,只有无颜一人在君悦城中,其幕后之人的目的可想而知,就是要君无颜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被所有人推出去献祭!

    帝轩攥紧了拳头,目光微微一沉,杀气从他眼底一闪而逝,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你,今天在营帐之中发生的任何事不准说出去,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本王已经知道圣女献祭这件事了。”

    帝轩看向那名白虎国医者,目光冰冷的威胁道。

    “你陪着他,若是他的嘴巴自己控制不好,那就帮他一把。”

    帝轩对青龙国医者说道。

    青龙国医者顿时便明白了,而最后的那一句更是让那名白虎国医者吓得瞪大了双眼。

    帮他一把?帮他守住嘴巴?怎么帮?

    白虎国医者忍不住抬头看向了青龙国的医者,只对上了一抹微笑,不带任何情绪色彩的脸,有的只有冷漠和无情。

    “下去吧,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帝轩起身,抬脚便离开了这个营帐,朝着隔壁的营帐,也就是君无颜所在的营帐之中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