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乱世,起!
    还有狍鸮王那强大的战斗力,防御力,如果全部都增加到玄师的身上,那么这将是人类对抗狍鸮的重大突破啊!

    但是他的这个想法并没有得到其他炼丹师的认同,甚至认为他疯了,简直就是在异想天开!

    跟在后面的那个贼眉鼠眼的弟子撇了撇嘴,他这个师父要说最强的可不是炼丹术,而是他的自尊心。

    被丹师会的人,尤其是联合起来的几个对手狠狠的嘲笑了之后,他就带着他离开了丹师会,跑到这白虎国的山野来,躲在山洞之中做研究。

    不过似乎他的师父在丹方上已经取得了重大突破,要是真的长生的话……

    那个弟子顿时嘿嘿一笑,谁不想贪恋“长生”二字,就算是现在已经成为玄王的他们也不过是多那么几百年活法,最终还不是要死。

    他可不想死,所以才跟着他师父一起跑来研究这长生丹,尤其是他师父还打算在长生丹上增加实力增强的这一点。

    长生加无敌,这才是最终梦想!

    那弟子再次嘿嘿一笑,两师徒终于到了山洞里面的炼丹室,他将狍鸮王的腋下之目放在了地上,看向了他的师父。

    “你在边儿上站着吧,为师要开始了。”

    “是!”

    那弟子走到了边儿上,但是可没打算离得远了,他可是这老头子的徒弟,他不但要看还要全部学下来!

    中年大叔抬手,金色的玄力释放而出,缠绕着那丹炉轰然燃起炉火,炼丹开始了。

    而就在两师徒认真炼丹的时候,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杀的那头狍鸮王的血迹还遗留在原地。

    血迹散发的血腥之气引来了另外一批客人,它们闻着血腥之气慢慢的寻了过来,然后全部围堵在了山洞之外。  几头狍鸮探了探头,一下子就闻到了地上刚才放过那只狍鸮王腋下之目的一滩血液,几头狍鸮顿时纷纷冲了上去,将那血迹舔的一干二净,一只只腋下之目顿时露出了更加贪婪的神色,朝着山洞里面

    走了进去。

    而这群狍鸮的狍鸮王则和剩下的其他狍鸮留在了外面。

    “哇啊!哇啊!”

    山洞里面很快传来了那几头狍鸮的叫声,而紧跟着就是那两师徒的凄惨叫声。

    “啊啊啊啊!师父救命!”

    那贼眉鼠眼的弟子因为距离炼丹室洞口处最近,那几头狍鸮一进来便直接扑向了他。

    那弟子顿时大惊失色,赶紧拔剑对付这几头狍鸮,又赶紧喊他师父。

    可是中年大叔却仿佛入魔了一般,根本听不见他的叫声,只一心集中在他的炼丹。

    刚开始几头狍鸮那弟子还能对付,可是很快洞外进来的狍鸮就越来越多了,炼丹室洞口的狍鸮尸体都快堵住了,那些狍鸮群直接吃了自己的同类,然后一大群一扑而上!

    “啊啊啊啊!师父救命!”

    “师父快救我!快救啊——”

    那贼眉鼠眼的弟子直到死都没换来他师父一个回头,最后死不瞑目的被那些狍鸮群给分尸了!

    “轰!”

    一声巨响从丹炉中传来!

    那中年大叔顿时哈哈大笑,“成了!我成了!哈哈哈哈!”

    他转头看向那群开始对他虎视眈眈的狍鸮群,他顿时嗤笑一声,“好徒弟啊,多亏你刚才替为师拖延了时间,等为师不会忘了给你报仇的,你安息吧。”

    他快速打开丹炉,一手抓起丹药直接就放进了口中,那一刻彷如眼珠一般的丹药就被他吃进了肚子。

    变化开始了。

    “额不对,好痛,我眼睛好痛,怎么回事,不对劲不对劲!好痛……啊啊啊啊……”

    中年大叔“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双手捂着脸,红色的血不停的透过他的指缝流出来,滴答滴答落在地上。

    然而这么浓郁的血腥之气在炼丹室内散开,那些狍鸮却仿佛闻到了极其厌恶的东西一般,一只只腋下之目中都露出了嫌恶之色,然后纷纷转身离开了山洞,只留下洞中那中年大叔一人。

    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好一会儿之后却缓缓的停下了,仿佛僵硬了一般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天黑之后,那原地跪着的身影终于动了,他慢慢的放开手,一张脸上青筋暴起,青黑的脸色笼罩了他整张脸乃至脖子以下,而最让人惊骇的是那双失去了眼瞳只留下了灰白色眼白的眼睛。

    无神的眼睛,呆滞的神情,像是僵尸一般僵硬的从地上站起来,动作缓慢走到了洞口,忽的闻到了什么气味,突然一把扑倒在地,一张脸直接埋在地上,对着那血迹露出了饥渴之色。

    两颗獠牙从他嘴角缓缓露出。

    似乎察觉到这里只有血迹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之后,他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体一摇一晃,动作缓慢的走出了洞口,僵硬的转头,看向了他记忆中那个最近的小城方向,然后,抬脚缓缓的走去了。

    这一夜,小城之中闯进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一夜,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小城之中传开了。

    这一夜,诞生的第一个怪物变成了两个,三个,四个……直到整座城。

    ……

    “轰隆!”

    白天还十分炎热的天气,到了晚上,窗外的天就变了,一声巨响天雷滚滚,雨声开始淅淅沥沥的响起。

    君无颜坐在案桌边,看着窗外微微有些心神不宁。

    “怎么还没睡?”帝轩又一次翻窗进来,淡定的落地之后,抬手一挥,玄力直接蒸发了他衣服上的些许雨水。

    君无颜白了他一眼,“就不能从门口进来,别翻窗吗?”

    帝轩微微一笑,“当然可以,要是你同意从今晚开始我们都睡一个屋的话,那我就从门口进!”

    君无颜收回视线,一边继续查看城中事务,一边淡定道:“醒醒吧,别做梦了,我可没求着你从门口进来,只不过是觉得你一个王爷天天晚上翻人家房间窗户,你不觉得有损你的王爷形象吗?”  帝轩幽幽的看了她一眼,在她身边坐下,拿起一个折子便帮她一起看起来,然后说道:“你怎么哭不懂呢,翻窗而来的话,这就叫深夜幽会,这样就算咱们还没有成亲,别人也都知道你是我帝轩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