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真正有资格陪她的人
    唐才子仰头看着她,眼角泪水划过,凄凉的笑道:“你不是都猜到了吗?会为了保护小白而牺牲自己的老人家,还能有谁?还能有谁啊?!”

    君无颜顿时睁大了双眼,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脑海中不容她拒绝的划过那人的面孔,眼泪瞬间灌满了她的双眼。

    她缓缓的放开了唐才子,摇了摇头,不敢置信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师父他老人家那么厉害,他可是玄王,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

    她不敢说,她只能抬头看向其他人,唐才子身后的众人对上君无颜的视线便纷纷忍不住低下了头。  只有棋老先生,这位经历过无数沧桑的老人还能镇定的看着君无颜,缓缓的开口说道:“城主,玄王固然强大,但与他差不多年纪的老朽更明白,什么都扛不住身体的衰老,穆大师的身体早就已经不是

    很好了,只是这些年有你的化玄丹撑着,勉强多活了几年,但是身体的日渐衰老终究还是留不住。”

    风行等人全都没有开口,沉浸在震惊之中,担忧的看向君无颜。

    “就算今日他没有为救小城主而死,也是活不了多久了,请城主看开,人都有一死。”

    棋老先生的话说完了,在场的众人也全都听完了,但是这并没有减少君无颜的悲伤。

    她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她身后的风行赶紧扶住她,却在触碰到的瞬间,心中因为她身体的颤抖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她在哭。

    泪水不停的涌出她的双眼,像个小孩儿一样,不停的伸手擦拭脸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干。

    她抽泣着,一哽一咽的哭到:“可是,可是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啊!!!”

    “师父说了,会看着我成功,会看着小白长大,会保护我,会保护小白,不会再离开我们,他明明说过了,说了不会再离开我们母子的!!”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君无颜捂着脸,悲伤的泪水还是从她的手指间流出,抽泣的声音让人那么心疼。

    最后一面啊!

    她竟然连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

    师父,要是她像唐才子说的那样早一点儿回来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事情的发生了?

    是不是,师傅他就不会死了?

    自责,懊悔,悲伤,痛苦,全部都如一座座大山般压在了君无颜的身上。

    而这一切只在瞬间,便变成了所有情绪中最极端的情绪——憎恨!

    凶手!

    杀了它!

    唐才子之前说过,一定不要放过那头狍鸮皇,否则她一定会后悔,所以结果不言而喻了。

    现在,她已经后悔了!

    “啊啊啊啊啊啊!!!”

    她猛然仰头大吼,双眼睁大看着天空,遍布眼球的血丝因为她眼中的怒火而变得更加恐怖。

    她从地上站起来,一把夺过了唐才子手中抱着的小白,在众人的视线中,一下子冲出了城!

    “无颜!!”

    “无颜姐姐!”

    “城主大人!”

    风行第一个转身冲向了城外,却突然,眼前一道凌厉的身影如风一般瞬间过去。

    当看清时,他脚下的动作猛然顿住了。

    那一停顿,明明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他做的毫不犹豫却又痛苦无比。

    “风导师,你在这儿愣着干嘛,快去追无颜姐姐啊!”

    “赶紧去追,她抱着小白一定是去找那头三只眼睛的狍鸮了!”

    “快追!那头狍鸮诡异的很,能让那么多狍鸮王听它的话,绝不是个简单货色,先找到无颜姐姐和小白再说!”

    “站住!”

    萧晓小等人着急的很,岚叶也少见的露出了对君无颜的担忧神色,柳胜男还能冷静的分析,帝温宁已经着急的不行。

    然而风行的一声大吼却将她们四人全部挡住。

    “谁都不准去!”

    四人顿时都愣住了,不敢置信看着风行。

    “为什么?”

    “为什么不去?风导师你干嘛啊?!无颜姐姐一个人去的话说不定会有危险的!”

    “对啊!现在的她情绪那么不稳定,必须得赶紧找到她!”

    “你不去我们去!”

    风行握紧了拳头,双眼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后悔的神色中夹杂着坚决。

    他道:“不准去!我说了不准去!她……此刻需要的不是你们,真正有资格陪着她的人已经去了。”

    风行的话说完,帝温宁便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是皇叔!他也跟来了?!那太好了,有皇叔在就太好了!”

    帝温宁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再看向风行的时候,神情便微微有些复杂。

    柳胜男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不要再说了,这样几乎相当于是往风导师的心口上扎刀子了。

    萧晓小愣了愣,也没弄得太明白,不过看帝温宁的样子,那个“皇叔”,就是那个摄政王也来了的话,无颜姐姐应该会好一点儿吧?  她身边的岚叶却突然转身,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风行,她说道:“的确,如果是那个人来了并去陪着她了的话,她可能会好受一些,但是对于你说‘真正有资格陪着她的人’这句话,我可不会当做没有听

    见!”

    风行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她。

    岚叶淡淡说道:“她对我们是真心,我们对她亦是真心,所以真心相待的我们,怎么就成了那没资格的人了?”  “说到底,你之所以不敢成为那有资格的人,不过是因为你当初的胆小罢了,你不敢去,也是因为你怕,你怕看到他们依偎的那一幕,而我们不同,我们不怕,所以无论她嫌弃与否,我们都在,我们都

    敢做那个有资格陪着她的人!”

    “风导师,下一次在你胆小的时候,请不要再拉着我们,比起她需要谁,我更担心她是安全还是不安全。”

    岚叶说完,便毫不犹豫的朝着君无颜消失的那个方向追去了。

    萧晓小看了一眼风行,又看了一眼帝温宁她们,抿了抿嘴说道:“我……我也要去!”

    她说完便追着岚叶一起过去了。

    帝温宁和柳胜男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对方,也不用言语便一起追了上去,原地便只留下了风行一人,身影落寞。  面具之下,那只唯一的眼睛中,露出了苦涩之情,他张了张口,沙哑的声音缓缓的响起,低声了喃喃了一句:“是属下……胆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