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他眼中的唯一“美景”
    “到了,无颜下来吧,我扶你。”

    帝轩先一步下了马车,对马车上的君无颜说道。

    君无颜慢他一步出马车,看了一眼他伸到面前的大掌,她微微一笑,将小手轻轻搭了上去,借着他的轻扶跳下了马车。

    在落地踩在一层软软的草地上时,君无颜这才发现,她们竟然不知何时已经脱离了藏青城的热闹,来到了一片林深不知处中。

    她忽的感觉到了后方一阵阳光照射而来,抬脚转身回眸一看,站竟是发现了一处正对着天上太阳的高山断崖。

    而她们所处的位置,一边是从林深不知处中而来,一处是在断崖边上,不用抬头便可看见那藏青城上的阳光四溢。

    早上的阳光还不是很,能感觉到阳光撒在身上暖暖的感觉,能看见一轮不是很刺眼的太阳,还有那在晨光之中开始热闹起来的藏青城。

    “要过去看看吗,在下面还有一处更美的美景。”帝轩牵着她的小手,也不打算放开,就那么紧紧的牵着。

    君无颜侧头看了他一眼,勾了勾嘴角,轻轻笑道:“好啊,我也想看看从王爷口中说出来的美景到底是有多美?”

    帝轩看着她那阳光下的笑容,暖暖的让他终究是再也忍不住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小脑袋上揉了揉。

    终于得到的满足感让他顿时愉悦的笑了起来,眯着双眼看着君无颜,拉着她朝着断崖那边走了过去。

    “美景在哪儿?”君无颜看向前方,与藏青城的千米距离之间却只有一片茂密的郊外森林。

    “往下看。”帝轩的手指伸出指了指断崖下面。

    君无颜随即低头,微微俯身朝着断崖下面一看,下一秒,她的腰间一紧,脚下顿时变轻,整个人竟是被帝轩一把抱着跳下了断崖。

    “你……”

    君无颜顿时一惊,猛然转头看向他,却对上了一双深情的眼眸,他张口说道:“还不抱紧我?”

    他这样说着,自己却已经把君无颜再次抱紧了一些,两人身体顿时贴的更近。

    君无颜一下子脸上滚烫,脸色刷的通红。

    一股热乎乎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偏过头去,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看抱着她的某人。

    帝轩却看着她这样子,脸上忍不住勾起了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也是一抹奸计得逞的笑。

    下降的时间不是很久,大概半分钟的时间,君无颜便看到了一处落地之地。

    但那一眼,却是让她瞬间怔住了,一双漆黑的眼瞳之中,红色的花海迅速放大,直到他们落地的那一刻,一阵香风吹过,无数花瓣瞬间从花海之中被席卷而起,飘飞在半空之中,直接侵占了她整双眼瞳。

    “这是……玫瑰?”

    她抬手想要轻轻的捏住身旁一朵红色的花,那花瓣形状极其形玫瑰,不过在她的手捏住花枝的时候,她便微微挑眉。

    这不是玫瑰。

    玫瑰有刺,花朵比拳头小一些,但是这花却比男子的拳头还大,而且无刺,香味带着一股更加沁神的感觉,若是不仔细观察,这红色的花的确是会认成是玫瑰。

    她松开了那枝花,惊艳的看着这片足足有五十多平米的红色花海,对身后那个还在牵着她的手,抱着她腰肢,甚至还更近一步轻轻将身体靠在她身上的某人问道。

    “笛玄,这花是什么花?”

    帝轩痴迷的享受着和她紧紧靠近的每一刻,听到她的问题时,他才睁开眼睛低头看着她的头顶说道:“好看吗?”

    “嗯,还不错。”君无颜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扑鼻的沁神香气说道。

    帝轩满足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这花有个不好听的名字,名叫永世鬼,但是这个名字却有个好听的传说。”

    “永世鬼?”君无颜轻轻挣扎了一下,感觉他好像靠的太近了。

    但是帝轩却突然怎么也不放手,反而将她抱的紧紧的,只听见他下一秒说道:“想听那个传说吗?”

    君无颜一愣,点了点头。

    帝轩却扬起嘴角摇了摇头,“不,我才不告诉你,现在告诉你,传说就不灵验了,等到时机到了,当我告诉你我的名字的那一天,我再告诉你这个传说,那个时候传说肯定就会灵验了。”

    君无颜顿时泄气,“你这不是吊我胃口吗?我还想听听这永世鬼到底是有个怎样的美好传说呢。”

    “现在不说。”帝轩就是不肯说,君无颜顿时白了他一眼。

    忽的抬手,下意识摸了帝轩的脖子一下,帝轩顿时身体一震,原本紧紧抱着君无颜的双手一下子跟着身体一起酥软了一瞬间。

    君无颜就好像早就知道了会这样,下一秒便乘着这一瞬间从帝轩的双手中逃开了。

    她抬脚穿过好几丛红色的永世鬼,转身就准备为她刚才的偷袭得逞而高兴时,却没想到看到了让她瞬间脑海一震的一幕。

    那一刻,帝轩也不知道为什么,眼角的泪水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他的一只手放在君无颜刚才偷袭他脖子的位置,明明在流着泪,脸上却露出了一抹真正的笑容,那么开心,那么愉悦,却又让君无颜看着一下子心疼了。

    记忆是什么,记忆有两种,一种是留在脑海中的记忆,而另外一种是留在身体上的记忆。

    他就算抹去了无颜脑海中的记忆,可是抹不去她身体上的记忆。

    曾几何时,那个黑夜之中,狭窄的街道巷子里,暧昧的气氛下,她嬉笑着摸着他敏感的脖子,调戏他。

    所以她知道,他敏感的不是腰间,而是脖子。

    一点点也好,一滴滴也好,都是她记得他的证据。

    “你为什么在哭?”

    “因为我看到了真正的美景。”帝轩抬起手,眼睛痴痴的看着她,左手慢慢的伸向她。

    “什么美景?”

    “我见过无数美景,可是只有一处是最美的也让人最难忘的美景,看过她之后,我的眼中便只剩下她,再也看不上也容不下其他的美景。”

    君无颜一愣,看着他的手对着她的样子,恍惚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没有真正明白,她忍不住开口问道:“真的吗?若是那些美景比它更美,比它更妙呢?”

    “不会的,在我眼中,她便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妙的美景,除了她,再无其他。”

    话音一落,帝轩的手便对着君无颜忽然做出了一个握住的动作。

    他嘴角一勾,心中只道一声:又,抓住你了!

    君无颜的视线缓缓的从他的手往上移,最后对上了他的眼睛,那一刻,当看到帝轩眼中倒映出的那所谓的“美景”时,她猛然一震,整颗心脏怦然跳动了。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