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太子殿下饶命!
    游湖宴很快就结束了,而中途发生的一些小插曲众人全都当没有发生过。

    原本卫擎澜想亲自把帝温宁等人一起送回去的,不过在柳胜男阴嗖嗖的目光之下,他只好放弃了这个决定。

    索性就直接留到了最后,转身进入宽敞的船舱之中,坐在了原本的位置上。

    他抬手端起桌上的一杯茶水,淡淡的抿了一口,放下茶杯的同时,他开口对外面的人说道:“把人带进来。”

    “是!”船外一道声音立刻响起,脚步声远去一会儿又很快回来,带来了还有另外一道脚步声,有些踉跄。

    “参……参见太子殿下。”

    来人进来之后,一看到坐在上方位置的卫擎澜,顿时就害怕的赶紧跪下行礼,整个脑袋磕在船板上,完全不敢抬头。

    “成兴文,丞相最小的儿子,听说你父亲最近似乎和本太子的一位皇叔走的挺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一些什么呢?”

    成兴文就是将宛若带上游湖船,还在宴会上维护宛若的那个丞相之子。

    原本以为宴会结束之后就可以回去的他,却没想到宴会一结束,他就被太子的人强行请到了一边,没能和其他人一起下船。

    现在听到太子问话,而且问的还是如此敏感的话题,这顿时就让成兴文一下子紧张了。

    他颤抖着声音说道:“请殿下见谅,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卫擎澜冷哼一声,身体往后一靠,靠在椅子上,微微抬着下巴看着成兴文,淡淡说道:“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太子见谅啊,我父亲从来都不会跟我说朝中之事,我这无用之人也只能混吃混喝而已,平日里最大的能耐就是当个纨绔子弟,太子殿下要问的事情我是真的一星半点儿都不知道

    啊!”

    成兴文偷偷看了一眼脸色冷漠的卫擎澜,下一秒便顿时赶紧磕头,说的话不停,磕头就不停,那一声一声的连船外似乎都快听见了。

    然而坐在上首位置的卫擎澜根本无动于衷。  他只是视线微微一动,落在手中茶杯上,漫不经心的说道:“好吧,既然你说你不知道那本太子就不逼着你说了,对了,本太子现在对于你将那个宛若带上游湖宴的这件事非常的不高兴,你说怎么办?

    ”

    “什么时候本太子游湖宴能来谁不能来谁,都轮得到你成兴文,一个小小的丞相之子做决定了?”

    成兴文刚松了一口气结果下一秒便顿时一颗心再一次提上心头,

    果然就没那么容易结束!

    成兴文咽了咽口水,颤抖的说道:“太子殿下饶命,我怎么敢替太子殿下做决定,我只是想将宛若姑娘带上游湖船给太子殿下助兴而已,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请太子殿下一定恕罪!”  “本太子很不喜欢你们所谓的宛若姑娘,而你却偏偏将她带到了本太子的游湖宴上,这说的不好听点儿,你这行为可不就是在造反吗?竟然敢将本太子不喜欢的人带到面前来,看来丞相的儿子是缺了一

    些教训,不如就由本太子……”

    卫擎澜的话还没说完,跪在下面的成兴文顿时大叫一声。

    “啊啊啊啊!!太子殿下饶命,太子殿下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会把那个宛若姑娘带到太子殿下的面前了,请太子殿下饶命啊!”

    成兴文哪里知道太子会对这个宛若姑娘这么大的意见,要知道在这之前,宛若姑娘可是整个藏青城所有公子哥们最喜欢的美人。

    原以为带了她上来给太子殿下等人助兴,说不定能讨个好,却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竟然因为那个宛若姑娘而得罪了太子殿下!

    成兴文那叫一个后悔啊,要是早知道的话,他绝对不会把宛若姑娘给带上游湖宴。

    只是,为什么太子殿下会这么讨厌要去宛若姑娘呢?

    因为那个坐在太子殿下身边的帝温宁?

    不对,那个帝温宁明显是第一次见到宛若姑娘,两个人之间明显在吵起来之前是没什么纠纷的。

    等一下!

    成兴文猛然瞪大了眼睛,吵起来,是因为什么,因为谁而吵起来的?

    成兴文猛然想到了两个人,传言都说宛若姑娘喜欢摄政王,而今夜的宴会上,摄政王的身边可是有一位银发大美人君无颜。

    君无颜和那个帝温宁是同出一队,如果帝温宁是因为宛若姑娘喜欢摄政王,而要给君无颜出面的话,那就完全对的上了!

    成兴文顿时后悔不已,谁能知道摄政王原来是因为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才看不上宛若姑娘啊!

    在他愣神的这个时间里,卫擎澜已经盯着他许久了,他冷冷的开口说道:“成兴文,你在本太子的面前还敢愣神,看来还真是够胆大的啊,来人!”

    站在成兴文后面的那个侍卫顿时拔刀而出,刷的一下就架在了成兴文的脖子上。

    成兴文差点儿没吓尿了!

    一双眼睛瞪大,惊恐的看了一眼架在自己脖子上,那泛着森森寒光的刀,下一秒便顿时哀嚎:“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且慢,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太子殿下手下留情,请一定要饶了我啊!”

    “动手。”

    卫擎澜再次冷冷一声,似乎完全不打算管他的求饶,接到命令的那个侍卫立刻扬起大刀,仿佛下一秒便会瞬间落下,让成兴文的脑袋落地!

    成兴文瞬间吓的魂飞魄散,大叫一声,“砰”的一下猛然磕头在船板上,刚才想的所有情况全部都抛之脑后。

    他惊恐的大吼一声:“我说!我说!我父亲的事情我说!”

    侍卫的刀瞬间就落下,在成兴文凄厉的惨叫中,轻轻的划破了他的脖子皮肤,然后一下子停住。

    成兴文整个人都在颤抖,目光害怕的看着他脖子上的刀,任由脖子上的一道血痕缓缓出现,流下一滴血从他脖子上滑落进衣服之中。  卫擎澜只微微一笑,“早点儿说不就好了吗?脖子也就不会受伤了,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