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可怜的单相思
    “参见少爷,白头领。”

    “去找出阙红颜的位置。”

    “是!”

    那人迅速消失,不一会儿便带着消息回来了。

    整个君悦城就那么大,要找一个人何愁其难?

    白桐得知了地点之后,便扶着白止从客栈的后门,一步一步的朝着唯心茶馆而去。

    “红颜……红颜……”

    白止一路上都叫着阙红颜的名字,白桐听的面不改色,等到了唯心茶馆的前面之后,他才唤到:“少爷,唯心茶馆到了,红颜姑娘就在这里面。”

    “嗯?真的吗?红颜在哪儿?红颜?红颜!”

    白止推开了白桐,不让他继续扶着,自己跌跌撞撞的朝着唯心茶馆里面走了进去。

    白桐跟在后面,一个漫不经心的手势,那个暗中跟着的人便立刻退下了。

    “红颜!你在哪儿,我是白止,你的白止哥哥,我来找你了!”

    唯心茶馆里面,一道红色的身影缓缓走出,她看着茶馆内跌撞进来的某人,只是微微一笑,“白少爷,今日不是城主的喜宴吗?白少爷怎么不在宴会上,跑来棋老先生的唯心茶馆了?”

    白桐从后面走进来,淡淡问道:“红颜姑娘作为君悦城的入住一员,为何没有去为新任城主庆祝,也没有在红颜楼,反而来了棋老先生的茶馆待着?”

    红颜看了一眼白止身后的白桐,仅一眼,她便知道此人不好对付。

    也是,白家除了这个少爷比较蠢以外,能被安排在他身边的,怎么会有简单货色?

    她说道:“红颜不胜酒力,已经让人带着准备好的礼物送去城主那里了,现在这喜庆的时候,只怕城中有人喝醉了太乱,红颜待在红颜楼只怕会引来一些意外,所以便来棋老先生这里借地方待一会儿。”

    白桐装作认同的点头,“也是,毕竟红颜姑娘知己甚多,不仅是这君悦城,那些外客之中怕是也有不少不怀好意的,红颜姑娘应当避开才是。”

    阙红颜淡淡一笑,“只可惜还是没有避过白少爷,不知道白少爷来此找红颜是为何事?”

    她看向白止,这人从一进来就已经痴痴的看着她好一会儿了,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她身上,灼热的几乎要把她给看穿一样。

    白止见阙红颜终于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了,顿时有些委屈巴巴的说道:“红颜,我错了,你别忘记我好不好?当初你消失之后,我真的好想好想你,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阙红颜微微蹙眉,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疑惑道:“白少爷,你这是做什么,应该是认错人了吧?我并不记得以前与白少爷认识。”

    白止赶紧上前一步,一把拉住了阙红颜的手,眼神有些迷离,但是却又毫不犹豫的肯定道:“你有一块只有一半的玉佩,对不对?!”

    阙红颜立刻装作贴身之物被人说出的警惕样子,防备的说道:“你怎么会知道?!”

    白止顿时一笑,“我就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红颜,我是你的白止哥哥啊你不记得了吗?小的时候我们可是经常一起玩儿的,你难道真的把我忘了吗?”

    “那半块玉佩也是我亲手送给你的,一整块的姻缘玉,一半给了你,一半在我那儿,那就是我们两个曾经的证明啊!红颜,你真的想不起我来了吗?”

    白止越说越激动,抓着阙红颜的手,都忍不住稍微使了一些力气。

    阙红颜不停的摇头,似乎在慌乱着,她忽的痛呼了一声,赶紧说道:“白少爷,你弄疼我了。”

    白止一惊,赶紧松开了手指,但是却没有放开她,只是低头仔细看看,看着那一圈的红痕,他顿时心疼。

    “对不起……对不起红颜,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有些激动了。”

    “没事,我不要紧的,白少爷,你今天喝醉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阙红颜觉得目的已经差不多了,欲速则不达,这么大的一个棋子当然要好好的利用起来,并且最好是利用白止和原本的那个郡主阙红颜的感情,把白止心甘情愿的栓在她的身边!

    白止咬了咬牙,从纳戒之中掏出一盒药膏放在了阙红颜的手上。

    他抿了抿嘴角,看着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的阙红颜,心疼又有些懊悔的说道:“对不起红颜,我可能真的是喝醉了,不小心弄伤了你,这是海珠膏,抹在手腕上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

    他拉着阙红颜,将她拉到一旁坐下,自己半蹲在她前面,不容拒绝的为她涂抹海珠膏。

    阙红颜倒是意外的挑了挑眉,这白止对原主的感情比她想象的恐怕还要执着,突然的霸道让她还稍微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