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或者生?或者死?
    “呜呜呜……呜呜呜……”

    小白哭泣的声音在马车之中不停地响起,风行紧紧的抱着他,任由他发泄的哭着,也幸好马车内的声音传不到君无颜那儿,他才能让小白尽情的哭。

    “他明明答应我了,明明说好会和娘亲一起好好的出来见我,他说等我一睡醒,就会看到他和娘亲,可是我乖乖的听话了,睡醒之后,看到的却只有娘亲。”

    他埋头抽泣着:“他不见了,他都不来跟我见一面,不跟我说一声就不见了,明明我想告诉他等他出来,我会叫他的,可是他现在却听不见了。”

    他知道帝轩很想他叫他一声“爹”,可是他从来没有叫过,无论是他接受帝轩之前,还是接受帝轩之后。

    在接受帝轩之前,是他还不愿意接受他,所以不想叫,但是在接受他之后,他只是……只是因为不好意思而已。

    昨晚他已经鼓足了勇气,想在他和娘亲一起好好的从房间出来之后,在睁开眼睛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就叫他一声的,然而别说有机会叫他一声,现在甚至连帝轩这个“爹”去了哪里他都不知道。

    风行沉默着,只是大掌不停地抚摸着小白的脑袋,让他不会哭的太过难受。

    无论是穆老头也好,风行也好,还是小白也好,谁都没有想到,帝轩会在今天早上突然消失不见。

    唯一留下的只有一张在穆老头房间中的一封信,信上说道::“无颜已好,不需担心,待她醒来必然已忘却帝轩本人,是我手法,所以请勿将我之事告诉于她。”

    “只因治疗不容乐观,或许会生或许会死,若我死,一切结束,若我生,必在三年之内回来找她,他日有危机出现,可去青龙国摄政王府。”

    是到底怎么不容乐观到人都直接消失?

    或许生?或许死?

    如果不是死的可能性太大,帝轩绝对不会轻易做出这些举动,所以几乎能够猜到,帝轩此行怕是九死一生。

    墨风也跟着消失不见了,穆老头等人没有问过,已经忘了和帝轩一切相关记忆的君无颜更不用说。

    君无颜真如信中所说一样,忘却了帝轩此人的所有记忆,包括曾经,包括现在。

    信上还交代了一些事情,是他在君无颜脑海中替换的一些记忆,包括小白的身世。

    只是替换的这层记忆却让穆老头等人能够想象到,他做出这些时,是多么的心如刀割。

    “风叔叔,你说我是不是很弱,我明明是个男子汉,可是我却老是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点儿都不像他一样。”

    小白抬起头,两只红色的眼睛已经哭肿了,像极了一只小兔子,但是却也更让心疼。

    风行摇了摇头,他摸着小白的脑袋,在面具的遮挡下温柔的说道:“不,爱哭的男孩儿不一定就不是男子汉,但是哭了之后却不知道振作起来的男孩儿,一定不是男子汉。”

    小白点点头,自己擦拭自己的泪水,说道:“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振作起来的。”

    他坐起身子,挺直了腰板说道:“他走了,那就由我来保护娘亲!我一定会成为家里的男子汉,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他相信,那个人一定会回来!

    三年时间而已,他等得起。

    等到那个人回来的那一天,他一定会迎上去,抱着他,然而大声的叫他一声“爹”!

    “那你得在你娘亲面前演好才行,你得娘亲最是聪明,想必她今天应该已经起了疑心,小白要努力起来,我们一起帮他演好这一切,等到他回来之后,我们再让你娘亲想起来,这样你娘亲就不会经历和他分别的痛苦和悲伤了。”

    风行温柔的笑着对小白说道。

    小白点了点头,脸上的泪水被他全部擦干净,他要振作,他要振作!

    三年时间,你一定要回来!

    马车还未到君悦城,却已经在快要靠近的时候听到了那热闹喧哗的声音。

    君悦城本就因为繁荣昌盛而十分热闹,今天更是比往常更加热闹。

    敲锣打鼓放鞭炮的,声音甚是喜气洋洋,仿佛就像是到了过年一样。

    尤其是君悦城的东南两个方向的正中间位置处,城墙的那边修建了一条很长很长的登天梯,上下至少好几千的阶梯之上,左右两边全部都站满了人,全部都是君悦城的城民。

    他们手中都拿着一条红色的长丝带,放在两只手的虎口之中,双手举过头顶,恭敬的朝着登天梯的最上方,圣钟的位置朝拜着。

    登天梯的终点是一座修建在半山腰上,背对着悬崖的几乎堪称宫殿也不足为过的建筑。

    宫殿的正前方,被四根巨大的铜柱挑起的是一个巨大的铜钟。

    那铜钟几乎有三层楼高,而那四根铜柱更是有两个铜钟那么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