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白止的初恋
    白止微微皱眉,“疼不疼?你身边没有跟着来的下人吗?要不我送你回房?”

    白桐赶紧唤了一声,“少爷!”

    怎么随便遇到一个陌生女子,就因为人家受伤了就要送回去?

    要知道这一切看起来并没有异常情况之下,藏着的都有可能是随时致命的危机!

    不是他警惕过头,而是白止的身份就是如此!

    从小到大,哪怕是喝口水都得是严防死守,不然以白家这样的大家族,盯上白止的人足以让他死上千百次了!

    然而平时一向都谨慎的少爷,这突然间是怎么了?

    这个女人是有什么不同吗?

    白桐死死的盯着阙红颜,就怕她是白家敌人派来的,一双目光阴森森的让阙红颜都感觉一双手如芒刺背。

    阙红颜勉强一笑,“没什么,只是稍微有点点疼而已,我的护卫去给我办事去了,等下便来,公子还是和你的小童先回去吧。”

    白止却异常执着的说道:“不,我送你回去,等下帮你跟君悦楼的管事说一声,让他派个医者来,白桐,你来帮把手,我背这位姑娘回去。”

    白桐顿时皱眉,“不行!少爷你的身份不能这样做,要背也是我来背!”

    “没事,她又不是普通女子,你刚才没听到吗,她是朱雀国的郡主。”

    白止脸上露出一抹极为灿烂的笑,抬头看向了白桐。

    白桐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忽的想起了什么,双眼震惊的看向了阙红颜。

    “你……你是红颜郡主?!”

    阙红颜疑惑的点点头,“小女是红颜郡主没错,公子你们两位是和小女认识吗?”

    认识!

    怎么可能不认识!

    朱雀国皇族唯一的女子,红颜郡主阙红颜,他们白家大少爷小时候的初恋啊!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些事,他们少爷现在恐怕已经和红颜郡主成亲了,就算没有成亲,那也已经是定亲的未婚夫妻了!

    白桐顿时深呼吸了一口气,不过他并没有为此做出退步,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少爷,让我来吧。”

    白止实在是不想耽搁阙红颜的脚伤,看了白桐一眼,知道他是为什么这样,但是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更憋火。

    他只好说道:“好好好,你来你来,快点儿,别耽搁了!”

    白桐低头“抱歉”一声说道:“奴才冒犯了,郡主。”

    阙红颜此刻已经疼的满头大汗,只能勉强笑了笑,“无碍。”

    把阙红颜送回去之后,白桐便在就近找了一个君悦楼的人,让他去请了君悦楼的管事来。

    白桐不敢随便离开白止,就算对方是红颜郡主,就算那人看起来也的确像是红颜郡主,谁能保证她就绝对不会伤害他家少爷呢?

    朱雀国和白虎国已经一刀两断,红颜郡主当年突然消失匿迹,现在又突然出现,谁能保证这个红颜郡主就是少爷当年喜欢的那个红颜郡主呢?

    时过境迁,就算人是那个人,但是朱雀国若想要对付白虎国的话,万一利用红颜郡主来刺杀少爷,以少爷现在毫无防备的样子,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所有的一切没有人能够完全保证,所以他更要谨慎一些才行。

    他站在门口,等到管事的来了之后,便让其派来了一个医者,替阙红颜看了脚踝之后确定没有大碍之后,这才拉着少爷走了。

    路上白止一直沉默,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失落。

    白桐忍不住问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白止张了张口,没有开口,一路快步回到了房间之中,等关上了房门,白止才开口了。

    “红颜她……不记得我了,她刚才看到我的时候,完全没有认出我来。”

    白桐没有任何惊讶,他猜过各种可能,各种危险的可能,而这种也是他猜到过的其中一种。

    但是他能冷静,但是白止不能。

    白止咬了咬牙,转头看向了白桐,“白桐,我的那块玉佩你放哪里了?就是当初我和红颜把那块姻缘玉一分为二,她一半我一半的那半块玉佩,你还记得放在哪里了吗?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

    白桐提醒一声说道:“少爷,你忘了吗,在你祖奶奶死的时候,你就把那半块玉佩摘下放起来了。”

    白止顿时一愣,被白桐一提醒,顿时好像想起来了。

    他有些怔愣的坐在了凳子上,抬手摸了摸锁骨处,那里原本有一块戴了七年的玉佩。

    但是在他十四岁那年,朱雀国害死他的祖奶奶,红颜郡主同时消失匿迹之后,他就把那半块玉佩给摘了下来,再也没有戴上过了。

    他沉默下来,那张白嫩的脸上平常露出了一抹痛苦。

    整个房间之中,气氛渐渐沉重,渐渐压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