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那一夜留下的印记
    “这怎么可以,我是男人,虽然你不愿意负责,但是我不能没有担当,再怎么说也要对自己把你吃干抹净这件事情负责到底。”

    君无颜:“……”

    所以还能从“吃干抹净”这件事上结束了吗?!

    “你想负责是因为想要让小白认祖归宗?是为了小白?”

    君无颜想不出来其他理由,她不觉得只是因为那一夜,帝轩就能爱上她。

    她认为只会是因为小白,毕竟小白继承了帝轩的血脉,像这种血脉传承的特殊力量,恐怕一般都很注重子嗣。

    “是,但不全是。”帝轩看着她,从来没有移开过视线。

    “我想对你负责,是单单只是因为你,而我也的确想要认回小白,但并不一定是认祖归宗,因为我们这个血脉早就没有祖宗,整个玄武大陆之上,还继承着这个血脉的只剩下我和你为我生下的小白。”

    君无颜摇了摇头,“不,我不是为你才生下的,我是为了我,小白是我骨肉,我怀胎十月到生下他,期间当母亲的辛苦我全部都是第一次尝到,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是为了你。”

    她说的话很残忍,但是这就是事实,她从一开始与帝轩的缘分只是那一夜而已。

    之后到怀上小白,生下小白,都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去找帝轩,用小白去找。

    “我知道,你或许不相信,但是我们这一血脉是特殊的,最特殊的不是那股力量,而是我们每年一次的发情期。”

    “发情期?”君无颜错愕地看着他。

    “是,在祖宗留下来的古籍之中,我们只有一半血脉是人,所以我们拥有发情期并不奇怪,而发情期是从十八岁成年后开始,需要忍过一年又一年的发情期考验,然后遇到结束了我们这场考验的人,直到死亡,都会对那人忠贞不渝。”

    “所以对我来说,那一夜就是我与你情定的开始,不管你对我负责也好,不负责也好,你都是我的!我不会对你放手的。”

    帝轩看着君无颜的双眼,两人的视线在咫尺空间之中激情碰撞。

    他缓缓低头,更进一步,更进一步的想要吻上君无颜的唇瓣。

    君无颜看着他越靠越近,温热的呼吸带着暧昧的气氛撒在她的脸上。

    就在两人即将亲上的那一刻,君无颜却是突然抬手抵住了帝轩的胸膛,拒绝了他的更进一步。

    “抱歉,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那一夜或许对你来说非常的重要,但是那并不是我情动的开始,我对你还没有什么非嫁不可的感情。”

    她在最后一刻,理智将她按摩某人的温柔陷阱之中拉了出来。

    帝轩楞在了原地,他微微有些失落,抬手控制不住的摸了摸君无颜的脑袋。

    “我知道了,那么我给你时间,但是也仅仅只是时间,当初我没有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找到你,差点儿失去了你和小白,如今与你重逢,我抓住了你就不会再放手!”

    君无颜抬头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和小白遇到过危险?”

    帝轩抬手朝着君无颜的脖子后面摸了上去。

    君无颜一把抓住,瞪了他一眼,“你干嘛?”

    “在你的这里,我把你盖上了印象,就下了只属于我的印记。”

    帝轩笑了一下,收回手点了点他的脖子后面告诉君无颜说道。

    君无颜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但是却什么也没有摸到。

    帝轩微微眯了眯双眼,嗜血般的瞳孔顿时出现,君无颜脖子上靠近肩胛骨的白皙皮肤之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个金色的牙印。

    虽然没有看到心印记,但是君无颜也在那一刻,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感觉,这个感觉有些熟悉,似乎在之前的曾经感受过了一样。

    “就是这个印记,与我的心脏相连,它会在你危险的时候呼唤我去救你,在四年前就有过三次,可惜那三次我都在到达菀城之后失去了对你的感应,以至于没有在你和小白遇到危险的时候找你。”

    “第一次是只有一个呼唤,而第二次就出现了两个感觉,第一个是你的,第二个感觉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是也没回事,第三次就明显了一些,虽然当时还没有想到,但是我现在知道了,那是与我血脉相连小白。”

    帝轩回头看了一眼床上小白,是这个玄武大陆上,唯一与他拥有相同血脉的人。

    君无颜微微抿了抿嘴角,四年前的三次生命危险,那么应该是她和风行被君若怜的追杀是第一次,第二次是穆老头发狂的那一次,那时候她怀上小白已经有了六个月。

    第三次毫无疑问就是她生小白的时候。

    “这个印记除了会在我危险的时候呼唤你以外,还有其他的用处吗?能不能去掉?”

    帝轩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他不高兴的看着她,“你要我去掉印记?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