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黑化的君若怜
    一说到要把那已经到手的两百万两银子交出去,君行陆顿时不干了。

    “这怎么可以,就那么一个丫头片子能有什么用,还不如我去赌一赌,说不定能翻个倍呢。”

    君若雪嗤笑一声,看着自己的二叔,眼中是止不住的嫌弃。

    “我那二妹妹能摊上你这么一个爹,也真是够可怜的。”

    大夫人轻轻拍了她的手一下,佯装嗔怒的样子说道:“怎么跟你二叔说话呢,快点儿道歉。”

    君若雪撇了撇嘴,“对不起二叔。”

    毫无诚意的声音听在君行陆耳中,他到底也知道老大家对他的看不起了。

    他心中不屑,转身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书房,摸着手中温热的玄卡,这手啊顿时忍不住痒痒了。

    要不再去赌场赌两把,说不定翻倍了之后,就可以在明天把那本炼灵书给拍下来呢!

    越想越有可能的君行陆立马忍不住赌瘾,兴冲冲的跑出了君家,朝着京城的赌场而去。

    回去的君若怜去了一趟刘氏的房间。

    一推开门便看到坐在床边,抱着双腿一脸落寞和孤单的刘氏。

    “娘,若怜来看你了。”

    她走到桌子边,拿出一个杯子倒了一杯热茶端到刘氏的面前。

    “娘,你喝点儿水吧,你的脸色很不好,在这样下去你会生病的。”

    虽然君若怜知道刘氏对她并不怎么关心,也从来没有履行过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但是至少却比君行陆好一些。

    “啪!”

    刘氏突然抬手,翻脸无情的将君若怜端过来的热茶打掉,“咔擦”一声,杯子便直接落地,碎落一地,水溅四处。

    刚倒的热茶有些烫,被刘氏这样一打翻,茶水有不少直接泼在君若怜的手上。

    手背上顿时被烫红了一片,她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有些颤抖的手,冷眼扫向刘氏。

    怒火让她忍不住想要开口大骂,可是看到刘氏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她顿时心灰意冷。

    “那只镯子你为什么要那么在意?”她冷声问道。

    从一开始,刘氏就对那个镯子无比的在乎,几乎是当成了命一般天天戴上手上从不曾取下。

    而现在镯子一丢失,她就立刻变得这样生无可恋,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这不得不让君若怜怀疑。

    “镯子……我的镯子……”

    刘氏神情呆滞,只有在听到“镯子”的时候,她才有了几分生气,却也是伤心的情绪。

    “到底为什么,你要对三婶的那只镯子这么执着,那镯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啊!”

    君若怜几乎是低声吼着,她怒火中烧,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这个母亲,心中一次比一次悲伤。

    “不是她的!那是我的镯子!那是我的!那是,他给我的……”

    刘氏突然一声大吼朝着君若怜吼了回去,她满面怒容,只为争辩一句那镯子是她的,可是说道最后一句时,两行泪水从她眼眶之中流下。

    君若怜顿时眯了眯双眼,“谁给你的?那个‘他’是谁?”

    她心中有种不太好的猜测,但是她想要亲耳听到才能确定。

    刘氏却在这个时候回过神来,冷冷的看了君若怜一眼,她冷笑一声,用着好像对陌生人的语气说道:“这又关你什么事?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的这一生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和你爹毁了我!”

    “呵呵呵呵,是你们毁了我才对,既然你们那么不希望我出生。那么你们当初又为什么要生下我?我是你们的仇人吗?为什么问这么对我,为什么?!我可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啊!”

    君若怜忍不住后退两步,怒火夹杂着悲伤让她抑制不住的大吼着。

    她一把擦掉还没来得及流下的泪水,看着她的母亲刘氏,只为了等一个答案。

    “是仇人!你和你爹都是毁了我一生的仇人!就算你是我的亲生女儿那又如何?”刘氏冷笑,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走吧。”

    “不用你说,我也会走!”

    君若怜冷漠的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冲回自己的房间之内,无力的扑倒在床边。

    “仇人……仇人……原来她不仅没有把我当成女儿看待,还把我当成仇人?哈!”

    君若怜闭上双眼,埋头在手臂之间,趴在床上无声的抽泣。

    不需要了。

    她不需要了!

    什么家人,什么娘什么爹,她都不需要了。

    这个家不是她君若怜的,她没有这样让她心灰意冷甚至憎恨的家!

    家人的关爱她早就已经不奢望了,只是今天,她又得到了更残忍的对待而已。

    她该习惯的,毕竟,她又不是君若雪。

    她没有君若雪的七级精神力,她没有君若雪那么温柔又疼她的娘亲,她更没有那样严格却处处为她着想的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