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就叫他君清衍
    “交给你这个爷爷取名字那当然没问题,大名等下就你取的,小名我想好了,就叫君小白。”

    “哈哈哈哈,君小白?这名字也简单了,还不如老夫取的,老夫可是算进去了天地时利,以及你儿子的生辰八字,最后终于取好了!”

    穆老头神秘兮兮的说道:“就叫他清衍,姓君,字清衍。”

    君无颜看着怀中嘟着嘴巴,一边吐着小奶泡一边舒服睡着的小家伙,她低声揣摩着穆老头说的名字:“君清衍吗,嗯,好听。”

    君清衍,她的儿子,她一个人的儿子,只属于她的清衍。

    ……

    “咔擦!”

    帝轩猛然一把将手中的茶杯捏碎,双眼看向窗外天空。

    又来了。

    又是这种感觉。

    八个月前那一次的印记召唤之中就夹杂着这股莫名的心悸感。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存在在经历着危险一样。

    三个月前也有一次,同样是这个感觉,有种与他紧紧相连的感觉不停地在牵引着他。

    但是每一次他顺着印记去找,都在到达菀城之后那股感觉就瞬间断开。

    他扔掉手中的茶杯碎片,拿出干净的手帕擦掉手上的水渍,再一次起身抬脚走了出去。

    他一定要找到她!

    只是这时,墨雨从外面走进来,看了一眼地上的茶杯碎片,然后对帝轩说道:“王爷,宫里来人了。”

    帝轩微微眯了眯双眼,“什么事?”

    “似乎是皇上的口谕,需要王爷去前厅听诏。”

    帝轩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丢下一句,“本王去前厅,你去给本王备马。”

    “是,王爷。”

    王爷自从回到京城,这已经是第三次要他备马,身为帝轩身边的墨卫,该有的聪明他还是有的。

    看王爷这情况,肯定又是要去找那个叫“君无颜”的,可是“君无颜”不是已经来京城了吗?

    王爷又为什么不去见?

    墨雨不敢多问,王爷当初身受重伤都要去找那人,更别说现在,他只能乖乖的去给王爷备马,这才是身为四大墨卫之一的他该做事。

    战王府前厅——

    帝轩进去便看到皇上身边的老太监在厅内等着,手上没有圣旨,显然应该是给皇上带的口谕。

    “咱家见过战王爷。”

    老太监听到身后动静,立刻转身看向帝轩,恭敬的行了一礼。

    “何事?”

    帝轩坐在上首,目光居高临下的落在他的身上,浑身一股从战场上经历了无数厮杀而堆积起来的煞气,让下方的老太监顿时心中一凛。

    “咱家奉皇上口谕,请战王爷三天后进宫赴宴。”

    帝轩微微皱眉,“何宴?”

    “给圣女大人赐位之宴,皇上有令,不管战王爷这次找什么借口都必须进宫赴宴。”

    老太监说完,便抬头看了帝轩一眼,瞧见帝轩脸上一脸不悦之色,他顿时赶紧说道:“若是战王爷没有其他事了的话,那咱家就先告辞。”

    “嗯。”

    帝轩不悦的是那人又开始威胁他了,若不是在战场上受了重伤,他可一点儿也不想回这令人厌烦的京城。

    只是如今伤势已好,他又是为什么还不想离开京城呢?

    “墨风,去探探他的口风,皇帝到底想搞什么鬼?”

    屋顶上守着的墨风立刻刷的一下从原地消失。

    从走廊跟上那老太监的时候,墨风正好遇上墨雨,扔了一袋子银两给他,朝着那老太监的方向示意了一眼,墨雨立刻明白,拿着钱袋子追了上去。

    “蔡公公且等等,王爷吩咐我来送你出府。”

    蔡公公扭头一看,原来是战王爷身边经常跟着的那个墨卫。

    “真是让王爷费心了,咱家自己出府没事。”

    “没事,我们战王府里走廊太多,弯弯绕绕怕蔡公公找不着路,还是我来送你吧。”

    墨雨走上去,自然的伸手扶住他,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将那钱袋子塞进了蔡公公的怀里。

    蔡公公低头一看,呵,胀鼓鼓一个钱袋子,里面的硬疙瘩怕是不少!

    他顿时脸上涌出欣喜,又忽然想起什么赶紧咳嗽了一声收敛住神色,再快速把那个钱袋子塞进了衣袖之内。

    “原来如此,那就劳烦墨护卫了。”

    “蔡公公,听说最近圣女一家才在京城落脚不久,怎么皇上突然就要给圣女大人办赐位之宴了?这圣女的头衔不是早就已经下旨赐封了吗?”

    见人收了钱,墨雨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就拉着蔡公公无所顾忌的问道。

    蔡公公一听,原来是问这个,他一脸神秘兮兮的跟墨雨说道:“墨护卫有所不知,这次的宫宴说是赐位之宴不如说是赐婚之宴,皇上好像有意要替圣女赐婚给皇族中人。”

    “喔?那个圣女怎么个意思?”墨雨赶紧问道。

    谁知那蔡公公冲着他挤眉弄眼,墨雨突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