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铁笼子里的怪物
    “如果公子只是想买个贴身护卫保护自身安全的话,那我介意公子还是看看其他,毕竟那个怪物可是会弑主的。”

    君无颜顿时勾了勾嘴角,这老板娘也真是有手段,明知道不可控还偏偏说出来引诱她,这怪物的确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老板娘,既然都已经介绍到这儿,不如让我亲眼看看那怪物到底是不是我想选的那一个,如果不行我自然会放弃。”

    “既然公子想看,那就随我来吧。”老板娘冲着冲着君无颜挑了挑眉,绿豆眼眯成的一条缝儿到像极了一个财迷的商人。

    君无颜随她走到这奴店的后面,沿途穿过好几个房间,里面全部都是正在接受调教和训练的护卫。

    君无颜全部看过去,有不少护卫的身手的确是不过,说以一当十也不过,只是可惜没有一个和她的心意。

    她要的护卫可以不是很强,但只要有底子,她自己就可以教出一个强者来。

    老板娘跟着介绍到:“前面那些房间里的都是一二级玄师以下的护卫而后面这些房间里的可都是三级玄师,在护卫的标准里,我们奴店的三级玄师已经算是最高标准了。”

    君无颜疑惑的问道:“没有三级玄师以上的?”

    老板娘顿时掩唇一笑,“公子这是说笑呢,三级玄师以上那都是强者了,还用得着在我们奴店当下人吗?要不都是报效国家拿高待遇,要不就是被高官富甲请去当幕僚了,更有甚者去了大陆保疆土杀狍鸮,不过吧,要说三级玄师以上的,我们这里还真有一个,可惜不中用。”

    君无颜微微蹙眉,狍鸮(pao二声xiao一声)是什么?

    原主的记忆里倒是有这个狍鸮,但是知道的不是很多,只知道这狍鸮是一种玄武大陆上非常具有危害的一种生物。

    虽然非常危险,但是一般只出现在大陆的边缘,还没有在内陆出现过,所以厉害的玄师们一般都会去大陆帮守疆的将士们猎杀狍鸮,也能养家糊口。

    老板娘走在前面带路,转过一个拐角就走到了奴店的后院,那宽敞的院子里唯一摆放着的刘氏一个被盖着半边青布的大铁笼子。

    “公子,那怪物就在这铁笼子里,因为长得丑又不好控制,怕他吓着或者伤到了客人就只好将他关在这里,公子确定要看?”老板娘再一次问道。

    “看,当然要看。”

    她隐约感觉到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暴躁气息,很强大。

    而那股气息明显是从那大铁笼子里释放出来的。

    老板娘看君无颜这么坚决只好将那青布刷的一下掀开,露出了大铁笼子里的真面目。

    君无颜视线一移,看向了铁笼子里面蜷缩在角落的一个人,浑身脏兮兮的还有不少的伤口,整个人从上到下都是血迹斑斑。

    君无颜微微眯了眯双眼,很强烈,刚才那股气息从青布被掀开之后变得更加强烈了。

    仿佛已经抑制不住了一般,汹涌澎湃的就等着一个缺口,然后瞬间暴走。

    笼子里的那人明显在颤抖,那股气息应该是他体内的力量,可惜他抑制不住。

    那笼子里的人忽然抬头,刷的一下看向了君无颜,一张肿胀的脸上,左边青色右边血红,好像长了两块大胎记一般,青筋血丝还在皮肤表面密布,看起来十分骇人!

    一双眼睛更是充满了杀气,好像一头恶狼随时要发起攻击似的。

    也难怪那老板娘说他是个怪物。

    “老板娘,他叫什么?”

    君无颜淡淡的看着他的脸,心中分析了一下,这人脸上的肿胀和青红明显不是先天的而是后天造成的,只要找出原因的话,这张脸还能治。

    老板娘还以为君无颜会被吓一跳,毕竟那张脸谁看了都会忍不住害怕。

    但是她没想到君无颜如此淡定,就那么看着那怪物的脸和眼睛居然都不怕。

    老板娘心中一定,能有这般定力,看来是个不简单的小公子。

    “说来这怪物也是个可怜人,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说他没有名字,终身奴契是他的判刑。”

    “据说他十岁被土匪杀了全家抓到了山上,三天之后等城主派人上山剿匪时,却是看到整个山寨里尸横遍野,一百多个土匪全死了,只有一个小孩儿浑身鲜血淋漓的站在那土匪头子的面前,手中还抓着一把刀。”

    “城主府的人将他带下了山,交给了他的大伯父家收养,但是他的大伯父却忌惮他在山上杀人的事,一直不曾好好对待过他,大伯母更是害怕于他根本不敢接近,让他这性格越来越孤僻,一个人待在房间中,一待就是好几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