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脸疼吗?
    君老爷子锐利的眸子扫视过在场的所有人,连君行峰和君行陆都忍不住冷汗淋漓。

    强大的玄力让前厅内的空气沉重的使人无法呼吸。

    “很好,你们这是当我这个老不死的不存在是吧?我还没死呢,你们两家就瓜分起了老三家的东西?”

    就算他不喜欢君无颜这个废物孙女,但是既然是君家的血脉,那就算不栽培也不会让她这个小姐过的太委屈。

    吃穿住行他也是吩咐过李氏的,但是没想到老三的遗孀居然在清风苑是这么过来的。

    他从不曾去清风苑看过,清风苑也是他看在老三的面子上留给君无颜的,但是现在看来,清风苑留下了,清风苑内却是被其他二房给洗劫一空了!

    还真是他的两个好孙女!

    “这君家还轮不到你们来当家做主!”

    “无颜,自己回去整理物品清单,明天交给大伯母,三天后所有东西全部都还回清风苑,没了的你们自己想办法弥补!”

    “谢谢爷爷。”君无颜顿时笑着眯了眯双眼。

    君老爷子站起身,目光冷冷的扫向君若雪和君若怜,“跟我来书房。”

    “爷爷,我……”

    “立刻滚过来!”君老爷子怒吼一声,让那君若雪顿时不敢多说一个字赶紧起身跟在他的身后。

    君若怜看了君无颜一眼,低声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用得意,很快我就会让你永远也得意不起来!既然上一次你命大没死,我就不信你还能有九条命!”

    君无颜嗤笑一声,无所畏惧的挑衅道:“那就来啊,看看是你先弄死我,还是我先整死你!”

    “哼!”

    君若怜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吃完饭的君无颜,笑眯眯的对坐在桌子边食之无味的大伯父二伯父两家说道:“大伯父大伯母,二伯父二伯母慢慢吃,我就先退下了,果然还是和大家一起吃最好,以后每天晚上劳烦大伯母派人来叫我一声,谢谢了。”

    等她走了之后,君行峰“啪”的声就将碗筷摔在桌子上,脸上神情十分阴沉难看。

    “大哥,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君无颜越来越像当初的老三了?”

    君行陆心里也是憋着一股火,他早就把老三家那几样东西弄到赌场里赌的差不多了,现在让他还回去,他怎么还?!

    “像,当然是像极了,都是那么让人厌恶!”君行峰冷冷的说道,语气之中的恶意似乎比任何人都多,尤其针对于他的三弟,君无颜的父亲。

    自己女儿被带去了书房,李氏也是没心思继续吃下去,放下碗筷,起身离开时对君行陆夫妻说道:“既然父亲都已经那么说了,那你们家那里若怜拿去的东西就尽快交到我这里来吧,到时候我也好到父亲那里交差。”

    “行峰,我们回去吧。”李氏和君行峰便先离开了前厅。

    而留下前厅之中坐在桌子边一动不动的刘氏,和骂骂咧咧的君行陆。

    “真是晦气,也不知道爹突然给那个废物做什么主,老三都死了,还养着那么一个废物干什么,还不如卖了能赚两个钱呢。”

    “我说你也是,就那么一个镯子你非要戴在手上显摆什么,你就算戴着也没那老三家的好看,要不是因为你,那废物也不至于突然想起这件事,真是气死我了!”

    “给我摘下来,看着就火大!”君行陆一把抓住刘氏的手腕,就要把那个金镶玉的红镯子给摘下来。

    谁知刘氏突然一把将君行陆给狠狠地推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将君行峰一个大男人给直接推倒在地上。

    “不!不可能!谁也别想抢我的镯子,这是我的!月倾城,月倾城,这不是你的镯子,这是我的!”

    说话的刘氏抱着自己的手腕上的镯子,似乎有着疯疯癫癫一样,对那个镯子似乎有种异常的执着。

    她转身冲出了前厅,仿佛怕谁会把她的镯子抢走一般。

    “哎哟你个该死的臭女人,居然敢推我,你是想找打吗?!”

    君行陆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也是没想到自己妻子的反应会那么大,皱了皱眉,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离开了前厅。

    外面的奴才见主子都走光了,这才敢进去收拾桌子,只是对于今晚发生的事,谁都是面面相觑的一脸不敢置信。

    而早已经出来的君无颜经过走廊拐角时,忽的看到了之前那个给她送饭盒的小丫鬟。

    而那个小丫鬟一看到她出来了,顿时和旁边的几个丫鬟一起紧张的退到旁边,小心翼翼的给君无颜让出了一条道来。

    她嘴角一扬,走到那小丫鬟的面前,伸手捏住了那小丫鬟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她的尴尬的通红的脸。

    “疼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