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 姚擎婪的目的
    那镯子的确如君无忧所说,之后三天一直都没有什么情况发生。

    君无忧依旧能吃能睡,依旧活蹦乱跳,甚至不知为何自从那一次做了噩梦之后,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准确来讲,就是君无忧不再像以前那么经常性的发呆了。

    那种就好像少了几缕魂儿,然后现在回来了一缕一样。

    不过也仅仅只是不再经常性的发呆而已。

    天香时不时就要看一眼君无忧手腕上的镯子,每天都检查十次她的身体,就连睡觉前睡觉中间睡觉后都要检查三次。

    天香不怕某些人直接杀上门来,但是就怕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了解的东西。

    往往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地陵一大早便现身两人的营帐内,因为今天便是历练的第五天了,君无忧的三天休息时间已经过去,她的腿也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加入历练了。

    地陵过来再给君无忧检查身体,那个镯子他们也想了不少办法,消息也传到了君湛那里,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镯子到底是什么回事。

    君湛这几天本来也忙的脚不沾地,但是听到君无忧这边出了情况时,这个女儿控的老爹当时就摔了事务要下界来找君无忧。

    要不是秦璃阻止的快,估计现在君湛已经出现在这里了。

    没办法,君湛现在绝对不能离开第七神界!

    那一次大战谁也不知道到底最后怎么样了。

    后面似乎有人传出不少消息,什么君湛被姚擎婪重创受了重伤,或者姚擎婪将君湛和楚廉两人都打败了,又或者有人看到姚擎婪重伤昏迷,被人给抬回了第三神界。

    然而对于这些传言,君湛当时听了顿时暴起一声大吼,“都特么是扯淡!”

    姚擎婪那个阴险小人居然在战斗之时溜了!

    堂堂第三神界界主居然在和他的战斗之中溜了!

    这简直把君湛恶心坏了。

    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就算了,姚擎婪不可能来白跑一趟,突然在战斗之中溜走,有两种可能。

    一是姚擎婪自觉赢不过他,所以不想战斗溜了,二是姚擎婪在暗中还做了其他手脚,而极有可能他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作为在这里吸引他注意的诱饵,他自然要在目的达成后撤退了。

    比起前面一个完全不靠谱的可能,君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第二个。

    不用说,这个目的绝对是针对他家宝贝女儿的。

    这些人根本不会死心,一定会想尽办法抓住他的宝贝女儿来威胁他。

    君湛只能给地陵那边去了消息通知他们一定要警惕!

    现在这边第七神界上上下下的天梯绝对已经被人盯死了,他不能派人去支援,也暂时只能希望地陵他们能保护好他的宝贝女儿。

    秦璃安抚好君湛之后,两人就立刻安排人,查阅了大量的古籍,却根本没有查到半分关于那玉镯的。

    甚至都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能将那玉镯从君无忧的手上取下来。

    当初

    君无忧还怕摔碎了它,可是被各种摔,被各种敲击碰撞,被各种玄力破坏等等都完全弄不坏这个手镯。

    甚至这个手镯经历了这么多的破坏,却连半分划痕都没有留下。

    这么惊人的材质简直连第七神界界主府的炼器师都惊动了,要不是处于关键时刻,恐怕早就已经和君湛一样来第十神界找君无忧了。

    没办法,天香和地陵也只能看着君无忧手上的玉镯干瞪眼了。

    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君无忧每天的身体检查还是不能断。

    “已经检查好了,没有问题,不过等下进入月魔森之后,天香你尽量和小姐待在一起,就算被分开了也要尽快完成任务和小姐汇合。”

    之前老爷传下来的消息他们已经得知,第三神界界主姚擎婪亲自出手转移老爷和第七神界的注意,肯定是暗中做了什么。

    他们必须打死一万分的精神,恨不得君无忧身边一定不要离人。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他们若是真的这样做了,恐怕才是真的会引起注意。

    幸好将星学院是封闭式学院,在进入战场训练候选名单之前,任何人都不能离开学院,所以里面的人就算知道君无忧的身份也没事。

    他们早就已经把将星学院的所有人调查过了,至少将星学院里面的人目前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外面没人进的去,里面就绝对不会有消息出的来。

    别忘了,他们可是也在学院外面设了防。

    “好,你放心,马轲那边我已经给了他竹哨,你在月魔森外安排人了吗?如果有情况的话,让你的人听到竹哨就立刻赶去支援。”

    天香这边也做好了以防万一的准备。

    早就已经洗漱收拾好了的君无忧一个人坐在床边,手上拿着早饭像个小仓鼠一样吧唧吧唧的不停吃着。

    “已经安排好了,放心吧。”

    地陵也听说了狼王那次的事,所以他暗中征得了姜维院长那边的同意,在历练期间可以安排在月魔森外守着,不过不能让其他学员发现。

    “那就行,时间已经到了,我先带小姐去集合了,你们也小心。”

    天香走到床边,看到吃的腮帮子鼓鼓的君无忧,她顿时一笑,伸手拿出手帕擦掉君无忧嘴角的饭粒,“小姐,吃好了吗?我们该出发了。”

    君无忧点点头,把手中的碗筷递给了天香,“嗯嗯,已经吃好了,肚子饱饱的,很有力气。”

    天香接过碗筷就放进了纳戒里,她牵着君无忧的手,耐心的说道:“从床上下来试试,应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君无忧从床上下来,穿着两只蓝色小鞋子的小脚踩在地上,时隔三天再次触地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她微微用力踏了踏,抬头便看向了天香开心的笑道:“天香,已经不疼了。”

    “真好,那我们走吧。”

    “嗯嗯,地陵晚上见。”

    君无忧冲着地陵挥了挥手,便和天香一起出去了。  地陵收回手,目光扫视了一眼营帐之内的结界,抬手间一道光芒闪过,那原本的防御结界顿时变得更加牢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