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痛苦的梦境
    她拿着镯子走出了医者营帐,马轲紧跟着就出来了,看到君无忧站在原地一脸懵逼的看着一个镯子。

    “干嘛呢,一脸的傻样儿,这镯子有什么问题吗?嗯?血玉镯,挺好看的啊。”

    马轲戳了戳君无忧的小脸蛋,笑着说道。

    君无忧对于某人的小动作,她鼓了鼓小脸蛋,可把马轲给萌死了。

    要是自己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那简直幸福死了!

    君无忧愁着一张脸说道:“这镯子刚才从我的手腕上掉了下去,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这只镯子啊,嗯……是我记错了吗?”

    马轲顿时挑眉,看了一眼那血红的玉镯子,沉吟了一下,便说道:“如果是真的记不起来的话,那我看最好还是把它扔了,这镯子不是你的却出现在你的手腕上,你有之前碰过这镯子的记忆吗?”

    君无忧摇了摇头,“没有,我都没有见过这个镯子。”

    “有点儿诡异,还是把它扔了吧,万一是个脏东西的话那就麻烦了。”马轲立马对君无忧道。

    君无忧点了点头,也觉得这样做比较好,便走到营地的边儿上,以防万一被别人给捡了去,两人直接将那镯子给挖了个坑埋了。

    马轲把君无忧给送了回去之后便也回了男生所在营地那边。

    “小姐回来啦,热水已经准备好了,我帮你先洗个澡然后就好好睡一觉。”

    天香早就已经在营帐中准备好了点心水果和热水。

    别看这营帐外面跟别人的没什么两样,可是有天香在,她直接收拾了一番,拿了一些东西出来,整个营帐之中顿时被灵气充满,甚至还布置下了一个防御结界,直接将整个营帐弄得固若金汤。

    君无忧洗过澡之后躺在床上,没错,就是床,除开历练的时候,天香对于君无忧的生活可是一丝不苟,简直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怎么享受怎么来。

    纳戒用来干什么的?

    答案,出门在外,当然就是用来装各种生活用具的,锅碗瓢盆必备,灵果丹药药草必须,灵器衣服以及各种大大小小的东西都带齐全了。

    要不是纳戒的空间有限,君湛那个女儿控甚至都想直接给君无忧装一个家进去了。

    君无忧躺在软乎乎的床上,疲惫了一天的身体很快就陷入了梦乡之中。

    只是,似乎她做了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梦。

    梦中是白茫茫的世界,梦里有个女子,一个黑发女子,她看不见那个女子的脸,只看到无数人将她包围,各种武器对准了她,各种玄力攻向了她。

    女子站在一道城墙之上,看着下方那些包围着她的人。

    虽然君无忧看不到梦中女子的神情,可是却不知为何一股悲伤涌上心头,似乎那个女子也是如此,痛苦,愤怒,悲伤,好像被人背叛了一般。

    站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所有人充满怒火的视线之中。

    每个人的嘴都在不停的说着什么,似乎是在质问着她。

    那孤单又瘦弱的身影被痛苦的气息完全笼罩。

    她尽力的去听,那些人的声音渐渐的传进她的耳中。

    &

    nbsp;“君无颜……”

    “……骗子……”

    “君无颜!为什么要骗我们?!”

    “公子!无忧公子!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是假的,都是假的!”

    “你这个骗子!你骗了我们的感情!”

    “君无颜,你这个冷血无情的蛇蝎,你杀了自己的爷爷,杀了自己的亲人,杀了君家所有人,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该死!”

    “无忧公子!我不相信你是骗我们的,快说啊,快告诉我们,你没有骗我们!”

    刚开始只是零星的一句或者几字,到后面一大波不断歇的无数质问话语,从四面八方涌向了君无忧的耳朵。

    那些声音不知为何竟是让君无忧痛苦极了。

    然而就在这时,梦境之中,那站在墙头上的女子突然飞了起来,她在半空之中看着那些人,依稀看到她的嘴巴动了动,似乎说了什么决绝的话语。

    等到她说完,无数精神力从女子身上释放出来,将她笼罩在其中!

    梦境的画面开始跳跃,突然,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疯了一般飞快的冲向了那个被自己精神力笼罩住的女子,然而下一秒——

    一声无声的轰然爆炸将所有人都震惊了。

    有人疯了,痛苦的仰头大吼。

    有人慌了,转头就跑。

    有人愣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错误。

    然而这些一过,下一秒梦境变成了一血流成河,尸堆如山的画面。

    那道高大的身影如杀神一般站在其中,画面之中,那人呆滞的仰头看天,他张了张口,一道声音传进君无忧的耳中:“无颜……”

    “啊!”

    君无忧猛然睁开了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整个人仿佛受到了打击一般,刚刚醒来,身上竟然还带着梦境中遗留的痛苦。

    刚才那声音……

    “小姐?!你怎么了?”

    天香赶紧醒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君无忧的床上,担心的看着她问道。

    呆呆坐在床上的君无忧缓缓的抬头看向了天香,刚对上视线,天香却是猛然楞在了原地。

    “小姐,你怎么了?梦到了什么?”天香伸手,指腹从君无忧的脸上擦拭了一下,一滴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被她擦掉了。

    “我……怎么了?”君无忧楞楞的问道。

    天香抓住君无忧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看向君无忧说道:“小姐,是不是白天被那地魔狼王给吓坏了,不用怕,有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别怕。”

    君无忧摸了摸自己的脸,她不知道天香看到什么,可是她若是知道了,就肯定知道为什么天香会一下子就震惊了。

    稚气未脱的她的脸上,不知为何带着一抹浓郁的悲伤,从她眼中流出,从她泪水中反映而出,那悲伤和痛苦就好像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打击一样。  天香从来没有看到过君无忧的脸上露出过这种神情,一直都是呆呆傻傻的她家小姐,应该从来没有遭受过什么打击才对,可是为什么表情会这么悲伤和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