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3章 灵魂附体,玉镯再现
    “啊,那只鞋子就算了吧,已经弄脏了,都是血迹,等下拿双新鞋子出来穿。”

    “不不,那双鞋子我才穿一次呢,娘亲说了不能浪费。”君无忧坚持说道。

    天香顿时笑了笑,“那好,那就捡回去吧。”

    她背着君无忧到狼王的尸体那边,一只鞋子在地上,一只鞋子在狼王的尸体上,地上那只天香空出一只手来捡到了,不过尸体上那只天香就够不到了。

    莫窗和马轲准备搭把手,不过君无忧主动说道:“我来我来!”

    她在天香的背后,伸出左手够住了那只鞋子的后面,一把拿了下来,却恍惚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她手腕处掉了出去。

    她微微一愣,疑惑的看了一眼原处,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掉下去,她皱了皱鼻子,便将鞋子收好。

    “好了天香,我们可以回去了。”

    “嗯,走吧。”

    四人相互搀扶着往回走,回去的路上还算顺利,基本没有再遇见什么中级魔兽,亦或者魔兽群之类的。

    有一两个落单的,也被莫窗给直接解决了。

    然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却有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庞大的地魔狼狼王尸体之前,一团青色的烟雾缓缓的升起,在阴森的森林之中,飘飞在血腥味儿极重的空气中,围着狼王的尸体绕了一圈。

    那团青色烟雾似乎在考量着什么一样,最后停留在狼王的伤口处,下一秒便直接顺着那个伤口钻进了狼王的尸体之内。

    一会儿的安静之后,突然间,一道青光从狼王的尸体上释放而出,将狼王的尸体整个笼罩在其中。

    一股古老的力量微弱的朝着周围释放着威压,驱散周围因为血味儿而来的魔兽们。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空也已经完全一片漆黑,被黑暗笼罩下的月魔森更是十分的阴森和诡异。

    那青光持续了不知多久,似乎到了半夜之后,才终于有了动静。

    “呜……”

    一声小小的声音突然从狼王的尸体上传来,声源正是狼王的狼口。

    可是,令人更加震惊的是,地上的狼王尸体突然就动了一下,尸体啊,尸体竟然动了!

    这可是已经死去半天的尸体,现在突然动了,简直就是诈尸啊!

    黑暗之中,一双绿色的眼睛突然睁开,一对凌厉的眼神从眼眶之中露出。

    该死,这尸体太难融合了……

    帝轩缓缓的动了动那僵硬的四肢,腹部到背部的伤口已经被他用力量愈合了,但是这毕竟是魔兽的尸体,而且还是已经死去了好一会儿的,融合起来实在是困难。

    他慢慢的将自己的身体翻过来,四肢趴在地上,狼狈的狼头在半空中甩了甩,似乎感觉已经融合的差不多了,他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四肢着地行走的感觉真的是非常别扭,但是没办法,他现在急需找到一具可用身体,哪怕是尸体也好,哪怕是魔兽的也好,只要是刚死不久的。

    之前的那些低级的地魔狼群的尸体虽然挺多,但是没有一具能够承受得住他的灵魂,后面发现这头狼王的时

    候,不得不说他的运气算是不错的了。

    只能暂时用着,等之后再想办法弄一具人形的身体。

    帝轩安慰着自己,多走了几次之后,终于习惯了这种四肢着地看着行动的感觉。

    他微微动了动眼睛,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他眼中出现,一瞬间,那金光融合进了绿色的眼眸之中,顿时那一双邪魅的狼眼变得非常有神圣且古老的感觉了。

    他转头看了一眼君无忧等人离开的方向,一双眼睛之中流着浓烈的不舍和坚决。

    他抬脚迈出一只前肢,身体调转,下一秒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

    等我,等我!

    我会很快找到合适的身体回来陪伴你,一定要等我,无颜!

    庞大的狼影在阴森的森林之中慢慢的消失,一瘸一拐的似乎身体也受了一些伤。

    随着狼影的消失,整个森林便顿时再次安静了下来。

    已经回了营地的君无忧四人完成任务的速度竟然也不算慢,成功成为了前十名,而后面陆陆续续还有不少的学员返回。

    可见第一天分派的任务虽然听起来简单,但是恐怕也不是真的那么容易完成。

    其中有两组搭档和君无忧马轲一样运气不太好,遇到了中级魔兽,不过幸好附近有其他组的学员,一起联手解决了那两头中级魔兽。

    “君无忧同学,马轲同学,你们两人去让随行的医者看看伤势,然后让医者安排出具体的休息时间过来。”

    君无忧看了一眼天香,挥了挥手便跟马轲一起过去医者那边的营帐了。

    里面有两组学员陆续出来轮到君无忧和马轲两人的时候,两人一起进去了。

    “男的去左边,女的来右边。”

    两人乖乖的分了左右。  给君无忧检查伤势的是一位女医者,看过君无忧的双腿之后,从刚开始的皱眉到之后便微微一笑,“界主府的药果然不一般,恢复的很好,接骨的人手法也不错,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给你另外开药了,明

    天后天休息两天,大后天就可以加入训练了。”

    “好了,起来吧。”

    君无忧坐起来,放下自己的裤管,眨巴眨巴双眼乖乖的说道:“好的,谢谢医者导师。”

    “嗯没事,这是伤势检查单,上面写了休息时间,你们拿回去给你们导师看了就行。”

    “好的。”

    她刚接过检查单,正准备看看事,手腕上突然传来一阵冰凉的沉重感,竟是如铁块一般硬是将她的手一下子压了下去,有什么东西从她手腕上突然滑落,“啪”的一下掉到了简易床上。

    君无忧和医者同时一愣。

    “嗯?一个镯子?君无忧同学,把你的镯子戴好,幸好掉到了床上,这要是落到了地上可就碎了。”

    医者看了一眼之后就淡定的说道。

    君无忧却是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她今天老觉得这左手不对劲,一会儿好像掉了什么东西,一会儿又掉了一样东西,还是个血红色的玉镯子。  她捡起玉镯子,满脸懵逼,自己有这个镯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