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谨言花晓梵 第四百七十三章 白生了两个儿子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少奶奶,只要能一直陪在谨言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花晓芃十分的平静,脸上依然带着微微的笑意,“听说你原本是想把两个孩子都收养的,可是孩子的母亲临时反悔,抱走了一个,真遗憾,兄弟俩要分开了。”

    “没关系,他们应该会跟着自己的父亲一起生活。”安安慢条斯理的说,故意在“父亲”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就算finn不让她说出去,她也要引导花晓芃往那方面想。

    她的孩子怎么可能像土拨鼠一样,一直藏在地底下,不见光呢。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孩子跟你很像。”

    “是我的儿子,当然跟我像了。”安安冷冷一笑,眼睛里含着一种挑衅的、得意洋洋的神采。

    她有两个儿子,花晓芃只有一个儿子,她终究胜利了一回。

    花晓芃笑了笑,“豪门里大都重男轻女,只有谨言重女轻男,每天抱着女儿爱不释手,还说要为了她修改家规,让她来继承家业。我们家儿子每天眼巴巴的瞅着父亲,想要抱抱,可他一抱着女儿就不放下了,压根不理会儿子。我说了好几次,他也不改,就是重女轻男,没办法。”

    安安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女儿再好,也是要嫁出去的,我听说陆家家规森严,女儿嫁出去了,要回娘家还要申请呢。”

    花晓芃噗嗤一笑,“是啊,可是以后谨言继承了家业,要怎么修改家规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而且他说了,自己的女儿绝不外嫁,我都有点替以后的女婿担心了。”她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安安在心里抓狂,她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陆谨言喜欢女儿,当初,她是强烈要求要两个儿子,坚决不要女儿,决定儿子才是靠山,早知道就做一对龙凤胎了。

    什么东西都是物以稀为贵,儿子那么多,女儿只有一个,当然是心尖宠,宝贝的不得了。

    失策,太失策了。

    “像谨言这么优秀的豪门公子,身边永远都不会缺乏女人,要是哪一天,他在外面有了私生子,还要领回家来,你会不会很崩溃?”

    “领回家?那是不可能的!要是真有人盗了他的种,他是绝对不会认的,也不会让他踏进陆家的大门一步。”花晓芃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安安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她有办法让陆谨言认,只要她以死相逼,陆谨言就不得不认。

    她不仅会让儿子认祖归宗,还会帮助他们成为未来的继承人。

    这个时候,许皓钧从里面走了出来,“妈咪,我们回去吧。”

    “看过小弟弟了,可不可爱?”花晓芃微微笑得抚了抚他的头。

    “可爱,不过还是我自己的小弟弟更可爱。”许皓钧牵起了母亲的手,乌黑的大眼珠子里闪过了一道狡黠的微光。

    安安瞪了他一眼,花晓芃的儿子哪里能跟她的儿子比,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

    花晓芃带着儿子离开了,进到车里,她极为小声的说:“办好了吗?”

    “当然,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办不好呢?”许皓钧得意的挑起小眉头,把口袋里的密封袋交给了她。

    回到陆宅,陆谨言正在抱着女儿,给她喂奶。

    保姆则在一旁给小晔喂奶。

    永远都是受冷落的弟弟。

    花晓芃在心里叹了口气,从保姆怀里接过儿子,让她出去了。

    给儿子喂完奶,她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修罗魔王,你有没有去看过安安的孩子?”

    陆谨言皱了下眉头,“我为什么要去看她的孩子?”

    “也是,现在你避嫌都来不及呢,要是真去了,被狗仔拍到,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她带着一点阴阳怪气的说。

    陆谨言哪能听不出来,她的心里终究有疙瘩,不能完全相信他。

    “身正不怕影子斜。”

    花晓芃叹了一口气,尾音拖得比哈雷彗星的尾巴还长。

    “人言可畏,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例子,你总知道吧。安安住着你的别墅,开着你的豪车,刷着你的信用卡,这是事实。你要说她不是你包养的情人,连傻子都不会相信。”

    陆谨言深黑的眸子闪动了下,“全世界的人不相信我都没关系,只要你相信就行。”

    花晓芃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小啜了一口茶,“我持保留意见。”

    陆谨言的肩膀颤动了下,这是一瓢凉水,从他头顶泼了下来,浇得他一阵透心的凉意,“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花晓芃呵呵的冷笑了两声,“你要是跟她解除雇佣关系,彻底的断绝联系,我才会相信,否则我会一直持保留意见。信任也是需要有基础的。要是我买一栋别墅,给一个小鲜肉住,让他吃我的、穿我的、花我的,然后我解释说,他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我包养的二爷,你会相信吗?”

    陆谨言语塞,把女儿放回到摇篮里,起身去书房,拿出了一叠文件。

    这是他和安安签订的协议书。

    花晓芃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并没有提到他让安安做什么,或许还有另一份保密条款吧。

    “我相信你和安安是雇佣关系,但是日久生情,或者假戏真做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至少安安对你是这样。女秘书和老板也是雇佣关系,但搞到一起的概率高达70%。陆谨言,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背后议论我,笑话我。他们说我的婚姻依然和四年前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表面上光鲜亮丽,是龙城第一少奶奶,实际上就是个豪门怨妇,安安才是真正的赢家。”

    陆谨言郁闷、烦躁、抓狂,都是该死的finn给他惹出这么一个烂摊子,让他来收拾残局。

    “你今天不是见过安安的孩子了吗?有哪一点点像我吗?”

    “凯罗告诉你的?”她柳眉微蹙。

    “安安给我发了微信。”他走到吧台前,倒了一杯零度鸡尾酒。

    花晓芃一把抓了过来,猛灌了一口,“你知道别人都怎么说吗?孩子要不是安安生的,就是代孕的,找个女人给你们俩生孩子,再以收养的名义把孩子抱回来,神不知鬼不觉,瞒天过海。而我,就像个蠢货一样,被你们玩弄在股掌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