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母子合谋
    许若芳把佣人叫了过来,带着小奶包到楼上玩玩具,他们要谈论的话题,不适合让小孩子听到。

    喝了一口果汁,她的声音慢慢悠悠的传来:“刚一回来就看到你老公的绯闻,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他跟安安还在纠缠不休呀。”

    花晓芃摆摆手,解释道:“都是谣言,他是躺着也中枪,孩子是安安领养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晓芃,你总是这么天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孩子跟安安长得一模一样,不是她生的就怪了。”许若芳撇了撇嘴,在她的眼里,花晓芃是个直率而单纯的女人,没有城府,没有心计,纯的像一朵盛世白莲花。

    花晓芃咽了下口水,脸上带着一种不以为然的神色,“我看过孩子的出生证明和领养协议,他的生母和安安长得有点像,所以,他才会看起来像安安。再说了,要是安安怀孕了,她身边总有人会知道吧,怀着双胞胎,肚子那么大,怎么可能瞒得过周围的人呢。”

    许若芳拍了拍她的手,“晓芃,孩子不一定非要自己生的。”

    “什么意思?”她眨了眨眼,一点困惑之色从眼底闪过。

    许若芳搅动了下手里的果汁,把声音放低了:“如果她和陆谨言找这个女人代孕,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用领养的名义,把孩子抱回来,这样就能瞒天过海了。”

    花晓芃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掠过了一阵痉挛。

    是啊,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让安安自己生就太明显了,找代孕才会神不知鬼不觉。

    至于这个跟安安撞脸的女人,也是精心挑选的吧,这样即便外人怀疑起来,也能有说辞:不是因为孩子跟安安长得像,而是因为孩子的母亲跟安安撞了脸。

    她端起茶几上的果汁,慢慢的喝了一口,眼帘低垂着,把所有的情绪都埋在了杯缘后面。

    当她再次扬起眸子时,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以陆谨言的性格,不可能为了生个私生子而处心积虑的谋划。”

    许若芳耸了耸肩,“他想要拴住你,又舍不得交往多年的旧情人,只能出此下策了。”

    花晓芃的心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拧绞了起来,“安安不是他的情人,只是他的下属,他们是雇佣关系。”

    许若芳摊了摊手,“下属变成情人的例子数不胜数,很多女秘书跟老板就是这样的关系。在跟你结婚之前,安安是唯一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可见感情还是很深的。”

    花晓芃垂下了眸子,没有再说话,她的心绪乱了,如同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许若宸扶住了她的肩,“不管是真是假,都要弄个清楚,不能让陆谨言觉得你好糊弄,好欺骗,否则以后还会变本加厉。”

    这话一针见血,戳中了她的要害。

    “我已经派人去查找孩子的生母了,只要找到她,就能真相大白了。”

    “光靠阿琪可不行,让我来帮你,就算陆谨言把她藏了起来,我也能挖出来。”许若宸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阴鸷的寒光,只要陆谨言真的做了,就别指望可以瞒天过海。

    回去的路上,她的心情十分的沉重。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头顶灿烂的阳光被厚重的乌云遮蔽了,黑压压的,让她透不过气来。

    陆谨言会为了和情人生一个私生子,而费尽心机,筹谋划策?

    他有这么多的闲工夫吗?

    她望着外面川流不息的车辆,一点狡狯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

    其实想要查清楚真相,不一定要寻找到生母,还有另外一种办法。

    她搂住了儿子的小肩膀,“听说安安阿姨收养了一个小宝宝,待会我们一起去看看小宝宝怎么样?”

    许皓钧双臂环胸,望着她,目光犀利如炬,“你是不是想看看那个小宝宝有没有一点像魔王爸爸?”

    她狠狠的呛了下,低咳了好几声才匀过气来,什么事都瞒不过这个小人精。

    “你待会要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许皓钧眨了眨眼。

    花晓芃俯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把一个小密封袋放进了他的口袋里。

    他点点头,狡黠一笑,“知道了,妈咪。”

    她吩咐凯罗去了一家婴儿用品店,买了些孩子用的东西,一路开去半山别墅。

    安安正带着孩子在院子里晒太阳,看到花晓芃过来,连忙让保姆把孩子抱了进去,唯恐花晓芃伤害到她的孩子。

    “什么风把陆夫人吹过来了?”

    “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你当了妈妈,我当然要来祝贺一下。”花晓芃微微一笑,表情平淡如风。

    “陆夫人太客气了。”安安勾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

    她回来这么久,陆谨言都没有来看过她,也没有看过孩子,仿佛把她遗忘了。

    她不要遮遮掩掩,就是要跟花晓芃正面较量,她只有一个儿子,而她有两个儿子,在数量上秒杀她。

    许皓钧走了过来,轻轻地扯了一下她的衣角,“阿姨,我能进去看一下小弟弟吗?”

    安安朝他露出了一丝笑意,他不是陆谨言的儿子,也不是他儿子的竞争对手,不需要太在意,“去吧。”

    许皓钧朝她灿烂一笑,走进了客厅。

    花晓芃让凯罗把买来的东西提了进去,自己并没有进去。

    “孩子快满月了吧,有没有计划摆满月酒,到时候我一定会包一个大红包的。”

    安安阴阴的瞅了她一眼,“别人都在怀疑我的孩子是谨言的,你不怀疑吗?”

    花晓芃笑了笑,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男人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是很正常的,是或不是,又不会影响到我的地位,需要在意吗?”

    安安震动了下,她的回答让她有些吃惊,“你就这么确定,少奶奶的位置会一直是你的?”

    花晓芃耸了耸肩,笑意更深了,“我是内定的,谁敢换?”

    安安像被马蜂蛰了一下,嘴角狠狠一抽,她差点忘了这一点了。

    要不是这个原因,陆谨言也不会娶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