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奶爸争夺战
    陆谨言的脸上乌云密布,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狂风暴雨的气息,“你跟着我多久了,连最起码的规矩都忘了?”

    在他这里,从来没有先斩后奏这一条!

    finn咽了下口水,滋润干燥的喉头,“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同意的。”

    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你造出来的不是两个东西,是两个人!”

    “boss,安安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她想要什么,我们都很清楚。就算我们找到可以代替安安的人,也不能保证他能像安安一样听话,或许他会比安安更加的贪得无厌。这是一劳永逸的最好办法。”finn的声音很低,但很清晰,“所有的责任都由我来承担,我保证一定不会给你留下祸端。”

    “你该死的打着我的名义,就是祸端!”陆谨言深黑的冰眸掠过一抹阴鸷的戾气。

    finn耸了耸肩,“我已经让安安发了朋友圈,说孩子是领养的,她怕我把孩子抱走,不敢乱说的。”

    陆谨言从牙缝里吸了口气,心里的怒气并没有因此消除,他只想安安逸逸的当他的宠妻狂魔,不想被这些该死的破事困扰。

    finn出去之后,直接去找花晓芃了。

    “夫人,这是孩子的出生证明,和领养协议。这件事没有事先向你和boss汇报,是我的失职,我很抱歉。”

    花晓芃也看到安安的朋友圈了,不用猜都知道,她是迫于压力才这么发的。

    孩子跟她长得这么像,说是领养的,谁信啊!

    不仅她不信,名流圈的吃瓜群众们也不信。

    至于那几张纸,完全可以伪造!

    “她还真厉害,找了一对跟自己这么像的双胞胎!”

    “可能是因为孩子的母亲跟安安有几分相似。”finn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她。

    她瞅了一眼,照片里的女人跟安安长得还真有点像,“这个女人不会是你和罗伊替她找得吧?”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质问的意味,目光里带着研判的神采。

    她可以笃定,这件事跟他和罗伊有关,罗伊是他的下属,他要在背后搞小动作,不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而他并没有向陆谨言汇报,说明他也参与其中了。

    finn抿了抿唇。

    他很清楚,花晓芃并不是一个只会相夫教子的小女人,她有独特的商业头脑,不仅可以成为boss的贤内助,也可以成为他在商场上的左膀右臂,所以她才能夺得boss的心。

    “夫人果然聪慧过人,是我找的,原本是要把两个孩子都领养,但对方临时后悔了,带走了一个孩子。”

    花晓芃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小啜了一口茶,“这可一点都不像你的做事风格,作为首席特助,你不是应该为老板分忧解难吗?为什么还要把他推入绯闻漩涡中?”

    finn眼帘低垂,露出一丝自嘲之色,“是我的失职,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担任boss的首席特助了。”

    花晓芃狠狠的震动了下,“陆谨言不会因为一次错误,就把你炒鱿鱼吧?”

    “是停职反省,犯了错就要受罚,这是帝爵的规矩。”finn低沉的说。

    花晓芃撇撇嘴,“你是他最信任的人,他把你当兄弟看,你突然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他当然有点恼火了。”

    finn微微颔首,“我知道,boss给了我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我会好好表现的。夫人,你要相信boss,你是他唯一的女人,除了你,没人有本事拴住他。”

    “我当然相信他了,我从来都没怀疑过他,但作为妻子,我也要为他分忧解难,让他清清静静的工作生活,不让外面的烂桃花来影响他。”

    花晓芃咧嘴一笑,抛给他一丝云淡风轻的笑意,仿佛完全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困扰。

    其实从内心深处,她并没有完全相信他的话。

    真相,是要靠自己去挖掘的。

    某人为了把自己洗干净,把他推出来当替罪羊也是有可能的。

    晚上,陆谨言回来的时候,她把finn来过的事告诉他了。

    陆谨言低哼了一声:“这小子还挺积极的,这么快就过来负荆请罪了?”

    “不是你让他过来的吗?”她故意问道。

    陆谨言走到吧台前,倒了一杯零度鸡尾酒,“这种小事,我们夫妻之间解释清楚就行了,哪里还需要外人瞎掺合。”

    “他说被停职反省了,不会是真的吧?”她柳眉微挑,一瞬不瞬的看着他,虽然他是万年不化的冰块,但眼神里还是会有情绪反应的。

    “他已经不适合这个职位了,我会安排他去做别的事情。”他说得轻描淡写,但言语时有一点绯色从眉间闪过,看起来,他还怒气未消。

    如果finn只是帮安安领养了一个孩子,他不至于会如此生气,还要把他调职,这件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里面一定隐藏了她所不知道的秘密。

    既然finn说孩子是领养的,只要找到照片里的女人,就能证实他的话是真是假了。

    这事,她不会让陆谨言知道,要秘密调查。

    她走到摇篮前,把儿子抱了起来,“还好不是你的私生子,不然你做父亲的威仪在孩子们眼里就荡然无存了。”

    陆谨言亲了下儿子的小手,“我不可能有异生之子,我的孩子只能由你生,别人没有这个资格。”

    她淡淡一笑,把儿子递给了他,“该给孩子们喂点水了。”

    摇篮里的姐姐,看到爸爸抱着弟弟,没有抱她,有点不乐意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陆谨言赶紧把儿子放进摇篮里,抱起了女儿。

    弟弟似乎有些委屈,爸爸抱自己的时间比姐姐短得多。

    他瘪了瘪小嘴,像是想要哭,又忍住了,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泪汪汪的瞅着爸爸和姐姐。

    花晓芃在奶瓶里倒入了纯净水,递给陆谨言,自己则抱起了儿子,给他喂水。

    这个时候,陆初瑕跑了进来,把陆谨言拉进了对面的书房。

    “老大,安安的孩子到底是领养的,还是她自己生的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