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谁是孩子亲爹?
    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笨女人,我说得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你看看小晔,跟我简直一模一样,那两个孩子有哪一丁点像我了?”

    她使出一股蛮力,甩开了他的手“是不像你,但像安安,越看就越像。本来男孩子大多数都长得像妈妈多一点,小晔是个例外。你看小钧就很像我,不是很像许若宸。”

    陆谨言叹了口气,“那是你的错觉,你心里觉得像,自然就像了。”

    花晓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是我一个人觉得像,所有的人都这么觉得。”说完,她掏出手机,把照片打开了,“你看看眼睛,看看鼻子,看看嘴巴,是不是真的像?”

    陆谨言接过手机,之前,他根本就没怎么留意照片,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

    这会,仔细一看,还真有些像。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还没有活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作乱!

    花晓芃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他的冰块脸一向都是万年冰封的,不会露出太多的表情,但此刻,一丝惊讶之色被她成功的捕捉到了。

    似乎好像,他真的刚刚才知道安安生了孩子,也刚刚才看清两个孩子的模样。

    “你不会被安安盗了种,自己都不知道吧?”

    一点讥诮之色从他眼底闪过,“她还没这个能耐。”

    花晓芃可不是这么认为的,有些女人心机深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只要你们发生过关系,她稍微搞一点小动作,就能盗到你的种了。”

    “除了你,我不会碰别的女人。”他说得毫不犹豫而斩钉截铁,眼神坦然而郑重,不像是在撒谎哄骗她。

    她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平静和清醒。

    安安晒照片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她,挑衅她,让她和陆谨言吵到不可开交。

    她不能让她得逞。

    “如果安安上环是真的,你就该好好查查你的手下了。”

    陆谨言也想到了这一点。

    他一直都让罗伊看着安安,发生这么大的事,他该死的竟然连半个字都没有汇报!

    他拿起手机,准备打给finn,手指在按下的一瞬间又停住了,换了另外一个人。

    他的手下有一个精英军团,成员名字按照字母a—z的顺序排列,也代表了他们的地位,finn虽然排在第六位,但是他的首席特助。

    “enoch,马上去江城,把安安和罗伊带回来。”

    ……

    江城。

    安安坐在摇篮边,看着里面熟睡的孩子,嘴角勾起了诡谲的笑意。

    她和陆谨言之间终于有了“爱情”的结晶,血脉相连,是切割不断的。

    她生是陆谨言的人,死是陆谨言的鬼,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了。

    finn带着两个黑衣人走了进来,浑身带着暴风雨的气息,“你还真心急,你忘了,我说过,只要孩子曝光,你就永远都见不到他们了。”

    他挥了挥手,黑衣人走过来,把孩子抱了起来。

    安安早料到他会过来。

    她想要孩子,就是为了拴住陆谨言,如果一直藏着掖着,连陆谨言都不知道,她要这两个孩子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拔出了藏在枕头下的水果刀,“如果你敢带走我的孩子,我就死在你的面前,看你回去怎么向陆谨言交代!现在整个龙城名流圈,包括陆谨言和花晓芃,都已经知道孩子的事了,你已经隐瞒不了了,还不如想想怎么圆满的解决这件事?”

    finn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一道火光从眼底闪过,但他并没有发怒,而是换上了一副阴鸷的冷笑,“有了他们,我还要你做什么?”

    安安浑身掠过剧烈的痉挛,“你是什么意思?”

    finn微微倾身,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她的脸色刹那间一片惨白,连嘴唇也失去了颜色,“你不准伤害我的孩子,他们可是……”

    她还没说出口,就被finn迅速打断,“你要是敢泄露一个字,今生今世和他们缘分就彻底的断了。这个世界上,敢跟我耍小伎俩的女人,还没出生。”

    安安激灵灵的打了个战栗,慌忙捂住了嘴,一股寒意从背脊迅速蔓延到了四肢百核,“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finn大手一伸,捏住了她的下巴,“再去发一个朋友圈,说孩子是你领养的。”

    安安心不甘情不愿,但不敢不做,颤颤抖抖的拿起了手机。

    等她发完之后,finn让黑衣人把其中一个孩子放回到了摇篮里,“留一个给你,以后你再敢兴风作浪,就一个都别想再见到。”

    安安噗通跪到了他的面前,抱住了他的腿,嚎啕大哭,“别把我的孩子带走,求求你了,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你让孩子跟我在一起,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finn冷冷的掰开她的手,把她掀到了一旁,“犯了错,就应该承担后果。”

    他走了出去,刚到院子门口,就遇到了enoch和他的手下。

    看到他的一瞬间,finn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似乎有了一份明了,“我就知道,没有任何事能够瞒得过boss。”

    “finn,你膨胀了!”enoch勾了下嘴角,轻轻一挥手,“把所有人带回龙城。”

    ……

    夜已经很深了。

    帝爵的总裁办公室还亮着灯。

    陆谨言面无表情,身上散发出的寒意让四周的温度降到了冰点以下,强烈的压迫感,让气压逼近了负值,让人透不过气来。

    “boss,安安的事,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及时向你汇报。”罗伊藏在背后的手,有些微微发抖。

    “不关他的事,是我没让他汇报。”finn接过话来。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完全是他的安排,他必须要承担责任。

    陆谨言让罗伊先出去了,他摘下腕上的手表,放到了桌子上,“给你一分钟,说清楚。”

    finn咽了下口水,低低的说:“去年,安安提出要一个孩子,我就想到了一个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