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小三做妈妈了!
    陆谨言风中凌乱,一口黑锅又从头顶盖了下来,他真是冤深似海,比窦娥还冤。

    “笨女人,难道到了现在,你还对我一点信任都没有?”

    “我想要相信你,可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安安就躲起来了呢?当初我怀疑安安怀孕,你矢口否认,还斩钉截铁的说,安安不会离开龙城,不会躲起来养胎,事实却分分钟打脸。所以,我要重新考虑对你的信任,或许自始至终,你都在骗我,你跟安安一直都在藕断丝连!”

    她四肢发冷,喉咙发干,眼眶发红,胸口像火烧一样的难受,为什么每一次当她的心里升腾出一丝希望的时候,就会有残酷的现实从半路杀出来,把她重新打入地狱!

    “笨女人!”他忽然拥紧了她,把她的头紧压在胸前,他的心脏跳得紊乱而沉重,“有件事我本来不想说……”他顿了下,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安安有装节育环。上次,你提到她可能怀孕,我派人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节育环还在,所以,她是不可能怀孕的。”

    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惊愕无比,“她上环了?为什么呀?她又没结婚,干嘛要上环?不会是你逼她的吧?这种事,她也会答应你?你是不是担心她在外面有别的男人,给你戴绿帽子?”

    这件事完全超出了她想象的范围,她的脑袋里有一百个问号!

    陆谨言抹去了她眼角的一滴泪水,“这么多问题,我该回答哪一个呢?”

    她眨了眨眼,用着一种困惑的、迷惘的、惊异的神色看着他,“你不是说没有跟她发生过关系吗?为什么还让她节育?你是不是骗我的?”

    陆谨言叹了口气,就知道她会这么问,“这个功能又不是只有我有,正常男人都有。”

    她不懂,脑子里像在捣浆糊,越来越乱,越来越糊涂,“你和安安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可以理解为一种雇佣关系。”陆谨言坦然的说。

    花晓芃抓起茶几上的果汁,咕噜噜的灌了一大口。

    什么雇佣关系需要节育?

    难道他担心女下属怀孕会影响工作?

    “你不会也要求凯罗她们节育吧?”

    陆谨言噎了一下,露出一点怪异的表情,“每个人的职责不一样,要求也不同。”

    她两只乌黑的大眼珠子在眼眶里转动了好几圈,但想不出什么工作需要节育,除非是……

    “安安该不会是你手底下专门从事‘色诱’工作的公关人员吧?”

    陆谨言哭笑不得,这不是开脑洞,是开黑洞。

    “我需要那样的公关吗?”

    “不需要。”她做了一个鬼脸,讪讪一笑,“只有别人家公关对你色诱。”

    “笨女人!”他吻了下她的额头,声音低柔似晚风,“以后要对我多一点信任,不要相信外面那些流言蜚语。”

    她垂下了眸子,一片阴影笼罩着她秀美的面庞。

    她知道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想要离间她和陆谨言的夫妻关系,但空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他和安安确实暧昧过,至少在公众面前是这样的,还狠狠的打过她的脸,让她变成全龙城最大的笑话。

    所以,她不可能完完全全的信任他。

    “我去看看孩子。”她从僵硬的嘴角裂开一丝笑意,结束了这个话题。

    陆谨言的脸上有了一丝无奈的叹息,他看得出来,花晓芃还是不够相信他,对他没有信心。

    毕竟他曾经在她的心头插上了一根刺,想要拔出这根刺,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个时候,江城。

    安安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回龙城了。

    在回去之前,她要给所有人一个惊喜,尤其是花晓芃。

    拿起手机,她发了一个朋友圈:当妈妈了,好幸福!

    然后上传了双胞胎儿子的九宫格照片。

    消息一经发出,就在龙城名流圈引起了轩然大波。

    所有人都在背后猜测孩子的亲爹是谁。

    陆谨言自然首当其冲成为被怀疑的对象。

    而且很多人笃定孩子就是他的。

    安安住着陆谨言的别墅,开着陆谨言的车,刷着陆谨言的卡,要说她不是陆谨言的地下情人,鬼都不会相信!

    花晓芃也是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

    她感觉万箭穿心,感觉被踢进了万丈深渊,所有的信念、所有的情感,都在一瞬间土崩瓦解,所有的甜蜜、所有的幸福,都像肥皂泡一样化为泡影,灰飞烟灭。

    几个小时前,陆谨言还信誓旦旦说,安安绝对不会怀孕,也不会生孩子。

    几个小时后就被彻彻底底的打脸了!

    多么的讽刺!

    多么的滑稽!

    多么的可笑!

    她就像一枚点燃的火箭炮,直接冲进了陆谨言的书房,她浑身都燃烧着熊熊的怒火,濒临爆炸的边缘,“陆谨言,你不是说安安上了环不会怀孕吗?那这两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从土里钻出来的吗?”

    陆谨言的心里也窝了一团火,比她还狂躁,他好不容易才洗刷冤屈,又无缘无故被泼了一盆脏水。

    “这件事我也是刚知道,孩子不会是安安生的,明天罗伊会和安安一起回来,我让他当面跟你解释清楚。”

    花晓芃冷冷的看着他,他的话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这件事一定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她不能相信他,也不会相信他,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完全信赖,完全依靠的男人。

    “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再次喜得贵子,又是双胞胎!难怪相比小晔,你更喜欢小遥,儿子多了嘛,自然就不稀罕了。”

    陆谨言郁闷,抓狂、烦躁不堪,他也是受害人,莫名其妙就背锅,蒙受千古奇冤,还百口莫辩。

    “如果安安的孩子是我的,明天我就去做绝育手术!”他咬着牙关,眼睛里闪着暴怒的火焰,像只受伤的狮子王,想要毁天灭地。

    她的心里并没有因此就变得好受一点,每根神经都拧绞着,隐隐作痛。

    “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如果你坦白,把你和安安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或许我可以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你。如果你欺骗我,隐瞒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宽恕你,到死都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