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安安失踪了
    “你妈妈可能希望司马家的孩子能够得到你爸爸的认可。”她如有所思的说。

    陆初瑕撇撇嘴,“司马家的主场在马家,跟我们陆家有什么关系?司马小昭再优秀,对我爸爸来说也就是个外姓的侄子。”

    花晓芃耸了耸肩,这也是她觉得奇怪的地方。

    小妈到底在想什么呢?

    下午,她约了林思一起逛街,路过floweer的珠宝店,林思笑着说:“晓芃姐,floweer最新推出的summer系列可受欢迎了,我认识的一群白富美都在抢着预订。”

    “物以稀为贵嘛。”花晓芃笑了笑。珠宝首饰是奢侈品,越贵重,越稀少,越受欢迎。

    floweer无论是普通款,还是高订款,都是限量的,每一款都有独特的标志,都是独一无二的。

    而花晓芃的设计与众不同,新奇新颖,她给每一款首饰都赋予了自己的故事,让它们有了生命力,不再只是一件修饰品。

    所以,floweer虽然是新兴的珠宝品牌,却迅速的占领了北美与亚洲年轻人和都市白领的市场。

    旁边有一家咖啡店,她们进去点了一杯咖啡,没想到遇到了“熟人”。

    “好久不见,陆夫人,不介意我坐下来吧?”慕容黛西阴阳怪气的打了个招呼,不待她们回应,就自顾自的坐到了她们对面的位置上。

    花晓芃面无表情,淡淡的瞅了她一眼,“我还以为慕容小姐回金三角了呢?”

    “跟阿宸结婚之后,我就会跟他一起回去。”慕容黛西故意说道,像是在向花晓芃宣战。

    花晓芃搅动着杯中的咖啡,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冷笑,“看来慕容小姐想回金三角,是遥遥无期了。”

    慕容黛西额头上的青筋翻滚了下,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平静,她过来可不是为了争论这个问题。

    “花小姐,你还是管好自己的老公,不要瞎搀和别人的事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有好几个月都没有见过安安了吧?”

    花晓芃微微一震,她不提,她倒忘了安安的事了。

    最近这段时间,确实没有见过安安。

    “你想说什么?”

    慕容黛西微微倾身,露出了一抹诡谲的笑意,“你就不想知道陆谨言和安安背着你都在做些什么?”

    一道阴鸷的寒光从花晓芃眼底一掠而过,“你是想挑拨离间吗?”

    慕容黛西耸了耸肩,“就是想给你提个醒,免得你绿帽子被戴大了,还不知道。”

    花晓芃未动声色,表情十分的平静,“你还是多管管自己的事吧。”

    慕容黛西喝了一口咖啡,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打,带着一种凌乱的节奏,“安安在几个月之前,就离开了龙城,被陆谨言秘密送出国藏起来养胎了,算一算时间,她现在应该快生了吧?”

    花晓芃的嘴角痉挛了下,虽然她极力保持着镇定,但心里已经翻动起了惊涛骇浪。

    陆谨言说过,安安没有怀孕,还说她不会出国,现在是怎么回事?

    “慕容小姐似乎很关心安安的事,是好奇心太重,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呢?”

    “安安好歹是我的朋友,关心一下她是应该的。”慕容黛西摊了摊手,“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是个男人都会偷腥的,何况是陆谨言那种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男人呢。他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家里的女人再好也有玩腻的一天,终归要出去换换新鲜感的。”

    花晓芃依然淡定,没有露出丝毫的异常情绪,她知道慕容黛西是故意的,想要刺激她,不能让她得逞。

    “慕容小姐还是多管管自己的事吧。”

    慕容黛西站了起来,“我确实要好好加强我和阿宸的感情,免得你跟陆谨言离婚之后,又回来找他。”说完,她冷笑的离开了。

    花晓芃握着杯子的手收紧了,林思拍了拍她的肩,“姐,你别听那个女人胡说,姐夫那么爱你,一定不会出轨的。我一看就知道那个女人别有用心,想要挑拨离间,让你跟姐夫闹矛盾,你千万不要上了她的当。”

    “我知道。”花晓芃从僵硬的嘴角挤出了一丝笑意。

    离开咖啡店,她就去了办公室,把助理阿琪叫了过来。

    “去帮我查一查安安是不是离开龙城了?”

    阿琪很快就有了消息,安安确实不在龙城,五个月之前就离开了,一直都没有回来。

    算起来,刚好是她遭遇车祸的那段时间,考虑到孩子的安危,她被秘密保护起来,几乎没有和外界联系,也没有再关注安安的动向。

    陆谨言不管做什么,她都不会知道。

    忽然之间,她感觉被一脚踢进了冰窟窿里,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渗透着凉意。

    她的幸福难道只是一个巨大的肥皂泡吗?

    从头到尾,她都生活在一个弥天大谎中?

    今天,陆谨言回来的比较晚,到了晚上才回来。

    推开门,看到她独自坐在窗前,就觉得气氛不太对劲。

    “怎么了,在想什么?”他走过来,把手轻轻搭上了她的肩。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慢慢的转过了身,她的面颊惨淡无色,像是被黑夜带走了光华,“陆谨言,你还记不记得,你跟我承诺过,安安会一直留在龙城,不会突然间消失。”

    陆谨言微微的震动了下,“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提起安安?”

    一丝讥诮的冷笑从她嘴角流溢出来,“难不成,你还指望我能把安安的事忘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陆谨言深黑的眸子闪动了下,有些话题只要一扯开,气氛就会变得阴郁,如同她现在的表情一般。

    她咽了下口水,换上了质问的语气,“好,现在请你告诉我,安安在哪里?”

    陆谨言走到吧台前,倒了两杯果汁,一杯递给她,“安安在江城,她爷爷身体不好,回去照顾了一段时间。”

    “哦?”她扬起眸子,直直的、深深的、死死的瞪着他,目光里的审判之色,犹如利剑一般把他从头剐到脚,“是照看她爷爷,还是在秘密养胎,算起来,这几个月,刚好是肚子里大了的时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她肚子大了,就一定会被人发现。离开龙城,找个地方秘密养胎,等生完孩子再回来,神不知鬼不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