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宠女狂魔要改家规
    陆初瑕刚喝进去的一口牛奶扑哧全都喷了出来,好在她及时拿起手巾掩住嘴,否则会全都喷在餐桌。

    “妈妈,你确定你说的人是我的表弟司马小昭?”

    司马钰儿很怕女儿这张得理不饶人的嘴,给她堵住才是最好的,“行了,赶紧吃东西,你就是话太多了,一点都不淑女。”

    陆初瑕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转头望着司马小昭,“你知道大智若愚的意思吗?”

    司马小昭摇摇头,“不知道,吃饭的时候为什么要想这些复杂的问题?”

    陆初瑕露出一点讥诮之色,“妈妈,就算你把牛都吹上天了,司马小昭还是司马小昭。”

    司马钰儿嘴角狠狠一抽,像被马蜂蛰了一下,歪到了耳朵根子,“小昭是你的弟弟,你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吗?”

    “谁让你重男轻女的。”陆初瑕嘀咕了一句,切下一块牛肉塞进了嘴里。

    花晓芃看出司马钰儿的脸色有些尴尬。她似乎很希望自己的侄子得到认可。

    她微微一笑,把自己盘子里的滑蛋夹给了司马小昭,“喜欢吃就多吃一点,其实小昭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直保持着与生俱来的纯真和善良,没有被他的妈妈和姐姐们所污染。孩子的天性就是玩和学习,不要给他们太大的压力,也不要让大人世界里面的污浊影响了他们。”

    陆宇晗很赞同媳妇的话,“晓芃说得对,不要对孩子们要求太高了,也不用太小心,让他们自由自在的开心的玩耍才是最重要的。”

    司马钰儿讪讪的笑了笑,花晓芃的话,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孩子们吃完早餐就去花园里喂鱼了。

    花晓芃和陆谨言推着婴儿车,在路上散步。

    “小孩子恢复还挺快,昨天还在发烧,今天就活蹦乱跳了。”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迷人的笑意。

    花晓芃莞尔一次,“小孩子感冒不是坏事,感冒一次,免疫力就会加强一次。”

    “昨天你是不是没睡好,待会回去补个觉。”他的声音温柔得像低吟而过的微风。作为一个宠妻狂魔,他是唯恐让老婆累着了。

    “没事。”花晓芃摆摆手,“待会我还要准备一下新的设计呢。”

    她正说着,看到陆初瑕从远处走了过来,耷拉着脑袋,小脚不停踢着路边的石子,看起来十分的郁闷。

    “小瑕,你不是在喂鱼吗?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陆初瑕两个腮帮子鼓得圆圆的,“刚才妈**评我了,说我在爸爸面前数落了司马小昭,她很生气。我没说什么呀,本来司马小昭除了吃和玩,就不会别的什么了。”

    花晓芃搂住了她的肩,“小瑕,每个人都喜欢听到别人的夸赞,不喜欢别人揭露自己的缺点。小昭在常青藤上学的时候,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现在是他要重拾自信的关键时刻,你要多鼓励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作为姐姐,你要帮助他,保持住自己的纯真和善良,不要被他的姐姐和妈妈污染了,变得像他们一样,自私自利,专横跋扈,目中无人。”

    陆初瑕撅起小嘴儿,“其实他也差不多了,主要是你比较给力,他又很听你的话,所以把他拉回来了。”

    花晓芃搂住了她的小肩膀,“我跟他毕竟隔了一层关系,不像你是他的亲表姐,可以经常和他在一起,你就要多提点他,教导他,让他一直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样的话,你也很有成就感,对不对?”

    陆初瑕两个乌黑的大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了几圈,咧开小嘴儿笑了,“嫂子,你说的对,以后我要做他的人生导师,让他一直沿着正确的方向成长。”

    花晓鹏朝她竖起两个大拇指,“姐姐真棒,这才是天才儿童的范儿。”

    陆谨言在一旁看着老婆,满脸的溺爱。

    她的育儿经还真是很厉害,连司马小昭那种被宠坏的熊孩子,也能被她调教的服服帖帖。

    他们去到鱼池边时,司马钰儿正拿着毛巾给司马小昭擦汗。

    “感冒才刚刚好,不要玩的太累了,到亭子里休息一会儿,吃点水果。”

    “好吧,小钧,我们吃水果去。”司马小昭把喂奶的瓶子放了下来,牵起小钧的手朝亭子跑。

    “慢点,别摔着了。”司马钰儿在后面叮嘱,溺爱的表情完全就是母亲对儿子才有的。

    花晓芃越来越觉得她是真的把司马小昭当成自己的儿子了。

    陆初瑕也去亭子里吃水果了。

    她和陆谨言就坐在一旁的长椅上,被枝叶筛碎的阳光,不那么炽烈,小孩子待在下面刚刚好,既可以补充维生素d,也不会晒伤稚嫩的肌肤。

    “我发现小妈在心里确实有点重男轻女,从昨天到今天她都没怎么管小瑕,一直在照看司马小昭。”

    “她应该是在司马小昭身上弥补没有儿子的缺憾。其实儿子哪有女儿可爱,我就喜欢女儿。”

    花晓芃噎了下,跟一个重女轻男的宠女狂魔讨论这件事,似乎有点滑稽。

    “主要是你们陆家儿子才有继承权,女儿没有。”

    “以后我把家规改了,女儿要是足够优秀,也能成为继承人,封建落后的糟粕思想必须彻底革除。”陆谨言慢条斯理的说着,抱起女儿,俯首亲了一下她的小手,逗着她玩了起来。

    花晓芃同情的瞅了一眼摇篮里的儿子。

    他正张大眼睛望着父亲,小手儿挥动着,一脸期盼的表情,似乎在等待着父亲放下姐姐,抱抱他。

    可是重女轻男的老爹每次都会先抱姐姐,而且一抱着就舍不得放下了。

    她赶紧把儿子抱了起来。

    在她的心里,男孩女孩都是一样的,都是上帝赐予的天使。

    既然陆谨言如此的偏爱女儿,她就得爱儿子多一点,不能让他以后有失落感,觉得父母偏心,不爱他。

    亭子里,司马钰儿剥了一个枇杷喂给司马小昭吃。

    三个孩子都在旁边,她一心一意只照顾着司马小昭。

    陆初瑕和小钧吃完水果就跑了过来,花晓芃见他们满头大汗,连忙把纸巾递给他们,“快点擦擦,感冒了,出太多汗,容易咳嗽。”

    陆初瑕叹了口气,“妈妈刚才又叮嘱我了,在爸爸面前不能说司马小昭的坏话,只能夸奖他。他又不是我爸爸的儿子,我就算把他夸上天,我爸爸最多也就笑一笑。”

    花晓芃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司马钰儿说过的话,她该不会希望小昭被父亲认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