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儿子是祸端
    花晓芃替她拉好被子,“小昭是客人,他过来家里玩,淋雨感冒了,你妈妈照顾他是应该的,难道要不闻不问,就把他丢给保姆照顾吗?”

    陆初瑕小嘴撅得高高的,可以挂油壶了,“嫂子,我告诉你,我妈妈每次都是这样的,就算司马小昭没来我们家,只要舅舅打电话说他生病了,妈妈就会丢下我,马上赶过去。”

    花晓芃看得出来,小妈对司马小昭不是一般的好,可能她真的有些重男轻女,从心底里就认为有了儿子,才会有靠山。

    但对于她而言,儿子不一定会是靠山,但一定是祸端。

    豪门家族就跟古时候的皇宫一样,同父异母的兄弟,竞争关系远远大于手足亲情。

    陆夫人并不是圣母白莲花,该狠的时候是绝不留情的,她之所以容忍了司马钰儿的存在,就是因为她没有儿子,将来不会跟她产生利益的冲突。

    司马钰儿安心做小妾,没有野心,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维持表面的和谐,大家皆大欢喜。

    倘若司马钰儿有了儿子,那就是她心头的一根利刺了,她分分钟都会想要拔掉。

    她背后强大的伊氏家族也不会允许这个威胁存在。

    而司马钰儿,如果有了儿子,总归会有一些幻想,不会一直甘愿做小,想要搏一把,让儿子以后能继承家业。

    “快点睡吧,明天你们要是好了,我就给你们做最爱吃的香酥鸭。”

    “太棒了,我最爱吃香酥鸭了,明天一定会好的。”陆初瑕闭上了眼睛。

    花晓芃留下佣人照顾她,走了出去。

    司马钰儿果然在司马小昭的房间。

    她把门推开一道缝隙,朝里面望去,司马钰儿正在给侄子喂姜汤。

    “宝贝,多喝点姜汤,感冒了就要喝姜汤驱寒。”

    司马小昭摇摇头,“姑姑,我不喜欢生姜的味道,我想吃水果。”

    “好,姑姑给你剥提子吃。”司马钰儿心疼的要命,仿佛那不是自己的侄子,而是亲儿子。

    她剥了一个提子,喂进司马小昭的嘴里。

    司马小昭吧唧吧唧的吃完之后,说道:“明天我想去动物园玩。”

    司马钰儿抚了抚他的头,“你感冒了,这两天都不能出门,就在家里玩,让小钧和小瑕陪你玩。”

    他嘟嘟嘴,“好吧,我本来是想跟他们一块去动物园玩的,我们可以喂猴子,喂大象。感冒真讨厌,我再也不要感冒了。”

    吃完提子之后,他就睡了下去,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司马钰儿亲了下他胖乎乎的小脸蛋,眼睛里的宠溺浓得化不开。

    但宠溺之余,她还有几分失落,“你怎么会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呢?如果能跟小瑕换一换,把她的聪明和漂亮都换到你身上就好了,这样他一定会接纳你,重视你的……”

    她的声音很低,完全是在自言自语。

    花晓芃站在房门口,还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

    一种难以形容的深沉之色,从她眼里悄然闪过。

    她没有打扰司马钰儿,合上门,悄悄的离开了。

    他的话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她怎么会希望女儿的优点都放到侄子的身上呢?

    总不至于太渴望要一个儿子,就把侄子当成亲生儿子看待了吧?

    还有那个“他”又是谁?

    她想要司马小昭得到谁的认可?被谁接纳和重视?

    是马老爷子吗?

    她不是不同意司马小昭改姓马吗?

    难道改变主意了?

    为了她以后能够顺利继承马家的产业,同意让他改姓马了?

    回到小钧的房间,她换了陆谨言去睡觉。

    抚了下孩子的额头,还有些温烧。

    不过小孩子恢复比较快,第二天就活蹦乱跳了。

    陆夫人听说孩子们感冒了,吩咐厨子煲了鸡汤。

    感冒喝鸡汤可以增强抵抗力。

    “夏天的暴雨来得猛,以后只要出门就要带伞。”她叮嘱完佣人,就上楼去看孙子了。

    孩子们起床之后,就去餐厅吃早餐。

    今天是周六,因为昨天睡的比较晚,陆宇晗也才刚刚起来。

    司马小昭饿了,三两口就把煎滑蛋吞进了嘴里。

    “慢点吃,别噎着了。”司马钰儿赶紧把牛奶递给他。

    “小昭不发烧了吧?”陆宇晗问道。

    “半夜就退烧了,这孩子身体壮,一点小感冒,没事的。”司马钰儿笑了笑,昨天一整晚,她都在小昭的房间照顾他。

    陆初瑕撅撅嘴,一脸的不满,“妈妈,我也感冒了,连嫂子都来看我了,你就只管司马小昭,都不管我。”

    司马钰儿瞪了她一眼,“小昭是客人,来我们家玩,生病了,我当然要多照顾一点。你这么独立,哪里还需要我来照看?”

    陆宇晗抚了抚女儿的头,“你妈妈说得对,小昭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到我们家来玩,你这个做姐姐的,也要多照顾一下他。”

    “知道啦。”陆初瑕鼓了鼓两个腮帮子。

    花晓芃和陆谨言带着小钧下来了,司马小昭一看到他们,眼睛就亮了,“小钧,待会我们一起去喂牛奶鱼。”

    “好呀。”小钧点点头。

    “喂完鱼,我们就去看我的小马驹,它可是英格兰的纯种赛马,可漂亮了。”陆初瑕咧嘴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看起来孩子们已经把一天的活动都计划好了。

    司马小昭兴奋的眨了眨眼,“我可以骑吗?”

    陆初瑕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它才一岁,还是个小孩子,你这么重,会把它压垮的。”

    司马小昭朝她吐吐舌头,“我才不重呢,是你太瘦了,回去让我爸爸也给我买一匹马,我天天骑。”

    司马钰儿赶紧道,“小孩子骑马太危险了,你要等长大了才能骑。”

    陆初瑕撇撇嘴,“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就骑过马,有骑师在旁边看着,一点都不危险。我觉得你跟舅舅太小心了,什么都不让小昭玩,生怕他出事了,所以他除了吃东西玩玩具,什么都不会。”

    司马钰儿脸上滑下了三道黑线,“谁说小昭什么都不会,他是太乖太懂事,不愿意做让我们担心的事情,他其实比你还聪明呢,知道什么叫大智若愚,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懂得藏匿锋芒的,几乎没有几个人。”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司马小昭不是笨,是机智、低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