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谁才是你亲生的
    或许秦如琛不是人格分裂,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魂的存在。

    时聪的魂魄附在了他的身上,有的时候他是秦如琛,有的时候他是真正的时聪,而不只是一个复刻品。

    当笛声安静下来的时候,她的声音低迷的传来:“如果阿聪回来的话,他一定会来找我的,对不对?”

    秦如琛的肩头微微的颤动了下,一片树叶飘落下来,“如果他回来,你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她垂下眸子,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眼睑下投出了两道悲伤的阴影,“我们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秦如琛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丝凄美的笑意。

    远方的夕阳下,一只孤鸿悲凉的飞过,那凄厉的叫声似乎随风飘荡过来,震颤了他的心灵。

    “所以,就这样默默的陪在你的身旁,默默的守着你,无欲无求,无怨无悔,不是也挺好的吗?”

    他的声音也像是从天边传来,苍茫,幽远,孤寂。

    她用脚轻轻拨动着地上的落叶,“他会怪我吗?”

    “不会,他知道你当初嫁给陆谨言,是为了救小锋。如果他没有离开,如果他能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他的嘴里像含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五脏六腑。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人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影响到一生。

    一股热浪冲进了花晓芃的眼睛里,“老天安排给我和他的缘分太少了。”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夕阳淡去了光华,他的眼睛也暗淡了。

    “晓芃,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把你的心全都交给陆谨言,给时聪留下一块小小的地方,只要一丁点就够了。”

    花晓芃浓密的长睫毛闪动了下,一滴泪水滑落下来。

    “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有一个地方是留给阿聪的,里面存放着我们所有美好的回忆,谁都不能占据。”

    秦如琛从僵硬的嘴角里挤出了一丝微微的笑意,“这样就够了。”

    ……

    陪着时奶奶吃完晚饭之后,她就去了医院,看望花梦黎。

    从icu一出来,她就寻死觅活。

    一个女人被毁容,心理的打击当然是很大的。即便是整容和植皮,也不可能恢复原来的美貌。

    “报应啊,你跟你哥都是我的报应啊!”大伯妈垂胸顿足,哭天抢地。

    “嫂子,哥一向不管事,这个家都是你在打理着,你要坚强一点。晓芃已经请了最好的医生,梦黎的容貌是可以恢复的,你要多开导她一点才行。”花父劝慰道。

    花梦黎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花晓芃。

    她没有一丝的感激,只有仇恨。

    如果不是花晓芃抢了她的位置,她怎么可能沦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

    她的荣华富贵,她的风光无限,原本都应该属于她。

    “妈,你要是想让我活下去,就给我杀了花晓芃,都是她害的,是她抢走了陆谨言,抢走了我的生活,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

    “梦黎啊,不要怪来怪去的,好好配合医生整容。”

    大伯妈心里也恨啊,她的梦黎明明这么好,每个方面都比花晓芃强,陆家人偏偏看上了花晓芃。他们眼睛都有问题,都是瞎子。

    可是她不敢说出来。

    现在啥事都得靠着花晓芃。

    花梦黎后续整容,还不知道得花多少钱,他们的那点积蓄都被大儿子败光了。如果花晓芃不资助他们,他们就得去喝西北风。

    花晓芃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她就知道花梦黎会这样。她就像寓言故事《农夫和蛇》里面那条蛇,即便你救了她,她也不会感激你,反而会咬你一口。

    “大伯妈,你好好劝劝她,我们先走了。”她和父亲一道走了出去。

    大伯妈坐在花梦黎的床边,一把鼻涕一把泪。

    “梦黎呀,妈知道你遭罪了,现在正是我们需要用钱的时候,你把花晓芃赶走了,谁来出钱给你整容啊。”

    “整了又怎么样,整了我也嫁不了豪门了。”花梦黎嚎啕大哭。

    大伯妈赶紧替她擦眼泪,“不能哭,会让伤口感染的。在纪永轮这件事情上,你真的做错了,你在做之前怎么就不跟我商量一下呢?你应该把他留着当备胎的呀,万一你跟陆谨言成不了,嫁给他也挺好的呀,总比嫁给那个糟老头子好。”

    花梦黎吸了吸鼻子,“我是怕他告发我,我以为只要不做亲子鉴定就能蒙混过关,没想到陆谨言根本就不相信我。”

    “那些豪门家族,一个个比猴子还精,我听你二叔说,花晓芃那两个孩子也做了亲子鉴定的。你当初就不该在陆谨言身上孤注一掷,他那个人太冷酷,翻脸无情的。”大伯妈长吁短叹。

    “如果二叔没有把花晓芃生下来就好了,家里只有我一个女儿,陆家就没法挑了。”

    花梦黎气呀,恨呀,恼呀。

    “说这些赌气的话有什么用,先把伤养好再说。就算再不喜欢花晓芃,咱现在也得靠着她,你跟她置气,对自己没好处。”大伯妈劝诫道,像她这么世故的人,钱财和利益一向放在第一位。

    这个时候,花晓芃已经回到家了。

    陆宅来了小客人,是司马小昭,明天是周六,他想来和小钧一起玩。

    看到花晓芃,他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漂亮姐姐,你回来啦,我想在这里过周末,行吗?”

    “好呀。”花晓芃微微笑的抚了抚他的头,他发现经过自己的几番“教导”,司马小昭比之前懂礼貌多了。

    “小昭叔叔,我跟小姑要玩大富翁,你要不要一起玩?”小钧歪着脑袋,奶声奶气的说。

    “要要要,我当然要玩了。”司马小昭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陆初瑕摊开了游戏毯,三个人各自坐一边,“司马小昭,输了可不许耍赖哦。”

    司马小昭拍了拍胸脯,“我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会耍赖呢?”

    司马钰儿坐在旁边,看着侄子,满眼的疼爱,“换了新学校之后,小昭比以前开朗多了。”

    花晓芃莞尔一笑,“一个好的环境对孩子的成长很重要。”

    司马钰儿剥了一个黑提子,喂进了侄子的嘴里。

    陆初瑕一见就撅起了嘴,“妈,我才是你亲生的,你为什么不喂我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