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虎母无犬子
    “不生了,有这几个孩子就够了。”他深情的吻了下她的额头,说得毅然决然而毫不犹豫,绝对不能再让笨女人承受生育的疼痛和危险。

    现在每一次他都很小心,做好防御措施,杜绝一切的隐患。

    花晓芃把头靠近了他的怀里,她现在觉得很幸福,终于能过上她想要的平静安宁的生活了。

    “修罗魔王,其实我要谢谢你,可以对小钧这么好。”

    他薄唇划开一道迷人的笑意,“我跟小家伙投缘,要不是他,我也不可能这么快把你夺回来。”

    花晓芃“噗呲”笑了一声,“像你这种万年不化的北极冰山,小孩子看到应该躲得远远的才对,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非要黏上去。”

    “虎母无犬子。”陆谨言吻了下她柔美的红唇,带着几分调侃的说。

    这个时候,小奶包从外面跑了进来,“魔王爸爸,我们一起到院子里打棒球吧。”

    “好。”陆谨言一把抱起了他,亲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朝外面走去。

    ……

    周五这天,秦如琛打来了电话,他把时奶奶接到龙城来了。

    花晓芃连忙买了很多的补品去看望时奶奶。

    秦如琛把老太太安排在鼎圣山林的别墅里,还请了三个专业的护理人员轮流照看她。

    “奶奶年纪大了,趁她还认识我,我想多陪陪她。”

    “你是怎么说服时小叔他们同意的?”花晓芃问道。

    秦如琛的脸上有了一丝轻蔑而讥讽的神色,“他们要的就是钱,根本不会管老人的死活,我给了他们一笔钱,他们一口就答应了。”

    花晓芃嗤笑一声:“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部分人,眼里只有钱,把金钱看得比亲情还重。”

    时奶奶这会正在花园里晒太阳,看到她过来,赶紧招招手,“晓芃来了,快让奶奶看看,越来越漂亮了。”

    “奶奶,我买了您最爱吃的枇杷,我剥一个给您吃。”花晓芃坐到她的身旁,剥了一个枇杷递给她,“奶奶,龙城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改天有空,我和阿聪带您到处转转。”

    “好好好。”时奶奶笑了笑,眼睛落在了她的肚子上,“晓芃,你上次来的时候,肚子挺得大大的,不是怀了我的重孙子吗?现在肚子怎么没了,我的重孙子呢?我的重孙子去哪了?”

    花晓芃狠狠一震,没想到时奶奶还记得这件事,没忘。

    “奶奶,孩子已经出生了,因为还小不能带出来,等他们大一点我就抱过来给您看。”

    “都生了呀,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我的重孙子都出生了。”时奶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男孩还是女孩?”

    “是龙凤胎。”花晓芃微微一笑。

    时奶奶乐呵呵的拍拍手,“龙凤胎好,太好了,儿女双全。我既有重孙子,也有重孙女了。”

    花晓芃给老人家倒了一杯茶。

    她发现自从“时聪”回来之后,老人家的情况比以前好转了许多。

    人一开心,精神就会加倍的好。她想让时奶奶一直这么开心下去,即便是活在他们编织的善意谎言里,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她看得出来,今天在自己身边的是温文儒雅的“时聪”,不知道他和主人格是什么时候转换的,有可能需要触发某种条件,或者压根就是随机的。

    他愿意代替时聪照顾时奶奶,就更加说明,他在江城见过时聪,也见过时奶奶。

    秦如琛很感激她,可以配合自己。奶奶不能再受到任何的刺激了,把她安排在这里,就是不希望有外人来打扰她。

    “奶奶,我专门请了一个会做扬州菜的厨子,让他每天都做扬州菜给你吃。”

    “好呀,虽然来江城这么多年,我还是更喜欢扬州的口味。”时奶奶笑着点点头。

    吃了一些水果之后,时奶奶提出要在院子里栽一棵大枣树。

    “以前我们家院子里的那棵大枣树,就是时聪爸爸抱着他回家来的时候,我在院子里摘的。现在我的重孙子出生了,我要在这里也栽上一棵,让枣树伴着他们一起长大。”

    “好,我这就去买树苗。”秦如琛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助理就扛了一根枣树苗过来了。

    秦如琛在空地上挖了一个大洞,和花晓芃一起把树苗栽了进去。

    浇完水之后,时奶奶用一根红色的丝带,在树干上系了一个蝴蝶结。

    “聪儿,记得要经常来给它施肥、浇水、捉虫。”

    秦如琛做了一个ok的手势,“放心吧,奶奶,明年就能带着您的重孙子一起吃枣子了。”

    看着这棵枣树苗,花晓芃内心感慨万千,以前一到枣子成熟的季节,她和时聪就会在院子里摘枣子。

    枣子又脆又香又甜又好吃,它是自己和时聪童年时最美好的记忆。

    “不知道院子里的大枣树有没有人照看?”

    “放心吧,我请了一个管家,专门替我看房子,照料大枣树。”秦如琛微微笑的说,那棵树是属于他们俩的,他想让它一直茁壮的生长下去。

    之后,看护推着时奶奶去听小曲了。

    花晓芃和秦如琛漫步在林荫小道上。

    “哥,我替时聪谢谢你。”

    秦如琛耸了耸肩,“我只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奶奶是我最亲的人,其实我早就应该把她接到龙城来的。”

    她拨动了下脚底的鹅卵石。

    她知道现在的这个人格就是时聪的复刻版,而不是秦如琛。许若芳说过,有双重人格的人,主人格和次人格是完全独立的,是两个不同的人。

    “看到奶奶能安享晚年,我很高兴。”

    秦如琛掏出了口袋里的陶笛,“我新作了一首曲子,吹给你听。”

    “好呀。”她莞尔一笑,和他一起坐到了旁边的长椅上。

    笛声悠扬的传来,犹如天籁之声,带着她回到了从前那片清澈的南湖边。

    夕阳的余辉洒落在青青的芳草地上,微风吹动着老榕树纤细的枝条。

    他们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着白云在天空变幻着不同的形状,看着夕阳落山,月牙儿升起,看着天空逐渐布满一颗颗的小星星。

    一层泪雾逐渐的浮上了她的眼睛,转过头,她望着身旁的男子,他的身影在泪雾背后晃动,模模糊糊的。

    有一瞬间,她觉得那就是时聪,是他回来了。

    他吹着陶笛的样子,简直就跟他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