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做好防御措施
    他要让花梦黎净身出户。

    大伯妈暴怒的把协议书撕成了粉碎。

    当初她之所以同意女儿嫁给这个老东西,就是为了他的钱,敢一分钱都不掏出来就离婚,想都不要想。

    “我们也是有律师的,离婚的事找我们的律师谈,他一头老牛啃了绿草,还想拍拍屁股就走人,想得美。”

    女儿整容植皮,还不知道得花多少钱,必须要把这个老东西拨一层皮才行。

    陆宅里。

    陆夫人正在看新闻报道,“花梦黎真不是盏省油的灯,纪家可是被她害的家破人亡了。她命里一定克夫,嫁给谁,谁倒霉。老夫人,幸好当初你和老爷子有火眼金睛,慧眼识珠,没让她嫁进我们陆家,要不然肯定把陆家搞得天翻地覆。”

    陆宇晗嗤笑了一声:“当初你把她弄进来住了那么些天,陆家难道没有天翻地覆吗?”

    陆夫人讪讪一笑,“我那是一时糊涂,没有看清她的真面目。还是我们家晓芃好,道长说了,晓芃啊,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旺夫益子的贵人命,一定能成为谨言的贤内助,让我们陆家子孙昌盛。”

    “姜还是老的辣,爷爷亲自挑选的,能有错吗?”陆谨言微微一笑,搂住了身旁女人的肩。

    老夫人瞅着孙子笑了笑,“过几年,你和晓芃再多让我抱几个重孙子。”

    陆谨言呛了下,“奶奶,我已经儿女双全了,再生就是多余的了,重孙子不在于多,而在于精,我保证我的儿子会青出于蓝胜于蓝。”

    一想到花晓芃在生孩子的时候遭了那么大的罪,他就心有余悸,绝对不能再让她冒险了。

    老夫人佯嗔了他一眼,“算了,不逼你了,等小遥和小晔大点再说。”

    喝了口茶,她把目光转向了儿子,“最近都没怎么看到钰儿,她在忙什么呢?”

    还没待陆宇晗回答,陆夫人就接过话来,“这钰儿怕是在为马氏的事情操心呢。马家姐妹为了争夺家产大打出手,闹得不可开交,还把儿子都改姓马了。马玉竹好歹是钰儿的弟媳,她不可能不管的。”

    老夫人摇摇头,“这马家的姐妹也是两盏不省油的灯。他们的事,我们陆家就不用掺和了,让他们自己窝里斗去吧。”

    “我知道。”陆宇晗点点头。

    之后,老夫人和媳妇带着重孙子去花园玩了。

    小钧在楼上上课。

    花晓芃和陆谨言回了房间,煮了一壶咖啡,慢慢的品着。

    “花梦黎被泼了硫酸,倒是省去了牢狱之灾,这是幸,还是不幸呢?”陆谨言带着几分嘲弄的说。

    她小啜了一口咖啡,低低的说:“把一个女人毁容,比杀了她更残酷。纪永轮的母亲没有选择杀了她,而是用毁容的方式对待她,就是要让她生不如死。纪永轮虽然比不上你,但好歹也是个高富帅。当初她要是没那么贪心,嫁给了纪永轮,现在也是个幸福的豪门太太了。”

    “贪得无厌,心术不正,嫁给谁都幸福不了。”陆谨言讥诮的说。

    她斜睨了他一眼,用着几分调侃的语气说道:“她好歹也做过你的姘头,还有过肌肤之亲,你也不用太绝情吧,一夜夫妻百日恩呀。”

    陆谨言两道浓眉蹙了起来,脸上划下三道黑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碰过她?”

    她做了一个鬼脸,“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你们躲在被子里大战的时候,还叫我站在床边观摩呢。”

    他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假动作而已,我半点反应都没有,就是想要刺激一下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她撅了下嘴,“我确实被刺激到了,当时我还怀孕呢,被你刺激的晕过去了。”

    她垂下了眸子,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眼睑下投出两道凄迷的阴影。

    陆谨言的嘴角抽动了下。虽然只是无心的一句话,却让他心里仿佛有一千匹马在奔驰、践踏,有一万把尖刀在戳刺、剁砍。

    那个孩子是他心里永远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是他灵魂深处永远无法愈合的一道伤疤。

    他是那么的坚强,逃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灾难,最后却死在了他这个亲生父亲的手里。

    这是一个无法弥补的过错,他到死都不会原谅自己。

    他半腿跪了下来,搂住了她,“我生平做过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逼你拿掉了孩子,那个时候我完全失去了理智,才会做出让一生后悔的决定来。我应该再等等,应该再带你去做一次亲子鉴定……”

    花晓芃被他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她记得他说过,他从来没有后悔做出这个决定,他绝对不会让她生下“孽种”。

    为什么现在他的态度会发生180度的大转变?

    “修罗魔王,这件事早就已经过去了,我们就不要再提了。”

    就算再做一次亲子鉴定,结果也是一样的呀。

    那个孩子不是他们的,而是她和许若宸的。

    陆谨言把头埋在了她的小腹上。他不敢告诉她事实的真相,不敢告诉她,孩子其实是他的亲骨肉。

    她一定不会原谅他的。

    他所有的努力都会在刹那间化为泡影。

    他们亲密的关系会重新降到冰点以下。

    这道伤痕是没有办法修复的,会永永远远的横亘在他们之间。

    “对不起……”他的声音低如呢喃,把他的愧疚、懊悔、痛楚……所有的感情都哽咽在了喉咙里。这话不仅是在对她说,也是在对那个逝去的孩子说。

    花晓芃困惑而错愕,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及这件事,为什么突然就变得黯然神伤?

    那个孩子带给他的只有耻辱,他不可能会内疚的呀?

    “陆谨言,你怎么了呀?”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刚抬起头来时,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没什么,就是看到小晔和小遥,就觉得每个孩子都应该是天使。”

    他站了起来,坐回到沙发上,拿起咖啡慢慢的品了起来。

    她莞尔一笑,不食人间烟火,冷酷无情的万年冰山,越来越接地气了。

    “你要这么喜欢孩子,那过几年,我再给你生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