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被硫酸毁容
    “其实我也挺佩服她的,杀了纪永轮,还敢嫁给他老爹,这样的胆量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花晓芃望着窗外逐渐深浓的暮色低沉的说。

    “那就得看她图的是什么了。”陆谨言嗤笑一声,把桌子上的小摇铃拿给儿子玩。

    花晓芃也拿了一个给女儿,“嫁给一个比自己爸爸年纪还大的糟老头子,除了图钱和家产,还能图什么呢,难不成还能有爱情?”

    倘若她猜的没错,花梦黎是看纪老头没有了独生子,后继无人,不管她生儿子还是女儿,以后家产都是她的,所以才嫁给他。

    现在纪永轮怕是要气到吐血了,他的前妻更是对花梦黎恨之入骨吧。

    陆谨言嘴角勾起一丝阴鸷的冷笑,“她跟陆锦珊不是闺蜜吗?这回她进去,两人刚好做个伴。”

    她笑了笑,“还真是,好姐妹要患难与共。”

    第二天,她和花小锋带着律师,同大伯妈一道去了警察局,把花梦黎保释了出来。

    看到她,花梦黎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花晓芃,看到我现在这样,你是不是特别得意?”

    花小锋低哼一声,“你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要不是我姐,你还在里面呆着,能被保释吗?”

    花梦黎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里对花晓芃没有半点感激之情。

    “她根本就不是真心要帮我,就是来看我笑话的。”

    大伯妈拍了拍她的肩,“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她犯的是故意杀人罪,纪永轮的母亲请了最知名的律师,非要判她死刑不可。要是花晓芃不出手帮忙,她就死定了。

    花晓芃懒得理会花梦黎,只是淡淡的问了句,“姐夫那边是什么态度?”

    大伯妈提到他,就一脸的怒气,“别提他了,他根本就不听梦黎的解释,要跟梦黎离婚,连离婚协议书都拟好了。”

    “那就指望不上他了。在开庭之前,你们最好少跟外界联系,包括上网,如果有警方召唤,就要立即给邓律师打电话,律师不到,什么话都不要说。”她叮嘱道。

    “知道了。”大伯妈点点头。

    得到花梦黎被保释的消息,纪永轮的母亲非常的不满,不再顾忌前夫的颜面问题,找了媒体,把事情捅开了,她要争取舆论的支持,给警方施压。

    一时间花梦黎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网络上骂声不断。

    花晓芃让她保持沉默,不要节外生枝,但她哪里忍得住,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声称自己没有跟纪永轮交往,而是遭到了纪永轮的暴力侵害。

    纪永轮经常打她,给她拍了不雅视频,不准她离开,还害她怀了孕,并患上了忧郁症,整整四年的时间都在治疗,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她还爆料纪永轮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喝醉了酒就打她,强迫她,而他的母亲对他十分的溺爱和纵容,只要他犯了错,就花钱消灾,替他摆平。她之所以会嫁给纪永轮的父亲,就是为了报复这个女人。

    “那天晚上,纪永轮侵害我的时候,他妈就在家里,她不但没有救我,还锁上了门……”

    她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大堆,把纪永轮黑的体无完肤。

    记者的报道一发出,就成功的让事件发生了反转。

    网民们开始转向花梦黎,申讨纪永轮和他的母亲。

    花梦黎很得意,一个年老色衰的老女人还想跟她斗,去死吧!

    她可能忘了,一个被逼上绝路的女人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何况她还有钱。

    花晓芃看着报道和评论,心里百味杂陈。

    她很难想象花梦黎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杀了人,竟然没有一点愧疚之心。

    她已经派人找纪永轮的朋友调查过。

    当初是她主动追求的纪永轮,才几天就主动爬上了他的床,凭借她奶大水多技巧高,把其他的女人都pk了下去。

    纪永伦是富二代,颜值又高,可谓名副其实的高富帅,但跟陆谨言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她想要嫁给陆谨言,自然要想办法甩脱纪永轮,尤其是不能让陆谨言知道孩子的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铤而走险,杀了纪永轮,死人是永远不会泄密的。

    正所谓,最毒妇人心,在花梦黎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她跟律师说过了,不打算跟她做无罪辩护,只是适当减刑。

    一个人犯了罪,就应该受到惩罚,否则就是践踏法律和天理。

    晚上,大伯妈打来了电话,哭得是一个惨烈。

    花梦黎在小区楼下被人泼了硫酸。

    虽然她及时拿包挡住,但半边身体和脸还是毁了。

    大伯妈在医院里嚎啕大哭,大伯捧着头唉声叹气。

    “这个女人太歹毒了,应该千刀万剐,剥皮抽筋。”

    花晓芃叹了口气,狗急了都会跳墙,何况是人。

    律师打来了电话,纪永轮的母亲在微博上晒出了儿子和花梦黎的照片,还有两人互通的微信,证明是花梦黎主动勾引的儿子,而不是被强迫的。

    “她发了微博之后就去警察局自首了,因为花梦黎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出庭,我已经向法院申请,将审判延期,直到花梦里康复。”

    挂上电话之后,花晓芃把这件事转告给了大伯妈。

    “花梦黎还没有度过感染期,等她情况稳定之后,再想办法植皮和整容。”

    大伯妈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晓芃,不能放过那个女人,我要让她坐牢坐到死,我要让她倾家荡产。”

    “坐牢当然是肯定的,我这边也会让律师提出民事赔偿,不过她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失去了儿子和丈夫,这个女人跟死也差不多了。如果当初花梦黎能死心塌地的跟着纪永轮,现在你都抱孙子了,又怎么会有这些灾难?”

    花晓芃对花梦黎并没有太多的同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真正该值得同情的人是纪永轮的母亲。

    她失去了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很痛苦了,还被杀死儿子的女人夺走丈夫,破坏家庭。这样的仇恨,足以把任何人逼疯。

    第二天,纪总的律师来了,带来了离婚协议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