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晚的女人到底是谁
    听完母亲的话,花晓芃真是有点大开眼界。

    一个千古奇案,终于要水落石出了。

    四年前,她流产,孩子被毁尸灭迹,至今都不能证明到底是不是陆谨言的,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现在看来谜题要解开了。

    “所以堂姐在失踪的那段时间是交过男朋友的,她的男朋友就是现任老公的儿子纪永轮。”

    花小锋倒吸了口气,“堂姐也太离谱了吧,杀了姐夫的儿子,还敢跟他结婚?他这不是明显的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梦黎什么都没做,是那个女人冤枉她的。她怪梦黎夺走了她的丈夫,所以要陷害梦黎,视频是她伪造的。”大伯妈吸了吸鼻子,满心的怨恨。

    花大伯握住了弟弟的手,“我知道梦黎和晓芃之前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梦黎毕竟是你的亲侄女,一家人打断了骨头也连着筋,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坐牢而不管呀。”

    花父喟然一叹,把目光转向了女儿,“你要不要跟警察局的人打个招呼,先梦黎把保释出来?”

    花晓芃瞅着大伯妈,表情极为严肃,“警方之所以能把花梦黎带走,就说明已经掌握了确切的证据。你要是不说实话的话,我是帮不了她的。”

    大伯妈抿了抿唇,又搓了搓手,始终不开口。

    花大伯瞪了她一眼,“事到如今,你就实话实说吧,不用替她隐瞒了。”

    大伯妈犹豫了半晌,低低的说:“那个时候她是交过一个男朋友,说是一个富二代,但我并不知道是谁。”

    “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那个男人的?”花晓芃追问道。

    “应该……应该是的吧。”大伯妈哆嗦了下。

    花晓芃心里有底了,“纪永轮到底是不是她推下去的?”

    “不是,梦黎不会做那样的事,她再离谱也不敢杀人呀。”对于这一点,大伯妈是要坚决否认的,不然就等于认罪了。

    花晓芃可不是这么想的,那个时候她正想借着孩子上位呢,纪永轮一定知道了这件事,用真相来威胁她,所以她就铤而走险,杀人灭口。

    “明天我让助理带你们去办保释手续,现在能做的是给她请一个最好的律师,看看能不能洗清她故意杀人的嫌疑。不过能有多大的把握,要等律师看过视频之后才知道。”

    “好,好。”花大伯一个劲的点头。

    等他们离开之后,花小锋倒了一杯茶,一边喝一边说:“我看,花梦黎可能真的杀人了。”

    “杀人偿命,梦黎不是要判死刑,就要判无期,她这一辈子就算完了。我们作为亲戚也不能置之不理,还是能帮就帮。至少能让她减减刑,做几年牢就出来也可以呀。”花父说道。

    花小锋撇撇嘴,“她杀人还不是为了跟我姐争夺陆家少奶奶的位置。我看她就是自作自受,应该跟陆锦珊一样,把牢底坐穿。”

    “你不知道,去年你大堂哥不知道在哪里染上了毒瘾,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偷去卖了,他算是废了,指望不上了。你大伯和伯妈能指望的只有梦黎了,梦黎再一出事,他们恐怕连个养老的人都没有了。”花父叹了口气。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花小锋带着几分硬冷的说,一点都不同情大伯家的遭遇。

    花晓芃耸了耸肩,“最崩溃的人估计是纪永轮的父亲吧。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被人害死了,自己又抛弃原配,娶了杀儿子的女人。色字头上一把刀,果然没说错。”

    喝了一杯茶,她上了楼。

    林思和小钧在下象棋。

    陆谨言在另一个房间给孩子喂奶。

    “修罗魔王,告诉你一件事,花梦黎肚子里的孩子真不是你的。”

    “四年前我就知道。”陆谨言的语气漫不经心,“那晚酒店里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她。”

    “所以那个女人的身份成千古之谜了?”她做了一个鬼脸,用半带调侃的语气说道。

    “她是谁,重要吗?”陆谨言弹了下她的额头,要不是她提起来,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她咽了下口水,换上了一本正经的表情,“修罗魔王,你有没有想过有这么一种可能,那个女人真的怀孕了,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把你的孩子生了下来,现在他都像小钧这么大了。”

    陆谨言狠狠的呛了下,“笨女人,你电影看多了,除了你,没人有这么好的运气。”

    她皱了下眉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真的有这个可能呢,在未来的某一天,突然有个女人牵了一个孩子过来认亲,你打算怎么处理?”

    陆谨言刮了下她的鼻子,“作为我的妻子,这种事自然是你替我处理干净。”

    她抱起儿子,轻轻的拍了拍,“这关键要看你是认,还是不认。”

    陆谨言风中凌乱,笨女人脑洞是越开越大。

    “你希望我认,还是不认?”他反问一句。

    “那就要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如果是个心机婊,存心想赖上你,就坚决不认,反正不做dna,她也证明不了就是你的种。要是不在乎金钱名利,也没想过要上位的,就认了,给他们一笔抚养费,以后互不相干。”

    她话音未落,就被他拍了一下头,“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有异生之子?”说完,就抱着女儿走到了阳台上。

    花晓芃吐吐舌头,她也不希望有如此麻烦的事情出现,但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

    他在婚前的风流债,她是不会计较的。

    她自己也不是完整的。

    要真的发生了,她会尽可能妥善处理的。

    和女儿玩了一会儿,他重新走了回来。

    花晓芃把儿子递给他,“换一下,我抱女儿,你抱儿子。”

    他接过儿子,亲了他的小手儿,“花梦黎的事,你要管吗?”

    他们说的话,他在楼上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些。

    她摊了摊手,“我能做的就是给她请一个好律师,其他的也爱莫能助。”

    陆谨言满眼的讥诮之色,“不作死,就不会死,像她这种奇葩,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