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他是被谋杀的
    陆谨言倒了一杯椰子汁,喝了一小口,动作十分的优雅,“要是时聪还活着,没有死,你会怎么样?”

    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是一个丈夫应该问的话吗?”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在阳光里闪动了下,带着几分清冷,似乎连阳光也没有令它们变得温暖,“先回答我。”

    她没有太过犹豫,用着一种淡淡的语气说道:“就像许若宸一样做好朋友嘛。我们可是在神父面前发过誓,一辈子都不能背叛对方。”

    像她这般“现实”而冷静的女人,不可能为了初恋而抛夫弃子,就算她还爱着时聪,也不会。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有了一丝迷人的笑意,眼睛里的寒冰刹那间融化成了一滩暖水,“总算还有点良心。”

    她做了一个鬼脸,“我可告诉你,你要是背叛了我们的誓言,我不仅要跟你离婚,还要剥夺你的抚养权。”

    “笨蛋,不会有这么一天。”他轻轻的弹了下她的额头,满眼的宠溺。

    靠在椅子上,喝了几口椰子汁之后,她乌黑的瞳眸左右飘了飘,压低声音说道:“从昨天到今天,他都没有进行过人格转换,说明跟睡觉没有关系,唤醒次人格需要其他的条件。”

    陆谨言嗤笑一声:“要是睡一觉,就能变一个人,估计他自己都会疯。”

    “也是,一闭上眼睛,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多可怕呀。要换成是我,都不敢睡觉了。”她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忽而睁大了,“该不会他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睡觉吧?”

    “他像睡眠不足的样子吗?”陆谨言挑眉。

    她摇摇头,“没有黑眼圈,没有打哈欠,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不像睡眠不足。”

    陆谨言刮了下她白玉似的小鼻尖,“行了,不要总想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就算秦如琛真的有双重人格,你也帮不了他。”

    她的目光落在了远处的海面上,秦如琛驾驶的快艇正欢快的穿梭在海浪中,“我问过若芳,她说催眠治疗可以帮助到患有双重人格的人。”

    陆谨言幽幽地瞅着她,目光含蓄而耐人寻味,“你希望他的另一个人格覆灭吗?”

    “当然不希望了。”她不假思索的、毫不犹豫的说。真正跟她亲近的人,并不是现在的秦如琛,而是酷似时聪的那一个。

    “假设他真的有双重人格,另一个无疑是次人格,而且明显比主人格要弱,如果治疗的话,消失或者被控制的人,都会是他。”陆谨言慢条斯理的说。

    她的脸色微微泛了白,“那就不治疗了,千万不能让他消失。其实两个灵魂如果可以和睦相处,也挺好的,就像双胞胎一样。”

    陆谨言的眼睛黯淡了一下,她的心里总归还是有时聪的,她是个重感情的人,不可能彻底的忘记时聪。

    “不想他消失,就要当心一点,别让秦如琛察觉到你知道了他的秘密,否则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包括灭掉自己的次人格。”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她做了一个拉链封唇的手势。

    花小锋带着林思玩浮浅去了,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秦如琛和孩子们也刚刚回来。

    “妈咪,坐快艇真好玩,太酷了。”小钧兴高采烈的说。

    “要是下次还能和秦哥哥一起玩就好了。”司马小昭很兴奋,“秦哥哥又会开快艇,又会冲浪,真厉害。”

    “如琛哥哥会得可多了,要知道,他可是个探险家。”陆初瑕笑嘻嘻的说。

    秦如琛抚了抚三个小家伙的头,“下次有空,再带你们玩。”

    司马小昭摸了摸肚子,里面开始咕咕叫了,“漂亮姐姐,我有点饿了,我们什么时候吃午饭呀?”

    “大吃货,就你饿得最快。”陆初瑕嘲弄一笑。

    他转头吐吐舌头,“本来就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花晓芃搂住了他的肩,“佣人已经准备好了午饭,去餐厅吧。”

    进到餐厅里,林思看到了一则新闻,马玉竹在停车场和妹妹马玉梅打了起来。

    两姐妹这是彻底的撕破脸皮,反目成仇了。

    “小昭,你妈妈和小姨吵架了,都上新闻了。”

    “让我看看。”司马小昭接过手机,瞅了一眼,啧啧嘴,“女人打架真没意思,就爱揪头发,媛媛和环环打架的时候也这样。”

    陆初瑕哼哧了一声,满副讥诮的意味,“我听舅舅说过,马玉梅的老公一直野心勃勃,想要掌管马氏,她又什么都听她老公的,所以跟我舅妈的关系越来越差了。”

    司马小昭吃了一块牛排,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我妈说了,让我别跟小姨一家人来往了,他们会害我的。”

    花晓芃叹了口气,“金钱使人变得盲目,连手足亲情都可以抛却。”

    “很多人为了钱,是可以六亲不认的。”林思嘲弄的说。

    一道犀利之色从花晓芃眼底悄然闪过。

    有道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两姐妹窝里斗,这是在加速马氏集团的改朝换代。

    下午的时候,大家回到了市区。

    花晓芃把司马小昭送回去之后,就和弟弟一起回家看望爸妈。

    没想到家里来客人了。

    是大伯父和大伯妈。

    这许久不来往的亲戚,竟然会突然出现,让她有些吃惊。

    再看大伯妈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似乎家里出了什么大事。

    陆谨言直接带着孩子们去了楼上,不想理会他们,林思也跟着上去了。

    花小锋撇撇嘴,“大伯妈,你这是怎么了?”

    花父低低的说:“梦黎被警察带走了,说她杀了人。”

    “杀人?”花小锋姐弟俩对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十分的惊讶。

    “花梦黎不是结婚了吗?怎么会杀人?”花晓芃赶紧问道。

    “你那个堂姐夫不是有个孩子叫纪永轮吗,四年前他在爬山的时候失足跌落悬崖,摔死了。几天前有人寄了一段视频给你堂姐夫的前妻,视频里纪永轮不是自己摔下去的,而是被梦黎推下去的。警察通过调查发现梦黎跟他确实有过一段亲密的关系,就把她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