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全身都看到了
    陆谨言震动了下,一道难以形容的犀利之色从眼底悄然闪过,“笨女人,要是秦如琛冒充时聪,你能认出来吗?”

    她微微一惊,没想到他会问出和陆锦珊同样的问题来,“陆锦珊也这么问过我,她说如果秦如琛见到了时聪,肯定会搞出天翻地覆的事情来。”

    陆谨言摇头一叹,“像你这么迷迷糊糊的笨蛋,肯定分辨不出来。”

    她嘟嘟嘴,“当然分辨不出来了,我怎么会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和时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呢?出其量就是觉得他变得怪怪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陆谨言大手一伸,揉了揉她的脑袋,“那他有没有变怪的时候?”

    “有。”她点点头,“以前我们一起吃火锅的时候,都是点得鸳鸯锅,我吃麻辣汤,他吃海鲜汤。可是有一次,他吃得是麻辣汤,而且一点都不怕辣的样子。还有,他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一辆很酷的摩托车,带着我在路上飞驰,就像生死时速一样。以前他骑车都很稳的,从来不会这么凶猛……”她一边想一边说,声音像一阵微风,在房间里穿梭。

    陆谨言微微眯眼,眸色加深了,“看来他和时聪真的有过交集。”

    她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嗯,所以他才会分裂出一个酷似时聪的人格来。”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一眼,目光异常的深沉,犹如北极的冰海,一眼望不到底。

    看来秦如琛藏了不少的秘密,难怪神神叨叨,变化无常。

    “老婆,你要记住好奇心杀死猫……”

    他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她知道他想说什么,“放心吧,我有分寸。就算他有人格分裂,也不会伤害我的,一个是我干哥哥,一个是我前男友,没什么可怕的。”

    陆谨言可不是这么想的,“以后不管做什么,都必须让我知道。”他霸道的命令。

    她吐吐舌头,“知道了,魔王大人。”

    ……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的时候,透过玻璃窗,看到秦如琛正朝海边走。

    他只穿了一条泳裤,露出了高大而性.感的身躯,看样子,要去游泳。

    她赶紧收拾了下自己,跑了出去。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秦如琛已经下了海,她就坐在沙滩椅上,一边吃早餐,一边等着。

    不能让秦如琛发现她的小计谋。

    秦如琛游了一个小时才上岸。

    “哥!”她伸出手来,向他打招呼。

    他微微一笑,走了过来,坐到了她的身旁,“早上最好的运动不是跑步,而是游泳。”

    他的脸上挂着一丝邪邪的气息,她一看就知道还是主人格,不是次人格。

    看来两个人格的转换不是睡觉,而是别的什么。

    应该不会是随机出现的吧?

    思忖间,她拿起桌子上的防晒霜递给他,“太阳太大了,要不要喷点防晒霜防紫外线?”

    “早上还好,不过还是喷点吧。”他接了过来,从上到下喷了喷。

    她乌黑的眸子闪过了一道狡黠的微光,“你转过去,我帮你喷后面。”

    秦如琛丝毫没有怀疑,优雅的转过身去,坚实的背部肌肉毫不掩饰的显露在她的眼前。

    他古铜色的肌肤非常的性.感,背部并不十分的光滑,有一些浅浅的、细密的伤疤,但没有胎记,一点都没有。

    陆谨言说得果然没错,是陆锦珊看错了,那肯定是伤疤或者过敏之类的,好了就没有了。

    她就说嘛,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两个几乎完全相同的男人,不仅长相一样,连胎记都一样!

    “哥,你的伤疤怎么来的?”

    “受了点小伤留下的。”他耸了耸肩,语气轻描淡写,似乎不愿多说。

    她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极限运动和探险都是很危险的,动不动就会受伤。哥,你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特别是攀沿的时候,要再三检查绳索是不是完好无损。”

    秦如琛笑了起来,“有个妹子就是好,体贴,知道关心哥。”

    花晓芃撅撅嘴,“我没哥,可是把你当亲哥看待的。”

    秦如琛抚了抚她的头,眼睛里满是疼爱的神色,“我也没有妹妹,你就是我的亲妹子。”

    花晓芃咧开嘴笑了,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她倒是很希望秦如琛能一直做她的哥哥。

    沉默了一会,秦如琛的声音再次传来,“妹子,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她柳眉微挑。

    “你爱陆谨言吗?”他的神情十分的凝肃,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她,似乎不愿错过她的任何表情。

    她愣了下。

    这个问题,她也问过自己。

    但答案是:不知道。

    她也不清楚,现在对陆谨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他是她的丈夫,是她孩子的父亲,是她要共度一生的男人。

    或许她的心还不在他这里,但终究有一天要收回来,交给他的。

    因为他们说好了,用他的心来换她的心。

    “哥,干嘛突然问这种问题?”她不想问答。

    “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被陆谨言俘获了。”秦如琛勾起嘴角,似笑非笑。

    “像我老公这么完美的男人,没有理由不喜欢呀。”她用了一种耍赖的姿态,巧妙的问道。

    “喜欢不等于爱。”秦如琛摊了摊手。

    她做了一个鬼脸,“对我来说,都一样。”

    秦如琛本来还想说什么,陆初瑕带着许皓钧和司马小昭跑了过来,打断了他。

    “如琛哥哥,你不是说早上要带我们坐快艇的吗?”

    “好,我先去冲个凉,然后带你们去码头。”他耸了耸肩,站起来大步朝别墅走去。

    花晓芃暗暗的松了口气,叫来保镖给孩子们穿救生衣。

    秦如琛回来之后,就带着他们去了码头,陆谨言推着婴儿车缓缓的走了过来。

    “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他真的没有胎记,是陆锦珊看错了。”她极为小声的说。

    “所以,他是真的秦如琛无疑了。”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诡谲的微弧。

    她撇撇嘴,“他当然是秦如琛了,总不至于是时聪吧,时聪已经死了,不可能复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