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暗中勾引
    晚上,大家开了一个烧烤派对,烤螃蟹、烤生蚝、烤海鱼、烤螺肉……

    花晓芃知道孩子们饿了,先给他们烤了玉米和小馒头,又榨了新鲜的雪梨汁,让他们坐在桌子边吃。

    司马小昭一下子就啃完了一根玉米,他最大的特长就是会吃,能吃,吃进石头都能化成水。

    “真好吃,漂亮姐姐烤得玉米比我们家佣人烤得好吃多了。”

    小钧吃得很优雅,细嚼慢咽,“我妈咪做什么都好吃,还有未来舅妈,她做出来的食物比米其林三星级的大厨还好吃呢。”

    “真的吗?那我一定要尝尝大姐的手艺。”司马小昭舔了舔唇。

    林思把烤好的鳕鱼给他们端了上来。

    司马小昭吃了一块,全身的馋虫都激动起来,“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鳕鱼。大姐,我还要吃。”

    “好,这两块大的都给你。”林思笑了笑,把烤好的鱼放进他的盘子里。

    虽然她很恨马玉竹,但并不讨厌司马小昭。

    他比媛媛、珍珍和环环好多了。

    以前,听到她肚子饿得咕咕叫,他还把自己的巧克力偷偷塞给她吃。

    花晓芃把烤好的生蚝端上了桌子,“哥,你要辣椒酱吗?我专门带了辣椒王来。”

    “cool,快点拿上来,我可是无辣不欢。”秦如琛打了个响指。

    花晓芃把辣椒酱递给了他,他涂了一层在生蚝上,一口放进嘴里,“劲爆,辣的太够味了。”

    小钧张大眼睛看着他,满眼的困惑,“大舅,你不是最怕辣的吗?上次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你一点辣都不吃的,你最喜欢吃咕噜肉那种酸甜味的。”

    秦如琛喝了口啤酒,不慌不忙的说:“我的味蕾很奇怪,每一天都不一样,有时候喜欢吃辣,有时候很怕辣。上一次它们刚好怕辣,这一次变得喜欢辣了。”

    “哇,这也太神奇了吧?”小钧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的惊奇。

    花晓芃又把烤好的螺肉端了上来,“小钧,大舅是逗你玩的,辣椒虽然好吃,但吃多了会伤胃,所以不能经常吃。上一次我们吃饭的时候,大舅刚好肠胃不太好,所以一点辣椒都不能吃。现在肠胃恢复了,就可以放开吃了。”

    小钧掩起小嘴儿,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呀,我还以为大舅的舌头有特异功能呢。”

    秦如琛瞅了花晓芃一眼,脸上的笑意微微加深了,吃完盘子里的生蚝,他把头转向了陆谨言,“妹夫,从小到大,我总是被你压一头,但有一样,你不如我?”

    “哪一样?”陆谨言微微挑眉。

    “没我能吃辣。”秦如琛嘿嘿一笑。

    陆谨言勾了下嘴角,没有回应。

    他吃东西一直比较清淡,也能吃辣,不过患上胃病之后,就一点辣都不碰了。

    陆初瑕喝了一口果汁,慢慢悠悠的说:“如琛哥哥,我老大胃不好,不能吃辣,也不能喝酒,他要先把胃养好了才行。”

    “所以,他是不可能超越我了。”秦如琛得意的挑眉。

    陆谨言耸了耸肩,声音低沉的传来,犹如一阵夜风,“有一样,我会永远压着你。”

    秦如琛微微眯眼,眸色逐渐的加深了,“哪一样?”

    陆谨言铁臂一伸,搂住了花晓芃的肩,“我娶的老婆肯定比你娶的好,因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女人能胜过我的老婆了。”

    秦如琛狠狠的呛了下,低咳了好几声才匀过气来。

    这次塞了一根骨头到他的喉咙里,让他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要是他说自己能娶到比花晓芃更好的女人,这就说明花晓芃还不够完美。

    花晓芃可是他的妹子,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妹子威风呢?

    “奸诈,太奸诈了!”

    花小锋哈哈大笑,“如琛哥,俗话说得好,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姐夫宠妻狂魔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他太爱我姐了,在他的眼里,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比得上我姐。”

    秦如琛叹了口气,“难怪我们家晓芃现在心甘情愿的相夫教子了。”

    花晓芃嫣然一笑,夹了一块生蚝喂进陆谨言的嘴里,配合他秀恩爱。

    另一个桌子上,司马小昭吧唧吧唧的,嘴儿一直没有停过。

    “真好吃,我要把这些美食全都吃掉。”

    “贪吃鬼,你就不怕长成一头猪?”陆初瑕撇撇嘴,满脸的嘲弄。

    司马小昭朝她吐吐舌头,“我是男人,胖一点无所谓,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长大了当一个美食家,把全世界的美食都品尝个遍。”

    陆初瑕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不是要当龙城第一少吗?那就得掌管一个大财团,当董事长,而不是当美食家。”

    司马小昭圆溜溜的小眼睛骨碌碌的转动了几圈,“我可以当美食界的龙城第一少,这样谁都比不上我,因为我的舌头是最灵敏的。”

    “这一点倒是可以有。”陆初瑕点点头,“那你就好好努力吧。”

    烧烤派对之后,大家各自回了房间,陆谨言坐在沙发上,逗弄着怀中的孩子。

    花晓芃关上门,走了进来,“修罗魔王,我基本可以肯定,哥真的有人格分裂。他自己都承认了,有时候是自己,有时候是别人。”

    陆谨言耸了耸肩,“人格分裂可没得治。”

    她拣起茶几上的车厘子,吃了一个,“上次我去看陆锦珊的时候,她说哥经常去江城,很可能见过时聪,我想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分裂出一个酷似时聪的次人格。”

    陆谨言摸了摸下巴,如有所思的说:“如果他见过时聪,不可能怎么都不做,肯定会搞出大动静来。”

    她咽了下口水,把声音放低了,“你知道陆锦珊为什么特别恨我吗?”

    “不就是因为秦如琛吗?”他低哼一声。

    “她从七年前就开始恨我了,秦如琛在出事之后,有一段时间迷迷糊糊的,不说话也不理会任何人,只是埋头画画,而他画的人都跟我很像。所以陆锦珊一看到我,就非常的恨我,以为我老早就暗中勾引过秦如琛。”她极为小声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