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肚子里的蛔虫
    从水中上来,她给秦如琛打了一个电话,约他过来一起玩。

    秦如琛很快就到了,还带来了小钧的机器人。

    “我让人重新下载了动画片,你可以看了。”

    “谢谢大舅。”小钧扯开嘴角,笑得阳光灿烂。

    司马小昭跑了过来,“哇,这个机器人真酷,给我玩一下。”他伸手想去抢,小钧把机器人藏在了身后,“小昭哥哥,你想玩,不能抢,要先问我愿不愿意给你玩?”

    司马小昭撅撅嘴,有点生气,“你真小气。”

    花晓芃抚了抚他的头,“小昭,你是大哥哥,而且你以后不是要做龙城第一少吗?千万不能学外面那些熊孩子没礼貌,随便乱抢东西,你一定要处处表现的比比他们强,比他们优雅,就像谨言哥哥和如琛哥哥一样,让他们仰视你,崇拜你,知不知道?”

    司马小昭眨了眨眼,使劲的点点头,“漂亮姐姐,你说得对,我可不是熊孩子,我是豪门公子。”

    他转向小钧,挠了挠头,“小钧,我可以玩一下你的机器人吗?”

    “好。”小钧把机器人递给了他。

    秦如琛从车里拿出了冲浪板,小钧一见,眼睛就张大了,“哇,大舅,你要冲浪吗?”

    “到海边玩,当然要冲浪了。”秦如琛迷人一笑,带着几分放荡不羁。

    陆初瑕掩嘴嘻嘻一笑,“如琛哥哥冲浪的时候可帅了,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海岛开派对,他把整片沙滩的女孩子都吸引过去了呢。”

    花晓芃看出来了,今天来得是爱冒险的秦如琛,跟上次在别墅见到的温柔型不是同一款。

    秦如琛去到别墅里,换上了泳装。

    花晓芃原本以为他会光着上身,没想到他穿得竟然是专业的冲浪套装。

    失望!

    果然奸计想要达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妹夫,要不要一起玩?”他朝陆谨言招呼道。

    “魔王爸爸也会冲浪吗?”小钧带了一点兴奋的问道。

    “他当然会了,他还是高手呢,以前在夏威夷的时候,我们一起冲过了一道三米高的巨浪。”秦如琛说道,“人生能遇到一个可以不断挑战的对手也是件幸事。”

    他们和许若宸都是常青藤的风云人物,以陆谨言为首。毕业之后,他和陆谨言都进入了麻省理工,而许若宸去了哥伦比亚。

    秦如琛很优秀,但总是被陆谨言压着一头,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如此,他的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一点不太平衡,加上他爱冒险,自然会不停的挑战陆谨言。

    陆谨言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大舅子,今天这片海滩交给你,我不奉陪了。”

    秦如琛啧啧嘴,半带戏谑,半含讥诮,“唉,这结了婚,有了孩子的男人就是没有冒险精神了。”

    “如琛哥,趁着还单身,好好浪。”花小锋嘿嘿一笑。

    “哥单身的日子还长着呢。”秦如琛朝海里走去,孩子们跟在后面,到海边给他拍照助威。

    今天燃烧卡路里太让人听见,高考浪比较大,很适合冲浪。

    秦如琛很享受这种乘风破浪的感觉。

    在浪花里追逐的他,矫健而勇猛,宛如一条美人鱼。

    “大舅,你太酷了!”小钧在沙滩上,拍着小手儿大声叫喊,他已经学会了游泳,等他再大一点,也要学冲浪。

    花晓芃把手搁在了陆谨言的肩头,“修罗魔王,你也去露一手,让我大开一下眼界嘛!”

    陆谨言轻轻刮了下她的小鼻子,“你叫秦如琛来,是要看他冲浪的吗?”

    她露出一丝怪笑,“我怎么感觉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管我想什么你都能知道?”

    “知妻莫若夫。”他漂亮的嘴角划开了一道邪魅的弧线,一双深黑的冰眸,在阳光下幽幽的闪烁,带着犀利的光芒。

    她双手交错,托住了下巴,“拜托,你就装作不知道,千万不要拆穿我,影响我的计划。”

    他微微倾身,薄唇附在她的耳旁,声音控制在两个人的范围,“今天来的是秦如琛的哪个人格?”

    “你说呢?”她反问一句,“他失忆之后,你有见过他冲浪吗?”

    陆谨言耸了耸肩,失忆之后,他就沉迷于绘画和音乐,别说冲浪,连攀岩都不玩了。

    在他沉默间,花晓芃的声音低低的传来:“上一次我见到的不是这个,是安静的那个,才过了几天就变了,会不会睡一觉就会变换人格?”

    “不如今晚留他在这里过夜,明天试探看看?”陆谨言用着玩笑似的语气说道。

    花晓芃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好呀,好呀,反正我们是来度周末的,怎么可能只玩一天呢?”

    陆谨言微汗,揉了揉她的脑袋,随便说说,还当真了。

    不过,要是不满足她的好奇心,肯定还会想方设法的深挖下去,就随她吧。

    他也想看看,秦如琛到底有什么秘密,是不是真的人格分裂了。

    秦如琛在水里玩了两个小时,才上来。

    小钧奔跑的迎了过去,“大舅,以后你教我冲浪,好不好?”

    “我也想学。”司马小昭在旁边叫道。

    “行,等你们长大了,我教你们。”秦如琛笑了笑。

    回到别墅里,他冲了一个凉,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坐到了沙发上。

    小钧坐到了他的身旁,“大舅,上次你送给我的琥珀真漂亮。”

    “那可是我在波罗的海的矿区挖到的。”秦如琛笑着说。

    小钧微微一怔,“咦,你不是说是在东非大裂谷挖到的吗?”

    “是吗?”秦如琛茶褐色的眸子闪动了下,“那是我口误,我先去了一趟波罗的海,然后去的非洲。”

    小钧漂亮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难怪了,我把琥珀给老师看,她说琥珀主要产在波罗的海地区,非洲是没有琥珀的。”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花晓芃刚好走进门来,清晰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一点犀利之色从她眼底悄然闪过。

    像这样的琥珀可是贵重而稀有的宝石,秦如琛不可能记错,更不可能口误,难道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