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花晓芃的诡计
    司马小昭咕噜噜喝了一大碗糖水,然后说道:“小姨把她的儿子改姓马了,外公来找爸妈,希望把我也改姓马,不然他会考虑把那个股什么的分给小姨的儿子。”

    “是股份。”陆初瑕纠正道。

    司马小昭眨了眨眼,“好像是吧,股份是个什么东东,是钱吗?”

    “说了你也不懂的,反正就是谁得股份最多,谁就是董事长,可以掌管公司的经营权。”陆初瑕蜻蜓点水的说。

    花晓芃笑了笑,带着几分嘲弄的意味,“马家两个女儿还真是不省心,面对危机不是齐心协力的解决,而是争权夺利,窝里斗,这是想要马氏快点倒闭吧?”

    司马小昭皱起鼻子,“小姨是坏蛋,我妈说了,马家以后是我的,我还要当龙城第一少呢。”

    陆初瑕哈哈大笑,这是她听到过的最滑稽的冷笑话,“就凭你,也能取代我老大,赶紧洗洗睡吧,只有在做梦的时候,你才能当龙城第一少。”

    花晓芃抚了抚她的头,“不能打击小昭,小孩子需要有梦想。”

    陆初瑕做了一个鬼脸,“嫂子,他那不是梦想,是幻想。”

    花晓芃莞尔一笑,“幻想也很好呀,我小时候还幻想变成女超人,在天上飞来飞去呢。小孩子可以做梦,很多梦不一定要实现,用来激励自己努力学习也是极好的。但大人就不行了,要脚踏实地,靠做梦是吃不饱肚子的。”

    陆初瑕浓密的长睫毛闪烁了下,像是听明白了她的话,“好吧,就让他做一做黄粱美梦吧,等他长大了没准就清醒了。”她说着,把语气一转,“我妈肯定不会同意你改姓的,我妈都快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了,她要知道这件事,估计要气疯。”

    司马小昭撇撇嘴,“昨天姑姑来的时候,就跟外公吵架了,姑姑说要是我改姓,陆家就不管马家了,让马家自……自死自灭,到时候马氏要是被人弄垮了,姓啥都没用了。”

    “是自生自灭。”陆初瑕扶着额头给他纠正,这家伙语文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词汇这么差。

    花晓芃可没这么想,在她看来,司马小昭的记忆力还是挺好的,偷听到的话,基本都能记得住,

    她偷偷的瞅了不远处的陆谨言一眼,他正在逗孩子们玩,似乎完全没有理会这边,也没有听他们说话,非常的淡定。

    不愧是权商界的战神mars,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偌大的马氏集团也能被他搅得天翻地覆。

    林思埋头喝着糖水,把所有的心思都藏了起来。

    她就是想要看着马家垮台,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到时候看马玉竹还怎么嚣张跋扈?

    “小昭,要是你外公和姑姑吵起来,你会帮着谁?”

    司马小昭瘪瘪嘴,“我才懒得管呢,大人太复杂了,我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林思笑了笑,“说得也是,小孩子不用管大人的事,好好的玩耍就行了。”

    连喝了三大碗糖水,司马小昭打了一个饱嗝,转头望着花晓芃,咧嘴一笑:“漂亮姐姐,以后你们出来度假都叫上我,行吗?”

    “好呀。”花晓芃拿起纸巾,替他擦了擦嘴。

    司马宏远和马玉竹虽然不好,但这个孩子并没有继承到他们的恶劣,本性还是纯善的,希望他以后不会被名利世界的铜臭所污染,改变本性。

    喝完糖水,孩子们就去沙滩上堆沙堡了。

    花小锋牵着林思的手在浪花里漫步。

    花晓芃坐在休闲椅上,望着他们,嘴角带着嫣然的笑意,“小锋其实是喜欢思的,我看得出来,所以我才会撮合他们。”

    陆谨言双手托住后脑勺,慵懒的表情像个妖孽,迷死人不偿命,“林思可不是个特别单纯的女孩,上次那封告密短信就是她发的吧?”

    他有一双如雄鹰一般犀利而敏锐的眼睛,可以轻易的看穿黑暗角落里的秘密,“人无完人,女孩子过于单纯也不好,只要她是真心爱小锋就行。你看我,我也不是真的笨,对不对?”

    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促狭的笑意,“是吗?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她脸色一黑,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瞪着他,“你眼拙,要去看眼科了。”

    陆谨言铁臂一王刚伸,搂住了她的肩,“我要是眼拙,怎么会娶你呢?”

    她皱了下鼻子,“我们俩是指腹为婚,你可没有心甘情愿娶我,天天都想赶我走呢?”

    他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她的脸颊,“我现在可是天天都想宠你。”

    她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知道他又精虫上脑了,憋了快一年,他的精虫怕是像黄石火山下埋藏的熔岩,急待喷发,一发而不可止。

    “我要去玩水了。”她站了起来,朝沙滩跑去。

    他优美的嘴角勾起一道邪魅的笑弧,起身跟在了她后面。

    浪花轻柔的拍打在沙滩上,泛起洁白的泡沫。

    她追逐着浪花,一边奔跑,一边咯咯的笑,银铃般的笑声伴随着海浪的声音在空气中荡漾。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到海,是在八岁的时候,爸爸出差,带着我去到了大连。那个时候,我兴奋极了,在沙滩上不停的奔跑,还捡了很多贝壳呢。”

    陆谨言迷人一笑,眼睛里充满了宠溺,“那个时候,我应该来江城看看我的小媳妇,这样就没有时聪什么事了。”

    她顽皮的吐吐舌头,“你都已经被父亲送出国了,怎么来江城?”

    他耸了耸肩,脸上带着调侃的微笑,“可以带你一起出国,圈养起来。”

    她噎了下,瞪他一眼,“幸好从前没见过,否则我就惨了。”

    他邪戾一笑,脱掉了衬衣,”我带你下水玩玩。”

    阳光洒落在他性.感而坚实的肌肉上,泛着金色的光芒。

    他的身材完美至极,传说中的九头身,八块腹肌,还有迷人的人鱼线。

    她带着几分花痴的看着,眼睛里闪过了一道无法言喻的诡谲光芒。

    要是秦如琛过来,就能看到他的背后到底有没有胎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