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还需要分白天晚上吗?
    时聪的祖上是江苏人,做得菜都是清淡的、酸甜口味的,所以他不能吃辣,也不爱吃辣。

    而秦如琛喜欢刺激,喜欢挑战,像麻辣这么刺激味蕾的感觉,他怎么会错过呢?

    “修罗魔王,你觉得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不但长得一模一样,连背后的胎记都是一模一样的,这样的概率有多大?”她如有所思的问道。

    “跟哈雷彗星撞上地球的概率差不多吧。”陆谨言摊了摊手,“今天为什么对这种话题如此感兴趣?”

    她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果汁,“我今天去看过陆锦珊,我们聊到了秦如琛,她提到秦如琛的背上有一块胎记,我就想起时聪的背上也有一块,而且是在同一个地方,这也太诡异了,他们两个简直就像克隆人。”

    陆谨言微微一震,“秦如琛的背上怎么可能有胎记,她看错了吧?”

    花晓芃惊愕,“他没有胎记吗?”

    陆谨言耸了耸肩,用着确定的语气说道:“我跟他一起游过泳,泡过温泉,他要是有胎记,我会看不到吗?”

    花晓芃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难道是陆锦珊看错了,那不过是个伤疤或者被蚊虫叮咬留下的红斑之类的,并不是胎记?

    在她沉思间,陆谨言摸了摸下巴,铁臂一伸,把她拉进了怀里,“老婆,你的精力应该放在你老公身上,不是别的男人。”

    她纤细的手指从他挺直而迷人的鼻子划落下来,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他好歹也是我的干哥哥,我关心一下他,随便满足一些好奇心,不行吗?”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里闪过一道犀利的微光,“你感兴趣的不是他,而是他和时聪可能有的关联吧?”

    这话一针见血,她做了一个鬼脸,“陆锦珊说秦如琛去过好几次江城,你说如果他见到时聪会有什么反应?”

    “你是怀疑秦如琛曾经见过时聪?”陆谨言浓眉微挑。

    “嗯。”她点点头,“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秦如琛在受伤之后,会分裂出一个像时聪一样的人格,或者说时聪的脑电波为什么能和他的融合?”

    陆谨言沉默了,他知道花晓芃的好奇心也是很重的,这件事她怕是要深挖到底了。

    “老婆,你要记住,好奇心杀死猫,适可而止。”

    “我知道,我有分寸。”她低低的说。

    陆谨言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嘴角勾起一道邪魅的笑意,“老婆,要不要上楼去,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了?”

    “大白天,这样好吗?”她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

    “都老夫老妻了,还需要分白天黑夜吗?”他俊美的脸上添了几分霸道之色,转身朝楼上走去。

    ……

    马氏的危机越演越剧烈。

    司马宏远已经hold不住了,不得不求助于司马钰儿。

    陆宇晗一回来,司马钰儿就去了他的书房,“宇晗,马氏的事,你有没有听说?”

    陆宇晗靠到大班椅上,表情淡淡的,“商场上风云变幻,偶尔出现一些危机是很正常的事。”

    “可这次不是普通的危机,宏远怀疑是有人想要搞垮马氏。”司马钰儿柳眉微蹙,带了几分担忧。

    陆宇晗低哼一声:“他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能怪谁?你当我不知道,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勾当就是他们两口子搞出来的。他就是被你惯坏了,无法无天,什么都敢做。他该庆幸这次不是陆氏的项目,否则我直接送他进牢子。”

    听到这话,司马钰儿就知道陆宇晗是关注过的,还派人调查了。

    她只能实话实说,“那个项目是马玉梅夫妻负责的,宏远他们不是为了钱,就是想要教训一下马玉梅的丈夫,他想要取代宏远,宏远能坐以待毙吗?再说了,这事已经有人站出来承担了,不会有人怀疑到宏远身上。”

    陆宇晗摆出了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既然是这样,马家的事,你就不要瞎搀和了,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司马钰儿的嘴角抽动了下,他要不管,弟弟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宏远怎么说也是你小舅子,就算你不想管马氏的事,也能帮他查查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吧?”

    “都已经在窝里斗了,还需要查吗?”陆宇晗一双眼睛格外的深沉,犹如千年的古井,望不到底。

    司马钰儿觉得这是他给自己的提示,背后捣鬼的就是马玉梅夫妇,想要趁乱夺权。

    “宇晗,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你一定要拉宏远一把。”

    一道无法言喻的深沉之色从陆宇晗眼底幽幽闪过,“你放心,我不会让马氏倒的。”

    听到这话,司马钰儿暗自松了口气,只要有他罩着,弟弟就能顺利度过难关。

    从书房出来,她走到大厅就遇上了花晓芃。

    “小妈,一起喝糖水吧。”花晓芃微微笑的招呼道。

    “好。”她点点头,坐到了她的身旁。

    “我听说小昭换了学校,还适应吧?”花晓芃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

    “比之前爱上学了,也交到了朋友。”司马钰儿笑了笑。

    花晓芃也笑了,“那就好,其实小昭挺聪明的,只是不适应常青藤的教育方式。”

    司马钰儿幽幽的瞅了她一眼,目光还需要赖人寻味,“没想到,你和小昭只见过一面,还挺关心他的。

    花晓芃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我可不止见过他一次,有一次我带着小钧去动物园,刚好碰到了他。我看他一个人也没有跟朋友在一块,就让他跟着我们一起玩。看到他,我就想到了我弟弟小时候,虽然顽皮,却很纯真,很善良。跟他妈妈和姐姐完全不同。”

    司马钰儿喜欢她最后这句话,她一点都不希望司马小昭像马玉竹。

    “他像我们司马家的人多一点。”

    花晓芃喝完糖水之后,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小瑕跟我说,明天周六想去海边玩,我准备把我弟弟和思也叫上,不如让小昭过来跟我们一起玩吧,也好增进他和思的姐弟关系。”

    司马钰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头答应了,小昭不仅需要促进和思的姐弟关系,更需要修复和女儿的关系。

    女儿总是嫌他笨,连玩都不跟他一起玩,真是让她忧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