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烂泥扶不上墙
    陆谨言弹了下她的额头,笨女人的脑回路总是十分新奇,与众不同。

    “如果他真的不太正常,以后你就跟他保持距离,不要太过接近了。”

    她吐吐吐舌头,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他的两个人格都把我当干妹妹看待,所以不用担心。”

    陆谨言大手一伸,揉了揉她的头,“防人之心不可无,明白吗?”

    她做了一个鬼脸,“我知道,每天四个保镖跟着我呢,能有什么事呀。”

    陆谨言小啜了一口茶,神情变得极为深沉了,仿佛被窗外的夜色晕染。

    楼下,陆初瑕和小奶包在鱼塘喂完吃奶鱼回来,坐在沙发上吃水果。

    “小瑕,小妈呢,我发现最近很少见到她在家里吃饭。”花晓芃走过来问道。

    “我舅决定跟司马小昭换学校了,换到普通的贵族学校去,所以我妈这几天总是去我舅家。”

    “哦,原来是这样,小昭那孩子总算能正常发展了。”花晓芃淡淡一笑,在她看来,小妈去司马宏远家肯定不只是为了司马小昭的事,马氏的危机,她不会不管的。

    陆宇晗过来了,坐到了孩子们身旁,“你们两人相差八岁,竟然没有代沟,在一起玩得这么好。”

    陆初瑕吐吐舌头,“我跟嫂子相差17岁,也没有代沟呀。”

    陆宇晗笑了笑,“那你跟我怎么就有代沟呢?”

    陆初瑕做了一个鬼脸,“爸,您跟我之间相差了两代人的距离,当然有代沟了。”

    “说得也是,我都是当爷爷的人了,得服老了。”陆宇晗故意叹了口气。

    “父亲,您正值壮年,哪里老了?”花晓芃莞尔一笑,接过话来。

    小奶包摇头晃脑的说:“对呀,爷爷一点都不老,还能和我一起打棒球呢。”

    陆夫人过来了,让佣人端来了糖水:椰青燕窝。

    这几天,她和老夫人一起跟着紫英道长研习易经,心情好转了许多。

    “原本以为我儿女双全,可以安享晚年,没想到到老了,还得满世界寻找我的女儿。”

    许初瑕眨了眨眼,低低的说:“大妈,我也是你的女儿,对不对?”

    陆夫人怔了下,然后笑了起来,疼爱的抚了抚她的头,“你当然是我的女儿了,从小你就是这个家里的开心果。”

    “现在有了小钧,小遥和小晔,家里有四个开心果了。”陆初瑕咧嘴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是啊,家里有孩子就是热闹,你们的大姐现在估计也结了婚,有了孩子。”陆夫人的眼睛落到了窗外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脸上有了一丝凄迷的笑意。

    陆宇晗搂住了她的肩,“我一定会把女儿找到的。”

    陆谨言在书房处理了一些公务之后,就走了下来。

    陆夫人连忙把糖水端给儿子,“我吩咐厨房刚炖的,趁热喝。”

    “奶奶呢,还在跟道长研究易经?”陆谨言随口问了句。

    “是啊,老夫人比我还感兴趣呢。”陆夫人笑了下,“紫英道长真的是得道高人,外面那些算命看风水的神棍完全不能比。”

    “您儿媳妇专门从武当山请来的,当然是高人了。”陆谨言揽住了身旁女人纤细的腰肢。

    “我知道晓芃孝顺,以前我是那个孽畜迷惑了,对晓芃产生了偏见。现在我终于完全的清醒了,陆锦珊,不,她不是陆家的人,应该叫她张锦珊,她就是两个低劣的下等人生出来劣质品,就是一团烂泥,怎么都扶不上墙。”

    陆夫人的心里充满了愤怒和仇恨,就算是把张家的儿子阉了,让他们绝了后,也不能消除她的心头之恨。

    最可恨的是王雪艳,她的儿子、女儿、孙子一个都别想能活着见到外面的阳光,她夺走了她的女儿,她就让她九族难安!

    至于张锦珊,原本她还是有母女之情的,但一想到张家夫妇扔掉了自己的孩子,害得她生死未卜,对张锦珊的感情就烟消云散了。

    陆宇晗拍了拍她的肩,“行了,不要提那个孽畜了,就当从来没养过她。”

    陆初瑕双臂环胸,撇了撇嘴,“她肯定每天都在监狱里哭天抢地,没有化妆品、没有漂亮衣服、没有派对……这比杀了她更可拍。”

    一道阴鸷的戾气从陆谨言俊美的脸上划过,“所以才没有杀了她,让她把牢底坐穿才是最好的惩罚。”

    小奶包转头望了陆初瑕一眼,“小姑,你说做了坏事的人,是不是就会受到惩罚?”

    “当然,会有法律来自裁他们,如果法律管不了,就由老天来惩罚,不是有句话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吗?”陆初瑕说着,叹了口气,“我原本以为我们家是最强大的,没有人能伤害到我们,没想到还有像王雪艳那样的坏人,敢偷走我们家的孩子。”

    虽然是一句无心的话语,却让陆宇晗感到很受伤。

    他明明足够的强大,却连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保护好。

    当年,虽然他不是心甘情愿娶了伊楚薰,但她毕竟是自己的妻子,还有了身孕,他没有尽到一个丈夫该尽的责任。

    陆谨言揉了揉妹妹的小脑袋,“我们不仅要把大姐找回来,还要让坏人受到应有的惩罚,一个都不能放过,让他们知道,敢动陆家的人,就是找死!”这话像是在说给陆宇晗听。

    陆宇晗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下,端起椰壳,喝了一口糖水,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

    陆初瑕朝哥哥竖起大拇指,“老大威武霸气,不愧是我们陆家的继承人。”

    她正说着,花晓芃的电话响了,是刘竞宝打过来的。

    今天他去了监狱,把离婚协议书拿给陆锦珊签字,她让他转告花晓芃,要跟她见上一面。

    花晓芃犹豫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还是去了监狱。

    陆锦珊穿着囚服,看起来落魄而颓废,但她的脸上依然带着对花晓芃的恨意。

    “你现在一定很得意吧,你终于胜利了,彻底的打败我了。”

    花晓芃嗤鼻一笑,“我们之间本来没有战争,全都是你自己挑起来的。你本来可以一直做你的豪门千金,享受荣华富贵,没人会怀疑你的身份,可你却不停的作死,不但让自己变成了一只落魄的麻雀,还蹲进了牢子。”

    陆锦珊的五官狰狞的扭曲了,“我告诉你,我恨你不只是在四年前,而是在七年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