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撞出人格分裂
    花晓芃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没有再多问,既然那个女人都已经嫁人了,说太多只能徒添伤感。

    小奶包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机器人,“大舅,这里面有部动画片很好看,之前我看完了,现在想重看一遍,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了,网上也没有。”

    秦如琛把机器人拿起来看了看,“这是妈咪给你买的吗?阿尔法蛋?”

    小奶包微微一震,“大舅,这是你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秦如琛茶褐色的眸子闪烁了下,“机器人长得都差不多,我还以为妈咪又给你买了新的。”

    小奶包摇摇头,“我特别喜欢这个机器人,不想换新的。你帮我问问卖机器人的叔叔,在哪里可以重新下载,好不好?”

    “好,我问问。”秦如琛笑着点点头。

    之后,他带着小奶包去院子里打棒球,花晓芃去厨房里做菠萝咕噜肉。

    女佣在旁边帮忙。

    她朝外面望了望,把声音放低了,“陆夫人,你有没有觉得秦少爷有点怪怪的?”

    花晓芃震动了下,“哪里怪?”

    女佣眨了眨眼,半掩着嘴说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视剧叫《七个我》,里面那个男主有七种不同的人格,每一种都不一样,我觉得秦少爷好像也是这样。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觉得他变了一个人。”

    花晓芃惊愕,她还以为只有自己有这种感觉,没想到女佣也一样。

    但她未动声色,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变了一个人呢?”

    “一个喜欢热闹,一个喜欢安静,一个喜欢吃辣,一个半点辣都不吃……反正就是性格不同,口味不同,什么都不一样。电视剧里也是这么演的。你说秦少爷是不是在头受伤之后,就分裂出了另外一个人格?”

    花晓芃原本还没这么想,听佣人一说,觉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你想太多了,我哥本来就喜欢变来变去,没个定性。再说了,他的头受过伤,恢复记忆没有太久,难免有个适应的过程。”

    “哦。”佣人吐吐舌头,“陆夫人,我跟你说的话,你可别告诉秦少爷,不然他肯定生气的把我炒鱿鱼。”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花晓芃耸了耸肩,淡淡一笑。

    秦如琛带着小奶包回来的时候,花晓芃和女佣把饭做好了。

    “好久没吃我最喜欢的菠萝咕噜肉了,晓芃做得最好吃了,谁都比不了。”

    “喜欢就多吃一点。”花晓芃笑着夹了一块肉给他。

    他轻轻的咬了一口,酥酥的、脆脆的、甜甜的、酸酸的,就像是爱情的味道。

    可惜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晓芃,你现在和陆谨言相处的还好吧?他s还有没有惹你生气?“

    她嫣然一笑,“没有,他每天忙着当奶爸,哪里还有空惹我生气呀。”

    秦如琛看她一脸的幸福甜蜜,就知道她和荣谨晔相处的很好。

    “他对你好,我就放心了。”他的语气里带着几分酸涩。

    很多时候,他都说服自己要放弃,只要她幸福快乐就好,可是内心里终有几分不甘。如果不是老天的捉弄,他们怎么会分开呢?

    花晓芃莞尔一笑,“哥,其实感情不是一尘不变,人在不同的时候会喜欢上不同的人,你也应该试着去接受新的人了。”

    这话对秦如琛而言是十万点的心灵伤害暴击,这就说明她不再爱他了,他已经彻底的成为了过去式。

    “可能我这个人比较念旧吧。”

    “你是还没遇到真命天女,等遇到了,就不会这么想了。”她微微一笑。

    秦如琛的眼睛逐渐的黯淡了,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另外一个她,他的心里也不会再有另外一个女人了。

    吃完饭,花晓芃带着小钧回了家。

    陆谨言正在给孩子喂奶,只要他在家里,总会亲自喂孩子,十足的模范好爹地。

    花晓芃坐到了他身旁,“我发现你在的时候,他们俩特别的乖。

    “那当然,我每天晚上的胎教可不是白做的。”陆谨言自得的挑眉,等孩子吃完奶后,抱着拍了拍嗝,“小钧呢?”

    “去找小瑕玩了。”花晓芃耸了耸肩。

    “秦如琛果然是恢复了本性,成天满世界乱跑。”陆谨言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她喝了口茶,眼底闪过一道无法言喻的神色,“你说秦如琛在失忆前和失忆后性格是不是如同两个人?”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一眼,“确实很不一样,失忆之后正常多了。”

    她抿了下唇,把声音压低了,“其实他恢复记忆之后,也不完全就是吊儿郎当,放荡不羁的样子,有时候还是恢复记忆前的样子,就好像那种人格分裂的人,不停在两种性格之间转换。”

    陆谨言微微一怔,深黑的冰眸里增添了几分犀利之色,“你该不会在怀疑他有人格分裂吧?”

    她摇摇头,“不是我,是他家的佣人,看了一个人格分裂的电视剧,就怀疑他也有,说他有的时候判若两人。”

    她顿了下,目光落到窗外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声音似乎也从那里传来,带了些许低迷,“他安静的时候,会让我想起……”

    她打住了,抿起了唇,脸上添了一丝伤逝之色。

    陆谨言明白她指得是谁。

    “很像吗?”

    “嗯,特别像。”她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陆谨言桃花眼微眯,眸色逐渐的加深了。

    “难不成他头部受伤,真撞出人格分裂来了?”

    “或者说被鬼魂俯身?”花晓芃浓密的长睫毛闪动了下,绽出一点诡异的微光。

    陆谨言噎了下,“你是想说时聪的鬼魂附到他的身上了?”

    “其实人格分裂用灵异学的解释就是一副躯壳里装载了好几个灵魂。以前他就跟我说过他的身上有两个灵魂。灵魂就是脑电波,他和时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两人的脑电波频率没准是一样的。时聪去世之后,脑电波就在天空中飘荡,一下子撞到了秦如琛的脑电波,然后就融合在了一起。”花晓芃说得是绘声绘色,一本正经,似乎自己都被自己说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