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除却巫山不是云
    “放心吧,岳父,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该追责的一定不会放过。”司马宏远说道,他早就找好替罪羊了。

    林思躲在洗手间背后,把他们的话听了一个大概。

    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阴鸷的冷笑。

    马氏要是倒了,马玉竹就再也横不起来了,而司马宏远的“宏图伟业”也泡汤了。

    从洗手间出来,她跟司马宏远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出去,心情好极了。

    回到家里,她就拨通了花晓芃的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现在马氏基本上是由司马宏远在管理,权商场上的人都知道他是父亲的小舅子,处处礼让三分,谁敢公然跟他作对呀,除非……

    “修罗魔王,马氏的危机跟你有没有关系?”

    陆谨言弹了下她的额头,“好好准备你今年的设计,不要管乱七八糟的事。”

    她撅撅嘴,“我就是好奇嘛,在龙城,敢动司马宏远的人,我想不出第二个了。”

    “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陆谨言晃动了下手中的杯子,里面鲜红的果汁犹如杀戮过后的鲜血,浓艳而刺眼。

    花晓芃靠到了沙发上,撕开一张面膜贴在了脸上,“马氏是司马宏远的大本营,只要马老爷子一死,它就是司马宏远的了。虽然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暗中利用陆氏的资源来发展自己的公司,但它们的发展远不如已经有雄厚实力的马氏。所以他干脆把重心全都转移到了马氏,一步一步掌控了马氏的董事会。马老爷子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马玉竹是老大,以后就是马氏的继承人,马玉竹完全听从他的摆布,马氏根本就是他的囊中物了。倘若马氏倒了,司马宏远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就化为了泡影,他的根基也被挖断了。”

    陆谨言抚了抚她的头,“你了解的还挺清楚的。”

    打蛇要打七寸,马氏就是司马宏远的七寸。

    她端起果汁杯,喝了一口西瓜汁,舔舔唇,“这人啊,一旦被金钱和名利蒙蔽了双眼,就会变得无情无义,六亲不认。只有把他打回原形,才能清醒过来。”

    “这是暴发户的本质。”陆谨言讥诮一笑。

    小奶包来了,早上他跟秦如琛在微信上视频,秦如琛从非洲给他带了礼物,他想要过去拿,顺便听他讲讲探险的情况。

    花晓芃看孩子一副兴致冲冲的模样,不想让他失望,就带着他去了秦如琛的别墅。

    秦如琛正在院子里摘花,看到花晓芃过来,黯淡的眸子里闪出了一道星光。

    “自从你生了孩子,就没来我这里玩了,感觉好像有一个世纪没见到你了。”

    “你去非洲探险一去就是两个月,我想来找你都找不到呀。”花晓芃戏谑一笑。

    “也是。”秦如琛低眉一笑。

    “大舅,你快点给我讲讲马达加斯加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小奶包迫不及待的说。

    “好。”秦如琛把他抱了起来,走进客厅,给他讲马达加斯加的面包树。

    他歪着小脑袋,饶有兴趣的听着,“面包树的果子好吃吗?”

    “像榴莲吧。”秦如琛耸了耸肩。

    “大舅,你不是还去了东非大峡谷吗?那可是世界上最大的峡谷,你再给我讲讲那里的故事。”小奶包眨巴着大眼睛说道。

    秦如琛抚了抚他的头,把礼物拿了出来,“你还是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吧。”

    小奶包拆开盒子,里面是一块天然的琥珀,琥珀里面有一只美丽的蝴蝶。

    “哇!”他张大了眼睛,“好漂亮呀,大舅,你是在哪里捡到的?”

    “在大峡谷的地底下挖出来的。”秦如琛微微笑的说。

    花晓芃拿过来看了一眼,“这样的琥珀是很稀有的。”

    “因为大舅去过很多别人没有去过的地方,才能收集到别人都没有的稀有宝贝。”小奶包用着一种颇为仰慕的眼神看着他,长大之后,他也要去环游世界,四处冒险。

    秦如琛宠溺的抚了抚他粉嘟嘟的小脸蛋,把桌上的点心拿给他吃。

    “我给小遥和小晔也准备了礼物,改天有空我过去见见他们,他们还没见过我这个干舅舅呢。”

    “他们虽然小,但已经会根据声音辨认人了。”花晓芃笑着说。

    小奶包吃了一块松饼,砸了砸嘴,“弟弟妹妹跟我一样,都是高智商的儿童。”

    “喜欢弟弟妹妹吗?”秦如琛微微笑得问道。

    小奶包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喜欢,我每天都跟他们一起玩,等他们再大一点,就可以跟我一起打棒球了。”

    “家里孩子多了,就是热闹。”秦如琛的眼睛里掩藏了几分失落,如果一切还能重来该有多好,他和她也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群可爱聪明的孩子。

    花晓芃望着他莞尔一笑,“哥,等你结了婚,有了孩子,家里也会很热闹了。”

    秦如琛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层凄迷之色,除了她,他不想要任何人,他也不会再爱别的女人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子,没有人可以取代她。”

    花晓芃微微一震。

    她听说他是个游戏爱情的人,交过很多的女朋友,但没有一个是上心的,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怎么没听说他还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呀?

    “哥,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呢,她现在在哪里呀,你们为什么分手?”

    “她……嫁给了别人。”秦如琛的声音低迷如晚风,幽幽的拂过她的发梢。

    她撩了撩耳边的碎发,“不可能吧,阳城还能有人比你更优秀?”

    追求他的女人排成队可以绕赤道一圈了,都是死心塌地的爱着他,怎么可能还有改嫁他人的?

    “是不是秦伯父秦伯母觉得你们门不当户不对,不准你们在一起,她一伤心,就赌气嫁给了别人?”

    秦如琛噎了下,她的脑洞一向都是这么新奇,从来没变过。

    “不是,是老天存心要捉弄我们,把她从我身边夺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