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不能接受黑历史
    周末,花晓芃带着小奶包去了许若宸的别墅,上魔术课。

    许若宸的目光在她身上萦绕了一圈,“晓芃,你恢复的真好。”

    “我每天都做瑜伽。”花晓芃莞尔一笑。

    小奶包牵起了他的手,“爸比,老师来了吗,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学魔术了?”

    “老师在楼上练习室等你呢。”许若宸微微一笑,让保姆带着他一起上了楼,自己则和花晓芃坐在大厅里喝茶等着他。

    “陆锦珊的事,我听说了,这么会作死的人,恐怕整个龙城都找不出第二个了。”他讥诮一笑。

    花晓芃耸了耸肩,“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他们正说着,保安过来报告,慕容黛西来了,就在门外。

    “让他离开。”许若宸冷冷的说。

    花晓芃摆了摆手,“不用了,她来得正好,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聊一次。”

    许若宸犹豫了片许,让保安打开铁闸门,放她进来。

    慕容黛西没想到花晓芃会在,脸色不自觉的阴了下。

    “陆太太好歹也是有妇之夫,总往前男友家跑不太好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给陆谨言戴了绿帽子呢。”

    花晓芃喝了口茶,不慌不忙的说:“我只是带孩子来学魔术而已,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在乎别人乱嚼舌根。”

    慕容黛西低哼一声:“我怎么觉得这不过是个借口呢,你就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吧,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没什么魅力了,别以为阿宸还会围着你转。”

    一道暴怒的火光从许若宸眼底闪过,“慕容黛西,你有病吧,再胡言乱语,就立马给我滚出去。”

    慕容黛西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仿佛受到一万点的心灵伤害暴击,“阿宸,我是为了你好,竟然我回来了,不相干的女人就该消失。”

    许若宸低哼一声:“我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我就算要交女朋友,也不会是你。”

    慕容黛西犹如被扇了一记无形的耳光,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花晓芃转动了下手中的茶杯,碧绿的液体在里面微微晃动,“我知道你是伊然,不过你已经不是从前的伊然了。给大毒枭当过情妇,还杀过人。这样的女人是进不了许家大门的。”

    伊然剧烈的晃动了下,脸色先是微微泛白,然后变成了通红的一片,犹如滴血的猪肝一般。

    花晓芃竟然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还有黑历史!

    “既然你知道我是伊然,就应该明白我和阿宸的感情,我们都是彼此的初恋,这份感情是最美好,也是最难忘的……”

    她还没说完,就被许若宸打断了,“你错了,我已经忘了。”

    这就像是一记霹雳击打在她的天灵盖上,让她无地自容。

    “阿宸,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有好几次我都想要自杀。但是一想到你,我就觉得无论如何,我都要回来,都要再见你一面,否则我死不瞑目。”

    许若宸的表情冷冷的,没有一丝的动容,“如果你老老实实的,我们或许还可以做朋友,但其他的,想都不要想。我好歹也是岩城第一少,许家的继承人,不可能跟一个大毒枭的情妇交往。”

    伊然的嘴角像被马蜂蛰了一下,几乎歪到了耳朵根子,许若宸的话太打击她,太伤她的心了。

    她感觉花晓芃正在得意的嘲笑她,以为自己击败了她,但她并没有输,许若宸只是心里有一点疙瘩而已,对她还是有感情的。只要她努力,他终究会回到她的身边。

    “阿宸,你只是暂时被别人蛊惑了,终有一天会清醒过来,接受我的。”

    “没有这么一天,你要没别的事,可以走了。”许若宸毫不犹豫而斩钉截铁的说。

    慕容黛西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僵硬的迈开脚步朝外面走去。

    她的心里隐藏着熊熊的妒火。

    上一次花晓芃命大没有死,下一次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

    林思下班之后,去了司马宏远家。

    马玉竹的老爹和妹妹马玉梅都在,大家神情凝肃,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

    看到她,马玉竹皱起了眉头,“你来干什么,谁让你过来的?”

    “爸爸让我来的。”林思耸了耸肩,冷冷淡淡的说。

    这会,司马宏远顾不上她了,摆了摆手,“今天我比较忙,你先回去吧。”

    林思也没有多问,只是说了句,“我肚子有点疼,用一下洗手间就走。”

    她朝洗手间走去,但并不是真正要用洗手间,而是躲在里面偷听。

    马氏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马氏是司马宏远的根基和靠山,他也是马氏的第四大股东。

    当初他之所以抛弃原配,娶了马玉竹就是瞅着马老爷子没有儿子,马玉竹就是未来的继承人。

    娶了她就等于拥有了整个马氏。

    现在马老爷子基本上不怎么管事了,都是由马玉竹夫妇和马玉梅一同在管理。

    “宏远,cbd的项目,马氏投资了六十亿,现在怎么就出了问题呢?如果不能如期完工的话,会让马氏亏损严重。”马玉梅说道,“这只是其中之一,我们在江城的竞标失败了,项目被另外一个公司抢走。股市受到双重打击,连日来跌到了谷底。”

    马玉竹暴怒的一掌拍在桌子上,“frisa到底是什么来路,连我们马氏的项目也敢抢,必须给它一个教训才行,让它知道太岁头上动土,是找死。”

    司马宏远面色沉重,“firsa是一家境外公司,在竞标的时候横空杀了出来,气势汹汹,我没想到项目会被他们抢走。”

    “江城那边上上下下我们不是都打点好了的吗?”马老爷子十分的恼怒。

    “我打听过,说是恒源的董事长临时改变了主意,选择了frisa。”司马宏远阴沉的说。

    “cbd项目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事一定要查清楚。”马老爷子说道。

    司马宏远和马玉竹对视了一眼,这事他俩就是幕后主使,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被人告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