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曾经的女朋友
    躺在床上的小家伙似乎听得懂父亲的话,感觉受了冷落,委屈不已,“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花晓芃连忙把儿子抱了起来,轻轻拍着他,眼睛狠狠的瞪着旁边的罪魁祸首,“修罗魔王,你惹得祸,自己收拾。”

    陆谨言嘴角扬起一道怪异的笑弧,伸手抚了抚儿子的头,哼起勃拉姆斯的摇篮曲来。

    小家伙一听,小嘴抿了抿,就不哭了,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爹地,把小手儿伸了伸,像是在求抱抱。

    花晓芃“噗嗤”笑了起来,“魔王爹地,儿子让你抱呢。”

    陆谨言亲了下他的小手儿,伸出另一只手,把他接了过来,一手抱一个。

    小家伙满意了,小嘴儿一裂,像是在笑。

    从大厅出来,两人把孩子放进了婴儿车里,慢慢推着朝花园走。

    “修罗魔王,你不会真有点重女轻男吧?”

    “男孩女孩我都喜欢,只是男孩和女孩子的培养方式不同,对女孩要多宠一点,对男孩要严厉一点,从婴儿开始就要培养独立的性格。”陆谨言慢条斯理的说。

    “男孩、女孩不都应该独立吗?”花晓芃撇撇嘴。

    “错,女孩依赖父母是应该的,男孩就废了。”陆谨言一本正经的纠正。

    花晓芃做了个鬼脸,“像陆锦珊那样的巨婴还不够废吗?”

    “她是基因差。”陆谨言轻蔑的低哼一声,老鼠生的怎么都不可能成龙成凤。

    这话,花晓芃是赞同的,人的高低贵贱不在于出生和地位,而在于品德和教养。

    张氏夫妇人品差到极点,重女轻男,抛弃生病的孩子,就是最卑劣的一类人,所以两个孩子都不得善终。

    这几天,陆家和伊家都安排了人在美国寻找王雪艳,很快就有了消息。

    王雪艳住在美国的堪萨斯州,在两天前自杀了。

    伊家大舅把她的照片发过来,陆夫人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她,就是她,就算她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当时就是她把我的女儿抱出去的。”

    花晓芃晃动了下手中的茶杯,“真没想到,她竟然自杀了,在我们找她的时候,她突然自杀了,是不是太巧合了?”

    “难道她得到了消息,畏罪自杀?”陆夫人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过了一道犀利的冷光,“我们的调查是保密的,除非医院里有人一直跟她保持着联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

    “马上再去调查妇幼保健院的医生,看看她有没有同党。”陆夫人咬着牙关说道。

    陆宇晗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雪茄,他的目光一直凝注在电脑里的照片上,许久之后,一抹无法察觉的惊愕之色从他脸上悄然闪过。

    司马钰儿躲在楼梯拐角处,听到这个消息,浑身掠过一道剧烈的痉挛,当晚就去了司马宏远的住处。

    “王雪艳自杀了,这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不死也不行了,伊楚薰抓到她,肯定不会放过她,搞不好就会把我供出去。我已经答应她了,好好照顾她的一对儿女,她死也瞑目了。”

    司马宏远的眼神是阴冷的,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影响自己的宏图伟业,谁成为了他的绊脚石,就要铲除。

    司马钰儿沉重的叹了口气,一步错,步步错,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这个时候,林思正在和母亲吃饭。

    “妈,你知不知道姑父的女儿在出生的时候就被人换掉了,现在他们全家都在找那个孩子呢。”

    “是吗?”林母脸上一块肌肉微微的抽动了下,眼睛一直瞅着饭碗没有抬起来。

    “我听说换走孩子的护士叫王雪艳,我原本以为这种事只会在小说里发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自己身边。”林思吐吐舌头。

    林母喝了口汤,抬起头来瞧了女儿一眼,把声音放低了,“我认识王雪艳,她是我的初中同学,跟司马宏远交往了好几年,我也是通过她认识的司马宏远。”

    她的语气里没有夹杂什么感情,平平淡淡的,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林思剧烈的震动了下,“偷换孩子的时候,她有在跟司马宏远交往吗?”

    “当然了,那个时候他们还打算结婚呢。不过,她不知道为了什么事突然从医院辞职回了老家。后来,司马钰儿从国外回来,进了陆家当小妾,她才重新回到龙城。我原本以为她回来是和司马宏远结婚的,没想到她竟然跟司马宏远分手,出国了。”林母说着,撇了撇嘴,像是在后悔接了王雪艳的盘。

    林思微微眯眼,一点犀利之色悄然划过,“妈,你说这件事会不会是司马宏远跟王雪艳合伙干的,为了报复陆夫人?”

    林母做了个“嘘”的手势,“这件事你听听就行了,千万别瞎说,也别瞎猜。”

    “我知道,我不会说的。”林思点点头。

    入夜之后,花晓芃给孩子喂完奶,把他们放进了摇篮里。

    陆谨言在楼下和小奶包下象棋,有了弟弟妹妹,也不能忽视哥哥,不然哥哥会有失落感的。

    花晓芃正想下楼,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发来的短信:王雪艳曾经是司马宏远的女朋友。

    她惊愕,但未动声色。

    等陆谨言上来之后,就悄悄的把短信拿给他看。

    陆谨言先是狠狠一惊,然后一道肃杀的戾气从脸上慢慢的浮现出来。

    “这是谁发给你的?”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对方应该不想透露身份,你只要查一查他说得是真是假,就行了。”花晓芃说着,就把手机放下了,其实她的心里想到了一个人,她应该是对司马宏远的过去最了解的。

    陆谨言走到吧台前倒了两杯零度鸡尾酒,一杯递给她,“我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花晓芃晃动了下手中的酒杯,“你说过的,每一巧合背后都可能有一个阴谋。孩子身上有那么明显的特征,就算护士很忙,也不可能弄错,除非是故意的。还有火烧档案这种事,一个女人恐怕很难完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