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生死未卜
    “报应来得还挺快,看来老天也是有眼睛的。”花晓芃倒了两杯零度鸡尾酒,一杯递给他,“老实说,这件事父亲有责任,母亲在怀孕的时候,心情一定很差,所以你姐才会不幸的患上先天性心脏病。那个邻居说,孩子的心脏病其实不严重,做一个小手术就可以了。如果是在陆家,她肯定能得到很好的治疗,完全康复,但被扔在路边,又冷又饿,真的是生死未卜。”

    陆谨言晃动了下手中的酒杯,“如果得心脏病的是我就好了,这样起码还能确定她还活着。”

    花晓芃拍了拍他的肩,“我刚才就是随便说说,没准她被一个好人家捡到了呢,不但做了心脏修复手术,还供她念大学,出国深造。你的姐姐智商肯定也很高,搞不好她就是某个领域的精英,如果哪天在电视上看到一个跟你很像的女强人,没准就是你姐姐了。”

    她说着,眼睛里骤然闪出了一道狡狯的微光,“我知道怎么让妈咪高兴一点了。”

    “你想到什么了?”陆谨言刮了下她的小鼻尖。

    “过两天你就知道了。”花晓芃神秘一笑。

    周五这天,阿时送来了孩子们的亲子鉴定报告。

    陆夫人看了一眼,松了口气,“是亲生的,我就放心了。”

    “夫人,我们已经查到王雪艳的下落了,她移民去了美国。”阿时说道。

    陆夫人眼底闪过了一道阴鸷的寒光,在美国就好办了,那可是她的地盘。

    她立刻给哥哥打了电话。

    花晓芃回来的时候身边带了一个白胡子道长,这是她从武当山请来的得道高人。

    “母亲,这是紫英真人,我特地从道教圣地武当山请来的,他精通易经紫薇,算命很灵的,我想让他帮大姐算算。”

    人在绝望和无助的时候,会本能的求助于神灵,渴望奇迹的出现。

    花晓芃觉得这或许对陆夫人是一个很好的安慰。

    陆夫人的眼睛微微亮了下,“那就算算吧。”

    她报了女儿的生辰八字。

    “这是个大富大贵的八字,而且命主出生在贵人时,这样的人命中时常会有贵人相助。蛟龙绝非池中物,如果出生在富贵人家,就是权势滔天,出生在普通人家也会出人头地,前程似锦。”

    陆夫人瞅了道长一眼,“我最想知道的是,这个孩子是不是还活着。”

    道长捋了捋白胡子,“一个短命的人,从八字就能看出来,命主的八字不是短命之相,寿元至少都有八十岁。不过,女孩出生在午时,火太旺,命中确实会有一些波折,但都能迎刃而解,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加上有贵人相助,日后必定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听到这些话,陆夫人的心里好受了许多,她之前也看过一些命书,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命不会相差的太远。

    儿子命好得话,女儿应该也会好的。

    “道长,要是早一个时辰出生会怎么样?”陆锦珊比女儿早出生几分钟,按照时辰来说,是巳时。

    道长算了算,“这是前半生富贵,后半身困苦的命。时柱代表了人的后半生,巳时出生,与日柱是天克地冲,大凶啊……”

    陆夫人微微颔首,脸上有了一丝难得的笑意,“晓芃,赶紧让佣人备好茶点招呼道长,再给道长安排到附近最好的酒店,让道长多留几天,我还想多跟道长请教一下。”

    “好的,母亲。”花晓芃点点头。

    等道长离开之后,她倒了杯茶给陆夫人,“母亲,我跟您说,我们中国的玄学博大精深,命理相术不是迷信,而是一种科学。我弟弟受伤之后,一直昏迷不醒,我妈妈就去了武当山,找的正是这位紫英真人,他算过之后,说我弟弟要昏迷三年,三年之后会遇到贵人把他救醒。您看我弟弟果然昏迷了整整三年,而他的贵人就是许若宸和谨言,因为他们,他在美国动了手术,恢复了健康。”

    她顿了下,又道,“等道长休息好之后,就再帮我们算算,看看您和大姐什么时候能母女重逢。有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数,如果机缘还没到,干着急也没用。”

    “你说得对,明天一定要道长好好的算算。”陆夫人一个劲的点头,心里蓦然就有了希望。

    陆谨言得知花晓芃给老妈找了个道士,扶额微汗。

    他从来不相信这些鬼东西。

    但不能否认,自从见了道长之后,母亲的心情好多了,不再像从前那样每天以泪洗面了。

    “这种偏方也就只有你能想得出来。”

    花晓芃撇撇嘴,“这会,母亲和老夫人正和道长在花园里探讨易经呢。紫英道长真的很灵的,不是我随便请的演员,是让我妈和阿琪去了武当山专门请回来的。我弟弟昏迷的那些日子,我妈经常会去武当山的,所以跟道长很熟了。要是别人,不管花多少钱,道长都不可能来的。”

    “原来你还信这些?”陆谨言轻轻的弹了下她的额头。

    她吐吐舌头,“这是玄学,不是迷信,装神弄鬼骗钱的才叫迷信。”

    陆谨言揉了揉她的脑袋,“不管怎么样,老人家心情好了,记你一功。”

    摇篮里的女儿醒了,花晓芃抱起她,唯恐她把弟弟吵醒。

    “亲子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两个都是我们的孩子。”她漫不经心的说。

    “本来就是多此一举。”陆谨言耸了耸肩。

    “母亲不放心,非要做鉴定,就顺了老人家心意呗。”她微微一笑,坐到了沙发上,给孩子喂奶。

    不一会儿,弟弟也醒了,陆谨言给他换完尿布,就抱起他喂奶。

    他已经变成一个动作娴熟的奶爸了。

    花晓芃给孩子喂完奶,轻轻的拍了拍嗝,然后抱在怀里逗着她玩。

    陆谨言给儿子喂完奶,就递到她面前,“老婆,我们换一换,我要带女儿出去晒太阳。”

    花晓芃一口老血涌上心头,人家是重男轻女,他是重女轻男!

    “你抱着儿子出去也一样呀。”

    “小遥喜欢我抱。”陆谨言说着,把儿子放到了她身旁,把女儿接了过来,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