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被割掉了命根子
    “陈芬在一年前因为脑溢血去世了。王雪艳在火灾的第二天就辞职,不知去向。我们已经派人寻找她的下落了。”陆宇晗的助理补充道。

    “火灾之后第二天就辞职了?”花晓芃摸了摸下巴,“会不会太巧了?”

    一道犀利的寒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医院能不能找到她的档案?”

    “档案室着火,烧得不仅是病人的档案,还有医生和护士的。因为她第二天就忽然离职走了,医院就没有再补她的档案。”阿时说道。

    陆夫人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是她,一定是她,一定是她掉包了我的孩子。”

    花晓芃来回踱了几步,“按理说,一个孩子身上有胎记,一个孩子没有,是很容易区分的,怎么会弄错呢?”

    “我猜她应该知道自己弄错了,档案室着火,很有可能跟她有关,必须要找到她。”陆谨言脸上掠过了一道肃杀的戾气。

    回到房间里,花晓芃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熟睡中的两个孩子,“修罗魔王,等孩子一百天的时候,我们就去做亲子鉴定吧,这样放心一点。”

    陆谨言知道她的小心思,走过来搂住了她的肩,“这两个小家伙一看就是我们的孩子,肯定不会错。”

    她生产的时候,产房里只有她一个产妇,整层楼也只有她一个,他全程陪护,外面每隔两米就有一个保镖站岗,就连一只苍蝇也掉不了包。

    “陆锦珊会怎么样?”

    “爸爸说留她一条命,会判终身监禁,让她在监狱里悔过吧。”陆谨言面无表情的说。

    “刘家那边知道这件事了吧?”她叹了口气,刘竞宝人其实不错,这次变成冤大头了。

    “刘竞宝已经申请离婚了。”陆谨言耸了耸肩。

    她端起燕窝,喝了一口,脸上掠过了一丝无法言喻的深沉之色。

    陆锦珊原本可以一直当自己的豪门千金,享受荣华富贵。

    只要她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做人,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被发现。

    可惜,她非要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这个时候,司马钰儿并不在陆宅,而是在弟弟家,两个人关在房间里商量了许久。

    “姐,你放心,她不会出卖我们的,没有人知道她和我们的关系。待会我会给她打电话,让她在美国小心点,最近千万不要回来。”司马宏远安慰的说。

    司马钰儿并没有因此就放松下来,“你应该知道陆家的势力,陆家要找的人,没有找不到的。你们当时都太冲动了,如果我在的话,一定不会让你们胡来。”

    “姐,万一出了事,她会扛着的,她知道利害关系,她的儿子和女儿还要靠着我们照顾呢。再说了,这件事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司马宏远说道。

    “你觉得陆家查到了我们跟她的关系之后,还会相信我吗?伊楚薰会善罢甘休吗?”司马钰儿满眼的焦虑之色。

    司马宏远点燃了一支烟。

    伊楚薰害得他当不成陆家的大舅子,阻碍了他飞黄腾达的道路,他恨她恨得咬牙切齿。

    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怎能不趁机下手?

    当初,他是要让王雪艳弄死陆谨言的,没想到陆谨言后出生,又是别人接的生,她没有办法下手,只能走下策,换了陆锦珊。

    沉默许久,他的眼底闪过了一道阴冷之色,“我会跟她好好谈谈的。”

    ……

    因为长女的事,这几天,陆宅的上空一直弥漫着厚重的阴霾。

    陆初瑕托着腮帮子,唉声叹气,“可怜的大姐,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

    小奶包双臂环胸,小嘴儿撅得老高,“我就知道那个坏女人不是我的亲姑姑,如果是我亲姑姑,一定会和小姑一样很疼我的。”

    “她现在肯定在监狱里痛哭流涕呢。”陆初瑕耸了耸肩。

    陆谨言走过来,揉了揉两人的脑袋,“大人的事,小孩子就不要瞎搀和了。”

    他安排了人和警方一起暗中追捕这个qq名叫“野狼”的人。

    他很清楚,以陆锦珊的智商和能力,一定想不出如此缜密的暗杀计划,她是太蠢,中了对方借刀杀人的阴谋。

    她的助理小许早就被对方收买了,一个月前,她就被灭了口,死在了马来西亚。

    陆初瑕吐了吐舌头,牵起了小奶包的手,“我们喂吃奶鱼去。”

    花园里,花晓芃抱着孩子,陪着陆夫人坐在亭子里散心。

    “母亲,你看小晔会笑了,您知不知道,他才几天大的时候,被谨言抱在身上就笑了。”

    “他一定跟小晔一样聪明,小晔也是出生没几天,就会笑了。”陆夫人低低的说。

    陆谨言和阿时过来了。

    阿时在相关部门查询到了龙城当天出生的所有人的信息,终于找到了和陆夫人在同一个产房生孩子的另外两个女人。

    阿时带他们跟陆锦珊做了dna鉴定,没有亲子关系。

    这样,目标锁定在了第三个女人身上,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公安部门没有记录,好在有一个人曾经跟他们是邻居,带着他们找到了那对张姓夫妇。

    他们因为重男轻女,加上孩子被检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愿花钱医治,狠心的把她扔在了路边。

    经过亲子鉴定,确定了他们就是陆锦珊的父母。

    这个消息对于陆家而言是雪上添霜。

    因为这样,找到孩子的可能性就变得非常渺茫了。

    还有可能她根本就不在人世了。

    “那家夫妇后来如愿以偿的生了一个儿子,因为宠溺过度,这个儿子吃喝嫖赌五毒俱全,还在外面欠了不少高利贷。”阿时说道。

    陆夫人几乎崩溃的边缘,她的眼底闪到了一道疯狂的杀意,回到房间,她把自己的助理叫了过来,“替我做一件事……”

    ……

    初一那天,老夫人带着陆夫人和花晓芃去了黄大仙庙,给孙女祈福。

    希望当年她能被一户好人家收养,能够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好好的活着。

    回到家,花晓芃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她能理解陆夫人的感受,把那家人的女儿当成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那家人却把自己的女儿无情的扔掉了。

    陆谨言回来了,他从阿时那里得到一个消息,张氏夫妇的儿子,也就是陆锦珊的亲弟弟被高利贷阉了,变成了太监。

    张氏夫妇指望生儿子传宗接代,现在是彻底绝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