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找到罪魁祸首
    花晓芃微微一怔,“是锦珊给孩子买的,还没穿,我让张嫂先洗洗,怎么了?”

    “衣服有剧毒,是氰化物,只需要一点点就能置人于死地,张嫂就是在洗衣服的时候中了毒。”

    陆夫人正在喝茶,听到这话,手指狠狠一颤,茶杯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小锋,你是不是弄错了,衣服怎么会有毒呢?”

    花晓芃攥紧了拳头,一股暴怒的火焰从胸腔窜烧到脑门。

    氰化物是个什么东西,但凡看过侦探小说和电视剧的人都知道,它是万毒之王,剧毒无比,在暗杀中经常用到。

    只要一微克,就能毒死一头大象。

    她就知道陆锦珊没安好心,幸好她警惕,没有给孩子穿,否则受害的就是孩子了。

    她立刻让保安部长去请鉴证科的人来做检验。

    这一次陆锦珊死定了!

    刘家豪宅里,陆锦珊倒了一杯香槟,想要提前庆祝自己的胜利。

    她几乎可以想象的到,小贱种死了之后,花晓芃会如何的崩溃,哭得死去活来,撕心裂肺。

    儿子没了,她在陆家的地位也就完蛋了,再也横不起来了。

    她得赶紧准备一套黑色的裙子,准备参加葬礼。

    她已经想好了,如果查出是衣服的问题,她就把责任全部推到死去的助理小甘身上,就说衣服是她买的,反正她煤气中毒死了,死无对证。

    她好歹也是陆家的女儿,陆家不可能为了一个死去的孩子让她去坐牢的。

    小啜了一口香槟,她站了起来,在大厅里开心的旋转,心情好极了。

    一声门铃响起,佣人去开门了。

    finn带着几个黑衣人走了进来,“把她带走。”

    他一声令下,黑衣人冲上来,拧起了陆锦珊。

    “你们要干什么?”陆锦珊拼命的挣扎。

    “带你回陆家。”finn冷冷的丢下一句,大手一挥,黑衣人拖着她朝外走去。

    她的脸色一片惨白,陆家人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比她想象中要快多了。

    陆宅里。

    所有人都在,一副开堂问审的场景。

    她刚走到门口,陆谨言就像闪电一般的冲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摔到了地上。

    “陆谨言,你干什么呀,你是不是疯了?”她慌忙捧住了脸,唯恐摔坏了自己的花容月貌。

    “陆锦珊,你是活腻了吧,你要想死的话,我送你一程。”陆谨言拉开她的手,往背后一拧,“啪啪”两巴掌扇了过去,打得她五官扭曲,鼻子喷血,脸立刻红肿的像包子一样了。

    陆锦珊顾不上疼,从地上费力的爬了起来,仓惶的躲到了陆夫人的身后,“妈,救命啊,陆谨言要杀了我!”

    陆夫人一把甩开了她,“你不要叫我妈,你不是我的女儿。”

    陆宇晗咬了咬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孽障来,连自己的亲侄子也舍得下毒手。”

    陆锦珊装出了一副困惑而惊愕的神态,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爸,你在说什么呀,我做什么了?”

    陆夫人狠狠地戳了下她的额头,“你送给孩子的衣服有剧毒,张嫂因为中毒进了医院,亏我还以为你改邪归正变好了,没想到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陆锦珊继续装傻,“这不可能呀,衣服是我让小甘买的,花晓芃还没生的时候就已经买了,洗得干干净净,消完毒一直放在我的衣柜里,怎么会有剧毒呢?”

    “陆锦珊,你是不是觉得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一个死人,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了?”陆谨言的目光如利刃一般的凛冽,语气极为寒冷,把他吐出的温热气体都冻结成了寒冰,“警方已经证实小甘的死不是意外而是谋杀?一个多月前,泥头车的案子,雇佣司机的人就是小甘。真凶怕她说出实情,就杀人灭口。”

    陆锦珊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我什么都不知道,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一定是小甘被人收买了。”

    陆谨言冷哼一声:“你以为删除了自己电脑上的聊天记录,就什么都查不到了吗?我已经从相关公司调出了你所有的聊天记录。”

    陆锦珊拼命的摇头,她是不会承认的,死都不会承认,“我什么都没做,我的qq被人盗了,是有人冒充我做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你家里冒充你?”陆谨言抓住她的头发,猛的一扯,痛得她嗷嗷大叫。

    “我说不是我,就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她像发疯一般,一叠连声,拼命的叫喊。

    “给她上测谎仪。”陆谨言挥了挥手,几个保安上前,把她拖进了小黑屋。

    一个小时后,保安部长出来了,陆锦珊没有通过测谎仪。

    陆谨言捏住了她的下巴,“你最好把一切都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否则我赏你一颗子弹,让你提前见阎王!”

    陆锦珊背心都被冷汗浸湿了,但死死的咬着牙关不肯松口,“我什么都没做,那个破仪器根本就不准,我好歹也是你的亲姐姐,你要杀了我,是要天打雷劈的。”

    陆谨言嘴角划开一道阴狞的冷笑,“我当然不会亲手杀你,弄脏自己的手。你背负好几桩谋杀罪,我说要判你死刑,没有哪个法官敢有异议。”

    陆锦珊仿佛被一记霹雳击中了天灵盖,浑身掠过了剧烈的抽搐,“妈,救命啊,我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要救我啊。我什么都没做,是别人嫁祸给我的。”

    陆夫人死死的、直直的、深深的瞪着她,仿佛瞪着一个陌生人,“有一件事,一直搁在我的心里,现在我必须要把它弄清楚。他们两个是孪生姐弟,一同待在我的肚子里,一同出生。我怎么都不能相信他们会相差这么远,一个是人中龙凤,一个却愚蠢至极。”

    她顿了下,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吐了出来,“我要做亲子鉴定!”

    陆锦珊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妈,你在胡说什么呀,我是你的亲生女儿,为什么要做亲子鉴定?”

    陆夫人的目光从她脸上悠悠的刮过,“你怎么看都不像是我的女儿。”

    沙发的另一边,司马钰儿的手微微的颤动了下,似乎也被陆夫人的话吓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