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花晓芃出月子了,她和陆谨言的婚礼在一座最美的海岛上举行。

    整座岛都被包下来了,蓝天、白云、碧海、银沙,美如天堂。

    沙滩上铺着红毯,洒满了七彩的玫瑰花瓣。

    花晓芃穿着昂贵而华丽的钻石婚纱,仿佛从天而降的美丽天使。

    她的脖子上戴着自己设计的卡达普尔花项链,花蕊是陆家的传世美钻皇家紫心。

    陆谨言的目光一直凝注在她的身上,他的眼里只有她,心里也只有她,蓝天、白云、碧海、银沙、满堂的宾客……都被屏蔽在了视线外。

    花晓芃的心里犹如海浪一般,泛动着一朵朵幸福的浪花。

    她挽着父亲的手臂,缓缓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陆谨言握住了她的手,他们在蓝天大地、亲朋好友、神父和上帝面前许下爱情的誓言。

    “晓芃,我一直以为不会有女人能走进我的心里,但你出现了,我很感谢爷爷奶奶把你给了我,也很感谢上天能把你重新送回到我的身边。答应我,陪我走完后面的人生,陪着我一起看遍这个世界。无论以后发生任何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我绝不负你,也绝不会让你离开我。从今往后,你是我的全部,我是你的唯一,一生一世一双人,onelifeonelove。”

    一股热泪冲进了花晓芃的眼睛里,她想哭又想笑。

    大魔王就是大魔王,念誓词都念的这么霸道,要完完全全垄断她的人生。

    “我曾经失去过,所以没有什么安全感,不敢对幸福抱有太大的希望,我怕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可是现在,我有你、有孩子、有家,我想要把你们都守住,我想要给孩子一个甜蜜的家庭。我把我的希望、我的未来、我的爱情、我的心,还有我和孩子的幸福都交给你,你不要让我失望,一辈子都不要。”她抬起手指,轻轻的点了下他的胸口,“以后我老了、丑了,你不能嫌弃我,交出去的东西就不准收回去了。”

    “永远都不会。”一丝迷人的笑容从他脸上流溢出来,他的眼神柔情似水,语气坚定不移。

    神父宣布新人交换戒指。

    他从伴郎手中,接过婚戒,戴在了她的手上。

    这是他专门为她设计的,上一次被人高仿了,这一次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因为那是世界上唯一一颗红色的心形钻石。

    钻石里,属红色最为稀有,最为罕见,如此的嫣红,如此的纯净,千万年来也只挖到了这么一颗。

    “笨丫头,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没有之一。”他俯首,深深的吻住了她。

    此刻,天地万物都在见证着他们的幸福。

    而在世界另外的角落里,有人却在默默的疗伤。

    许若宸一直关在房间里,看着他和花晓芃婚礼的视频。

    她原本应该是他的新娘,他们原本可以很美好,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把一切都破坏了。

    还有母亲,她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他彻底的击垮了。

    如果她能无条件的支持他,他就能带着花晓芃和孩子重新回美国了。

    所有的人似乎都在跟他作对,非要把花晓芃从他身边夺走才安心。

    可他如何能甘心?

    秦如琛回阳城了,身旁的男子倒了一杯威士忌给他,“先让陆谨言得意一会吧,很快他就会面临左右为难的境地了。”

    秦如琛苦笑了一声:“你觉得她还能回到我的身边吗?”

    “她本来就是你的。”男子安慰的说。

    他举起杯一饮而尽,仿佛那是水,不是酒,“我决定,要做回我自己,这个身份还给你。”

    ……

    因为孩子还小,花晓芃和陆谨言决定把蜜月计划延后,等孩子们再大一点,带着他们一起去环游世界。

    婚礼那天,刘家的人来了,但陆锦珊没来,她躲在房间里,在写着花晓芃名字的人偶上扎了一百根针。

    这是她专门从东南亚找得降头师做得降头术。

    降头师说每天在人偶上插进一根针,半年之后,花晓芃就会七窍流血暴毙。

    她已经扎了四个月了,花晓芃竟然还一点反应都没有,好歹也该头晕眼花四肢酸疼吧。

    这个女人命真的大,泥头车都撞不死。

    今天她一连插一百根针,看她还能扛多久。

    周六的晚上,名流圈有一个大型派对。

    她决定去参加,因为花晓芃肯定会去,她要看看降头有没有一点效果了。

    这次的派对,是花晓芃产后第一次露面。

    她的身材恢复的很好,小腹平坦,小蛮腰纤细如弱柳,完全看不出是生了三个小孩的女人。

    看到她的时候,陆锦珊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

    该死的小贱人,为什么不是满肚子的妊娠纹,满脸的妊娠斑,身材又肥又臃肿,腰比水桶还粗?

    为什么这么快就能恢复的像少女一般?

    太可恶了,太过分了!

    降头怎么还没发挥作用呢?

    花晓芃也看到她了,但没有打算去打招呼。

    她没有以德报怨的白莲花风格,她和陆锦珊的矛盾是无法化解的。

    陆谨言也不打算理会她,他们早就断绝姐弟关系了。

    陆锦珊喝了一口酒,朝他们走了过来。

    “陆谨言,你老婆生完孩子,比之前丑多了,她的肚子上一定布满了妊娠纹吧?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会不会做噩梦?”

    陆谨言铁臂一伸,搂住了花晓芃的腰,“我倒觉得我老婆身材更好了,不像你,越来越干瘪,像根干瘪四季豆。”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我哪里干瘪了,我可是c杯。”

    “女人每天怨气横生,很容易老的,你都有皱纹了。”陆谨言摊了摊手,慢慢悠悠的说。

    “你胡说,我才没有皱纹呢。”陆锦珊赶紧拿出镜子来照,她已经三十岁了,以后每过一天都会老一天,一定要好好的保养才行,绝对不能让她的花容月貌凋谢了。

    “我每天一半的时间都在护肤,是绝对不会老的。”

    “善良的人才会老得慢。”陆谨言嘲弄的勾起嘴角。

    陆锦珊的眼睛下意识的垂了下来,唯恐自己的小秘密被陆谨言发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