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嫌弃儿子
    “这孩子跟谨言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我记得谨言出生的时候就是这样又白又干净,锦珊就不一样了……”她说着就打住了,当时她是急产,因为来不及去陆家自己的医院,只能去了最近的妇幼保健院。

    陆初瑕眨了眨眼,“大妈,大姐出生的时候不好看吗?”

    “不是,锦珊比谨言早出生了一个小时,先被医生抱出去了。我隐隐约约吧,觉得看到她的时候,胳膊上有一块小小的红色胎记,但后来医生把她抱回来的时候就没有了。”她说着,摆了摆手,“多半是我当时疼的眼睛花了,看错了。”

    这事,一直藏在她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说出来过,这会看到孙子,才想了起来。

    “天啊!”陆初瑕掩住了嘴,“大妈,该不会医生抱错了吧,现在的大姐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不是我们的亲大姐。”

    花晓芃摆摆手,“也许不是胎记,是血而已,昨天小遥出生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她的身上还有血迹呢。而且,孩子不是做过亲子鉴定吗?亲子鉴定是不会错的。”

    老夫人和陆宇晗对视了一眼。

    媳妇生孩子的时候,只有佣人在,她和儿子都不在,她是接到佣人电话之后才赶过来的,而儿子到了第二天才过来。

    最关键的是,他们只给陆谨言做了亲子鉴定,陆锦珊根本就没做过。

    陆夫人心里也很清楚,陆锦珊没有做过亲子鉴定,但她没有再多想,抱起了孙女,“哎呀,孩子尿了,该换尿布了。”

    “让我来。”陆谨言赶紧拿出尿布,他的手法很笨拙,陆夫人就在旁边手把手的教他。

    花晓芃看着,微微一笑:“奶奶,父亲,我想让母亲回来,跟我一起照顾孩子,母亲生的也是龙凤胎,同时照顾两个孩子比较有经验。”

    陆宇晗犹豫着,没有说话,老夫人笑了笑,“你们婆媳能和好,我很欣慰,阿楚毕竟是孩子的亲奶奶,照顾起来也周到,就让她暂时搬回来吧。”

    陆夫人沉浸在海底的心,慢慢的浮了起来。

    她终于可以回到离开已久的家了。

    只要孙子们喜欢她,黏着她,司马钰儿就别想把她赶走了。

    花晓芃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回了陆宅。

    她发现,陆谨言有些重女轻男,每次他都抱着女儿,从来没抱过儿子。

    女儿一哭,他就赶紧抱起来哄。

    儿子一哭,他就一脸的嫌弃,让保姆把他抱出去,免得吵到花晓芃休息。

    小奶包也发现了,仰起头看着他,奶声奶气的问道:“魔王爸爸,你分不分得清哪个是妹妹,哪个是弟弟?”

    “我当然分得清了,像妈咪的是妹妹,像我的是弟弟。”陆谨言微微一笑。

    “你每次都抱妹妹,从来没抱过弟弟,我还以为你分不清楚,随便抱的呢?”小奶包做了一个鬼脸,“为什么你每次都抱妹妹,不抱弟弟,你是不是比较喜欢妹妹,不喜欢弟弟?”

    陆谨言确实对儿子有意见,女儿很乖,生出来的快,不让妈咪受罪。

    儿子实在是太不乖了,迟迟不肯出来,把他老婆都折磨的晕过去了。

    “妹妹比较乖,所以我喜欢妹妹多一点,弟弟要是像你一样乖,我也会很喜欢的。”

    小奶包眨了眨眼,“弟弟明明很乖,他哭得时候比妹妹少。”

    “有吗?我怎么没发现?”陆谨言望着怀里的女儿,满眼的疼爱。

    他就是想要一个像笨女人的女儿,小家伙如他所愿了。

    花晓芃抱着儿子,拿起奶瓶给他喂奶。

    对于陆谨言的行为,她感到不满了。

    “陆谨言,你是嫌弃我们家儿子吗?”

    “老婆,这小子太不乖了,要不是他迟迟不肯出来,也不会害得你到现在都很虚弱,奶水也没有。”陆谨言话还没说完,就把她呛到了,“你就为了这个不喜欢儿子?”

    陆谨言耸了耸肩,拿起另外一个奶瓶,给女儿喂奶。

    花晓芃吐血三升,儿子也太冤了,“生得慢不是他的错,是我没有力气了,好在他很坚强,没有在肚子里被憋坏,你应该心疼他才对。”

    陆谨言没有说话,他还是心疼老婆比较多。

    给孩子喂完奶,花晓芃就把他竖着抱起来,轻轻给他拍嗝。

    拍完之后,她就把儿子抱到了他面前,“修罗魔王,快点抱抱你儿子。”

    陆谨言露出一丝无奈之色,把女儿放到床上,抱起了儿子。

    小奶包似乎察觉到爹地不喜欢自己,“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你看,你从来不抱儿子,他都不认识你。”花晓芃撅起嘴,“赶紧把我儿子哄开心了,不然不准抱女儿。”

    陆谨言哭笑不得,轻轻摇晃着小家伙,哼起勃拉姆斯的摇篮曲来。

    以前每天晚上,他都会隔着花晓芃的肚子,哼这首歌哄他们睡觉。

    小奶包听到了自己熟悉的歌声,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立刻就不哭了。

    粉红的小嘴儿轻轻拉开,像是在冲着父亲笑。

    这一刻,陆谨言心头的父爱终于被唤醒了,俯首,吻了下儿子的头。

    ……

    陆家人商量过了,在满月这天,给两人补办婚礼,顺带给孩子们洗满月酒。

    花晓芃有一套自己的产后瑜伽,可以帮助迅速的恢复身材。

    她得在婚礼这天保持最好的状态。

    陆夫人重新回来,对于司马钰儿而言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司马宏远在陆宇晗面前提了好几次了,希望他能尽快跟陆夫人离婚,把姐姐应得的位置还给她。

    但陆宇晗一直没有表态。

    陆夫人并没有对司马钰儿露出敌意,反而比从前更加的和气了。

    她很清楚自己处在考验期,必须要小心翼翼,让陆宇晗看到自己的改变。

    司马钰儿善于隐忍,而且一直隐忍了很多年,她的痛苦和委屈只有自己知道。

    花晓芃和保姆抱着孩子在花园里晒太阳,看到她一个人坐在亭子里,就走了过去。

    “小妈,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茶?小瑕没有陪着你吗?”

    “她一大早就带着小钧去草莓园摘草莓了。”司马钰儿淡淡一笑,朝孩子望了一眼,“两个小家伙,睡得还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