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保养两个黄金肾
    在她离开之后,花晓芃就说道:“思,不管之前有什么误会,姑姑和爸爸都是你最亲的人。俗话说的好,打断了骨头连着筋,一家人哪有什么隔夜仇的呢。今天我就做个和事佬,让你们父女、姑侄重归于好。姑姑和爸爸是长辈,你跟他们敬一杯酒,过去的事就都过去了,以后大家和睦相处。”

    林思端起了酒杯,“其实我知道,姑姑和爸爸在心里还是疼我的,都是马玉竹在中间作妖。我敬姑姑和爸爸,亲人永远是亲人,外人永远是外人。”她嘴里的外人指的自然是马玉竹,她和马玉竹的仇恨不共戴天!

    当然,这是说给司马钰儿姐弟听的,在心里,她清楚的很,真正抛弃她和母亲的人是司马宏远,他搞上马玉竹原本就是有目的的,而司马钰儿是帮凶。

    司马宏远喝了口酒,笑呵呵的说:“思啊,你是爸爸的亲生女儿,爸爸怎么可能不疼你呢。你要知道娘家是女儿的靠山,你结婚的时候,爸爸一定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让你风风光光的嫁进花家。”

    林思笑眯起了眼睛,露出了一点拜金的神色,“谢谢爸。”

    服务生端上了菜,吃到中途的时候,花小锋的手机响了,是医院打过来的,他负责的一个病人临时出了状况,他要赶回医院一趟。

    花晓芃叹了口气,“医生这职业好是好,就是太忙了。”

    “小锋哥主动要求调去住院部了,住院部是比门诊要忙一点。”林思说道。

    花晓芃搂住了她的肩,戏谑一笑,“他还不是为了你,才调去住院部的。”

    司马钰儿困惑的瞅着她们,“思,是你让小锋去住院部的?”

    林思摇摇头,“不是我,是他那些花痴粉丝。她们为了接近小锋哥,就冒充病人去看病,弄得门诊挂号紧张,有病的人挂不到号。小锋哥为了病人着想,就主动申请调去住院部了。”

    花晓芃嘻嘻一笑,“他也是怕你吃醋,误会他呀。”

    林思低头笑了笑,没有说话,如果小锋哥真是为了她,那她做梦都要笑醒了。

    司马钰儿喝了口汤,微微笑的说,“小锋现在还是实习吧,等他毕业之后,可以到诺亚医院来,那是老夫人的家族企业,和霍普金斯医学院建立了几十年的合作关系,无论是医疗设备,还是医疗团队,都是全国最先进的。”

    “先等他实习完再说,想去哪呀,让他自己决定。”花晓芃笑了笑。她知道弟弟以后多半是会出国深造的,哈佛医学院已经对他抛来了橄榄枝。她计划好了,如果他和林思确定了关系,就送他俩一起出国。

    之后,她去了一趟洗手间。

    司马钰儿握住了侄女的手,语重心长的说:“俗话说得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为晓芃,花家现在也算是半个豪门了。女儿家要有娘家做靠山,娘家越强,你在婆家的腰杆就越硬。当初我就是家世不如晓芃的婆婆,才屈居做了小。婆家人再好,也比不上娘家人的,娘家人是你的血亲,就算婆家不要你了,娘家也不会抛弃你的。”

    “我记住了,姑姑。”林思点点头,把眼睛望向了司马宏远,“爸,你知不知道追求小峰哥的花痴可多了,我现在也在实习,工资不高,连买衣服和化妆品的钱都没有,我好歹也是个豪门千金,每次买衣服,都让小锋哥花钱,你说我未来的婆家会不会有意见呀?”

    这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在要钱,司马宏远哪能听不出来,赶紧掏出了一张卡,“女孩子是要多打扮一下,这张信用卡,你拿去花,不能被那些花痴比下去了。”

    “谢谢爸。”林思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放进了自己的手袋里。

    司马宏远笑了起来,女儿拜金对他而言是好事,这份亲情要是能用钱买回来,就再容易不过了。

    吃完饭之后,花晓芃送林思回家。

    “晓芃姐,我爸给了我一张卡,他应该把我当成一个拜金女了。”

    花晓芃笑了笑,“他缺席了这么多年,应该连本带利的还回来。明天我带你去购物,我们刷刷刷,买个够,反正你爸爸最不缺的就是钱。”

    “嗯,我已经想好买什么礼物送给小锋哥了。”林思莞尔一笑。

    把她送回家之后,花晓芃回了湖滨别墅。

    陆谨言正在计划着周末的活动,“老婆,周末,带岳父岳母去泡温泉怎么样?”

    “好呀,冬天泡温泉最好了。”花晓芃点点头,“不过你不能泡,你的手还没好呢。”

    “老人家开心就行。”陆谨言耸了耸肩,扶着她躺到床上,替她抹橄榄精华油,预防妊娠纹。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女人在怀孕的时候,也要注意保持身材,不能太放纵了,不然生完孩子就还原不了了。”

    陆谨言吻了下她高耸的肚子,“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嫌弃的。”

    她撇撇嘴,“现在我还年轻,你当然不嫌弃了,等我老了,头发白了,脸上全是皱纹,那就不一定了。”

    他薄唇划开一道迷人的笑弧,“笨女人,你吸引我的从来都不是外表。而且我比你大,你要老了,我岂不是更老?”

    花晓芃浓密的长睫毛闪烁了下,绽出一点狡狯的微光,“陆谨言。”她环住了他的脖子,“我是一个设计师,天生有一双追求美的眼睛,你吸引我的地方一半可都是外表。”

    “哦?”他挑眉,俊美的脸上有了一丝邪魅的笑意,“是上半身,还是下半身?”

    “精虫上脑。”她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

    “我不就是靠着这些精虫睡服你的吗?”他坏笑。

    她纤细的食指从他的额头一直滑到了唇边,“那你得好好保养两个黄金肾了。”

    “等你卸了货,我可是要变本加厉讨债的。”他俯下头,吻住了她的唇,火热的气息把她重重包围了。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他有点恼火,大手一甩,把手机甩到了地上。

    最讨厌关键时刻被打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